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频道   >   要闻

从长江江豚看长江生态系统的修复

湖北武汉,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内人工饲养的江豚。”  在许多水生生物专家看来,“没得吃”是制约长江江豚种群数量的首要原因。但20世纪50年代以来,长江中下游的绝大部分通江湖泊被人为阻断,多种鱼类随着洄游路线的消失而衰退甚至消亡,导致长江江豚失去了重要的食物来源。

长江边上探“有色”(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

从湖北铜绿山,经江西铜岭,到安徽铜陵,长江流经之处,也划出了一条中国冶铜史的轨迹。二氧化硫,铜冶炼企业常见的污染气体,也是一些厂区刺鼻气味的来源,但金冠铜业有一支厉害的“捕硫”团队。

网络购物 新场景新力量(扩大内需看亮点·消费⑤)

京东发布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京东平台老年群体网络消费额高速增长,同比提高78.0%;老年商品销售额同比增长61.8%,高于平台整体销售增速。社交电商为消费者提供更直观的商品情况,消费更放心;二手电商的兴起也开拓了另一个万亿级市场。

美国挑起贸易战的实质是什么?

2009年,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更是宣布“重返亚洲”和实施“亚洲再平衡”计划,目标对准的正是快速发展的中国。”中国无意改变美国,也不想取代美国;美国无法左右中国,更不可能阻止中国的发展。

传统出版如何更好数字化转型

我国的数字出版转型升级已推进多年,在新媒体平台构建、在线教育、知识服务、城市生活服务、数字阅读服务等五大方向上,各新闻出版单位作出了有益的探索。发展中也面临诸多瓶颈,如体量仍然偏小、产品和业态不够丰富、资本运营能力有待提升等——

用一生奉献诠释中国脊梁

虽然已经逝世32年,“两弹一星”元勋邓稼先依然活在无数国人心中,他的先进事迹在中华大地上传颂,激励着一代代科技工作者爱国奋斗,争当中国脊梁。

【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长江经济带半导体高新科技企业:有能力有信心将贸易战转危为机

近来,中美贸易冲突进一步升级,美国对中国输美产品挥动关税“大棒”的目标就包括中国的半导体产业。汪良恩说:“半导体主要材料是高纯度的单晶硅,单晶硅国内可以生产,不过单晶硅也是用多晶硅来生产的,半导体级的高纯度多晶硅现在百分之百还依赖进口,我们主要从德国和日本进口。

社评:美对华贸易战是霸权主义在全球化时代的挣扎

美国指向中国的对抗情绪和遏制冲动显然进入了一个高潮期。一边同中国打贸易战,一边开始瞄准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美国在按照陈旧的地缘政治思维打目标和手段极不匹配、认识和时代潮流南辕北辙的战争。

【解局】一场美国内部的贸易听证会,很有意思

近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正式公布160亿美元自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清单,这些商品在8月23日起将被征收25%的关税。我们的产业也会遭到来自中国的反击,包括公布对美国原油的关税以及已表明其征收意向的精炼产品。

【中国梦·践行者】潜心钻研挑战禁区 这位外科专家在世界舞台唱响中国医生的声音

……  旁听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刘春晓的门诊,诊室的空气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凝重,反而充满温情。刘春晓有两个看家绝活——“经尿道前列腺解剖性剜除术”和“全去带乙状结肠原位新膀胱术”。

“砍树劳模”用断20把锄头 把当年砍倒的树全栽回来

作为一名伐木工,郑皆斌曾获得过四川林业局青年岗位能手、优秀共产党员和乐山市十佳青年岗位能手的称号,是个名副其实的“砍树劳模”。”  1998年,国家天然林保护工程实施,郑皆斌的人生出现了重大转折:放下手中的油锯,他告别了虽然艰辛却酣畅淋漓的采伐工作。

库布其:防风固沙有妙招 绿色“精灵”开财源

库布其人正是摸透了这些绿色“精灵”的“脾气”,几十年如一日,使库布其沙漠3200多平方公里的黄沙披上了绿装。沙柳、柠条、甘草、沙棘、梭梭等治沙先锋植物,耐旱、耐寒、耐盐碱,既有超强的固沙能力,又有多种经济价值,能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对实现“绿富同兴”的目标功不可没。

英媒:“一带一路”不是中国版马歇尔计划

文章指出,当前,美国表现出了抛弃多边主义的强烈愿望:一边退出(或威胁退出)国际条约和组织,一边单方面发起全球贸易战。有人把“一带一路”倡议比作马歇尔计划,即美国在1948年至1952年期间帮助重建西欧的旗舰援助计划。

【探秘库布其】10秒种一棵树? 库布其治沙“利器”了解一下

2009年开始运用微创造林技术,亿利集团已经在库布其沙漠推广应用150余万亩,其中2013年在科尔沁沙地应用4.2万亩。2009年至今,亿利集团利用风向数据法造林技术在库布其沙漠造林面积合计30多万亩(200多平方公里),治理区沙丘高度平均下降了1/3左右。

中纳一带一路合作大有可为(大使随笔)

今年3月,纳米比亚总统根哥布成功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纳友好合作进入新时代。时至今日,89岁高龄的努乔马仍对中国有着特殊感情,先后继任的波汉巴总统和根哥布总统延续了对华友好传统,中纳友谊之树更加枝繁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