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脱贫攻坚”朋友圈

2016-06-17 21:28:04
分享
【特别策划】“脱贫攻坚我们在行动”系列

贵州“脱贫攻坚”朋友圈

文/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 田旻佳


  366天前,2015年6月18日,在贵州召开了一个“重磅”会议。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贵州召开部分省区市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座谈会,听取对“十三五”时期扶贫开发工作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意见和建议。

  习近平在贵州调研期间专门主持召开这次涉及武陵山、乌蒙山、滇桂黔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扶贫攻坚座谈会。

  贵州、湖北、湖南、广西、重庆、四川、云南等7个省(区、市)“一把手”齐聚贵州,结合各自实际,既讲扶贫开发和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又讲解决问题的思路和举措,就注重扶贫政策的整体平衡性、抓好贫困地区教育事业、加快农村危房改造、有序推进生态扶贫、共织贫困群众“安全网”、改进扶贫考核办法等谈了意见和建议。

  “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哭还是笑?”这个命题,贵州那些“脱贫攻坚”的兄弟们如何作答——

  湖北:要让“精准扶贫”实现“不落一人”

  对于全国而言,贵州是我国贫困面最大的省份之一。然而“笨鸟先飞”,贵州通过深入实施精准扶贫,减贫、脱贫成效显著。

  因此,在会议召开后的十天,湖北省副省长任振鹤率湖北省31个片区贫困县(市、区)党政主要负责人,赴贵州省考察扶贫开发工作。

  在任振鹤看来,贵州扶贫工作有“韧劲”,始终把扶贫开发工作作为第一民生工程来抓;有“准劲”,做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有“狠劲”,亲身感受到贵州各级干部真抓实干的好作风。

  同年9月,《中共湖北省委湖北省人民政府关于全力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决定》的出台,湖北吹响了扶贫脱贫攻坚的冲锋号。


贵州“脱贫攻坚”朋友圈

  2015年10月17日,在湖北省竹山县麻家渡镇柿树坪村二组,藕农们正在忙碌着抢挖长势喜人的鲜藕。近年来,该镇在深入实施精准扶贫工作中,加大产业扶贫开发力度,加快土地流转,培植脱贫致富带头人,大力发展猕猴桃、核桃、茶叶、莲藕等富民产业,通过农民专业合作社和龙头企业带动,增强大家脱贫致富的信心和决心,真正实现农民多种渠道创收增收促脱贫。朱本双 摄


  如今,湖北省大力推进精准扶贫,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为统领,以“三维”纲要为基本遵循,以“精准扶贫、不落一人”为总要求,以连片特困地区为主战场,以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为主要对象,坚持开发扶贫与社会保障两轮驱动、片区攻坚与精准扶贫同步推进、政府市场社会“三位一体”、资源开发与绿色发展统筹兼顾、扶贫开发与基层组织建设有机结合,改革创新扶贫开发体制机制,强化各级党委、政府“一把手”负总责的扶贫工作责任制,层层签订军令状,扎实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确保到2019年建档立卡扶贫对象稳定脱贫、贫困村全部出列、贫困县全部“摘帽”,贫困地区发展差距明显缩小,湖北在中部地区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湖南:用“组合拳”解决“怎么扶”

  2015年8月1日,贵州和湖南两省的党政代表团,分别从长沙和贵阳坐上高铁,一个多小时后同时抵达湖南怀化,商谈共建湘黔高铁经济带,留下一段佳话。

  对于扶贫,“邻居”湖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徐守盛认可贵州的做法,在去年6月的观摩调研中,他认为贵州省在精准扶贫实践中探索形成的好思路、好办法、新经验、新模式,在全国树立了样板,为湖南提供了样本。

  摆在湖南面前,同样是如何“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命题,因此湖南盯住扶贫工作中“数量多、难度大、时间紧、易返贫”的问题,走出了一条亮点频频的脱贫攻坚新路子。

  2014年,湖南按照“户主申请、投票识别、三级会审、公告公示、乡镇审核、县级审批、入户登记”七道程序,特别是由村民代表投票表决,识别出了8000个贫困村、704万贫困人口,对每个贫困户、贫困村都分别建档立卡,并录入“扶贫开发建档立卡信息采集系统”。2015年,又开展建档立卡“回头看”,对“扶贫开发建档立卡信息采集系统”逐村逐户开展复查,核实完善。

  目前,湖南构建“1+10+17”(1个目标指南、10个保障机制、17个实施方案)的精准扶贫政策支撑体系,打出一套有力的“组合拳”,解决“怎么扶”的问题。

  广西:让交通扶贫成为脱贫攻坚先行军

  “学习消化贵州的成功经验上下功夫,学到点上,学到根上。”

  2015年,刚过“七一”,贵州迎来广西壮族自治区扶贫开发工作学习考察团。时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危朝安,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常务副主席唐仁健率考察团赴贵州学习考察精准识别、精准扶持、产业扶贫等方面的经验做法。

  贵州与广西,地域相连,如今因为交通的便捷,更是让彼此愈发“紧密”。

  已开工建设的贵阳至南宁客运专线,更加拉近贵州与广西的距离。特别是贵南客专作为铁路建设的重中之重,将有助于带动广西沿线的都安、马山、武鸣以及贵州沿线的龙里、贵定、独山、荔波等少数民族聚居区、国家级贫困县脱贫致富。

