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网媒走转改:7个人的“春运”

中国网魏婧 王梦泽 2016-02-03 14:30:01

网媒走转改:7个人的“春运”

2016年1月24日,伴随着全国“春运”的浩然启幕,北京通信段小蒜沟通信工区的“春运”也悄然无声地开始了。普通人眼中的“春运”是火车站内外的摩肩接踵,是车厢上迎来送往的旅客,然而,这些却并不是“春运”的全部。

摊开“春运”的全景图,铁路通信就像是纵横排布在地图上的大川大河,如同后者是维系人类社会长足发展的自然基础一般,通信则为铁路运输安全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在北京通信段小蒜沟通信工区,担负维护通信设备重任的是工长周鹏和他的6个工友,他们7人组成一支队伍,常年出没于隧道、铁塔、高架桥之间,与光缆、电缆、中继器(中转无线信号、便于获取火车运行信息的通信设备)等设备打着交道,保障着管辖区域内的通信畅通。

在平均海拔1100米的张家口小蒜沟镇,冬天里的风又冷又硬,呼呼的大风一猛子扎进隧道中就再也难以抽离,周鹏和工友们在户外作业时,时常被这样的大风“打透”。小蒜沟通信工区位于张集铁路晋蒙交界处。天高地阔的地界,散发着人迹罕至的荒凉。车间主任姜立新告诉记者,在这里,“工友们的难处一是工作辛苦,二是生活不便”。但工友们在讲述自己所做的工作时,却一脸平静,语气也是稀松平常。

记一次“日常”故障维修

张集线是北京铁路局蒙煤外运的主要通道,为提速区段,速度每小时可达160千米,运量较大,运输繁忙。周鹏告诉记者,前段时间下大雪,有一次,负责铁路运转的人员向工区反映,在与机车沟通时,通话断断续续,反复确认数次才能明确对方说的是什么,“机车行驶在区间之内,需要和运转人员联系,确认是否可以通过,需要多少速度,如果前边车速特别慢,后面车的车速不能特别快,运转必须在确保通行安全的情况下,才能放行。”

从报备的信息来判断,大家确定是名为旧堡隧道中的四号中继器发生了故障。目标确认后,周鹏和另外两个工友们一刻也没有耽搁,立即出发,开车向旧堡隧道驶去。周鹏回忆说,“那会儿大雪封山,到了以后车基本进不去隧道入口,我们只能是背上电池和其它设备,徒步进入隧道。”

他继续描述当时的情景,“走到快进洞口的时候,因为雪下得比较厚,快没过膝盖,底下就是铁路运行的轨道,我们从上面下来,比较危险,容易出现滑到的状况,我们就手拉手,互相搀扶着,一步一步到隧道。找到四号中继器,发现是因为供电不足而导致的传输效率不高,我们把备用电池换上,把设备重新启动,再重新对设备进行一个全面的检查,确认良好再撤离。”至此,周鹏的叙述已经结束。

后来,记者经过追问才得知,在进入隧道的过程中,三个人背负了电池、梯子和检修设备等,平均每人负重在四十斤左右;三个人在隧道里步行了四公里,将近两小时的时间,才到达四号中继器;冬天在隧道里工作时身上的汗水遇到外面的大风,总会把身体冻透;脸上不但需要戴着防毒面具,因为寒冷,外侧还要围上围脖,最后嘴巴四周的哈气遇冷会在围脖上结下冰柱……诸如此类细节在周鹏的初次讲述中一次都不曾提及,他的表达总是既简短又平实,因为这些工作日常他和工友们早已习以为常。

而当记者跟随工作人员真正置身于隧道中时,发现那里还有被他们“忽略”的四周一片漆黑、空间逼仄、以及距离呼啸而过的机车仅有一米距离的惊险,和那些在加速度中遗落的粉尘与大风搅和在一起的浑浊空气。

平淡生活里的无法割舍

与这里的工作相比,周鹏和工友们在小蒜沟的生活是异样的平淡。用姜立新的话说就是,“远离城市生活,想买身衣服、想到小饭馆吃个饭,不太可能。”

25岁的大学生汪涛算是小蒜沟通信工区的新鲜血液,他对这里最初的印象是“偏僻和荒凉”。工作一年半到现在,他说自己学到很多东西,比较充实,说起以后的打算,汪涛笑着说,“以后安家就安在张家口了”。工友们说他多次放弃休息时间参加工区的施工作业,而且从不提任何要求。因为远在陕西老家的父母很支持汪涛的工作,告诫他“工作来之不易,要珍惜”。今年春节,汪涛打算把22天的探亲假都休了,为了这一年一次的回家。

除了汪涛,剩下6人都是张家口本地人。工长周鹏来自铁路世家,因此家里人都能体谅他特殊的工作性质。平日里,作为工长的他也额外承担司机的工作,不仅之于工作是这样,就连工友回家也是他来接送,每次需要一个半小时的行程,因为“附近经过的汽车时间不固定”。周鹏说,“我尽量安排一次一两个人一起休假,一起送回去,基本都是在张家口市内,但大家都是惦记单位这点活儿,早早就回来了,人越多,每个人分担的就少点。”

周鹏也有为家里着急的时候,有一次孩子病了,脱不开身的他也只能干着急,最后由父亲带着去的医院。家人生病了,他们会着急,但轮到自己生病了,却并不太放在心上。年近六十的老职工付建荣在2012年做过心脏支架手术,术后才10天,他便不顾一路颠簸回到工区盯守施工工程。他说自己闲不住,就喜欢这份工作。

无论怎样,对于平均年龄只有39岁的7个人来说,工区的生活毕竟缺乏乐趣,问及如何派遣内心的孤独感,周鹏说,“在晚上休息时间和周六周日可以组织些活动,宿舍有健身器材,健健身;大家玩会儿扑克牌,聊会儿天儿;爬爬山,劳逸结合一下。”

在这里,吃饭也是个大问题,买菜要到远处的镇子上,因此大伙儿每次从家里返回工区时,都会备上一些食物,平日里一起做着吃。冬天的时候还会到附近的老百姓家里寄存一些土豆和白菜,为了避免坏掉,每次会少量拿回工区一些食用。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分享到6.79K
编辑: 宁波标签: 春运 驱鸟器 周鹏 网媒 走转改
China Daily Website - Connecting China Connecting the World

Sorry, the page you requested was not found.

Please check the URL for proper spelling and capitalization. If you're having trouble locating a destination on Chinadaily.com.cn, try visiting the Chinadaily home page

Copyright 1995 - . All rights reserved. The content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text, photo, multimedia information, etc) published in this site belongs to China Daily Information Co (CDIC). Without written authorization from CDIC, such content shall not be republished or used in any form. Note: Browsers with 1024*768 or higher resolution are suggested for this site.
License for publishing multimedia online 0108263

Registration Number: 130349
FOLLOW US
 
伊斯坦布尔遭炸弹袭击 至少11死36伤(图) 众怒
A股放量大涨 沪指上涨2.44% 创七个月新高 英媒:英国或迟至2019年底才启动脱欧程序
跟随电影去旅行:布拉格 在这里邂逅特工、寻找浪漫 papi酱获得1200万融资 看看国内外的网红是如何赚钱的?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