  如今,广西壮族自治区出台20项精准扶贫配套政策,其中“交通精准扶贫”是一个重要方面,广西力争加快构建革命老区、中越边境等地区“外通内联”的交通运输网络,打通贫困地区交通运输“最后一公里”。

  同时,广西还支持特色优势产业基地、乡村旅游扶贫道路建设。统筹推进农村公路安全生命防护工程及危桥改造,消除现有农村公路临崖、临水、急弯等危险路段,改善县乡道大、中桥危桥。推进城乡客运一体化发展,逐步实现城乡道路客运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实现所有具备通车条件的建制村通客车。

  重庆:透过产业精准扶贫 帮助贫困户持续增收

  在去年的“6.18”座谈会上,“精准扶贫”是各省领导同志口中的“高频词”。

  在座谈会召开后不久,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就在重庆市扶贫攻坚工作会议上强调,要瞄准贫困户,找准“穷根”,以更加有力的举措和有效的行动,精准识别、精准管理、精准施策和精准考核,使扶贫工作扶到点上、扶到根上。

  据重庆市扶贫办资料,以扶贫搬迁为例,重庆市加大差异化补助搬迁政策力度,集中力量开展深度贫困户搬迁工作,确保搬迁贫困户“选得准”“搬得出”“稳得住”,明确优先搬迁对象标准,建立台帐“八步法”等程序,实施梯度安置。2013年来,全市实施高山生态扶贫搬迁36.9万人,其中搬迁贫困人口16.9万人,占搬迁人口的46%。


贵州“脱贫攻坚”朋友圈

  重庆市全面建立产业扶贫的长效机制,推动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可持续发展。图为重庆市奉节县云龙牧业基地向农民回收肉牛。 奉节县扶贫办供图


  重庆市2016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要实现7个贫困区县,885个贫困村、59.3万人整体脱贫。“发展生产脱贫一批”。近年来,重庆透过实施产业精准扶贫,帮助贫困户持续稳定增收。

  重庆希望资产收益扶持政策在未来扮演产业扶贫的重要杠杆:将公共资产(扶贫专项资金)、自然资源或农户权益资本化或股权化,相关经营主体利用这类资产产生经济收益后,贫困村与贫困户能按照股份或特定比例获得收益。

  四川:旅游扶贫让农民腰包“鼓起来”

  谈到四川,不免让人想到两个字:“巴适”。缓慢的生活节奏、特有的自然资源,让四川成了人们口中“来了就不想走”的胜地。

  如今,四川正发挥优势,创新机制,积极探索四川旅游扶贫新路径。

  目前,四川制订了旅游扶贫示范区(点)、民宿旅游达标户的创建标准,并联合省扶贫和移民工作局全面启动了旅游扶贫示范区、示范村和民宿旅游达标户创建工作,力争2016年建成3至5个省级旅游扶贫示范区,30至50个旅游扶贫示范村,300至500个民宿达标户。同时,力争2016年建成省级乡村旅游创客示范基地20个。

  四川靠发展带动旅游早已有成效,其带动农民致富的行政村已超过5000个,带动800余万农民直接和间接受益。

贵州“脱贫攻坚”朋友圈

  追逐花期,让四川乡村旅游渐成旅游热点。


  如今,四川旅游扶贫的三大抓手被明确提出:一是打造景区带动型。旅游业扶贫工作逐步推进,通过景区带动周边沿线及邻近的贫困村脱贫已成为四川旅游扶贫的重要模式。二是发展乡村旅游型。按照“风貌特色化、功能现代化、服务标准化”要求,通过依托城镇、公路沿线等,发展乡村旅游特色业态,实现脱贫增收。三是开发旅游商品型。结合地域特色和市场需求,按照“创意化的文化产品、文化化的实用产品、旅游化的农副土特产品”三大类型,积极推动贫困地区旅游商品开发。

  云南:让扶贫目标、任务、资金、权责“四到县”

  大扶贫,是“十三五”贵州的“头等大事”,要带领493万贫困人口脱贫,可谓是任重而道远。

  脱贫攻坚的“账单”,同样是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心里的一根刺。

  民族、边疆、山区、贫困是云南省当前的四大关键词。全国每12个贫困农民云南就占1个,云南每4个农民就有1个是贫困人口。

  要脱贫致富,要2020年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云南必须发力。

  从“输血”到“造血”,云南在精准扶贫的道路上大力培育扶贫攻坚多元主体,通过借助“扶贫日”平台、强化社会参与、高位推动“沪滇帮扶”等举措,全面构建了专项扶贫、行业扶贫、社会扶贫三位一体大扶贫工作格局。

  为进一步激发基层政府改革创新的动力与活力,推动云南脱贫攻坚战迅速取得成效,云南省从2015年开始,在全省52个县实施扶贫开发目标、任务、资金、权责四个方面全部下放县(市、区)一级政府试点。今年开始全面推开,在全省有扶贫开发工作任务的123个县(市、区)全面推行“四到县”机制,以利于基层政府全盘推进该县的脱贫攻坚工作,完成脱贫攻坚任务。

贵州“脱贫攻坚”朋友圈

贵州“脱贫攻坚”朋友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