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 要闻

【海军70周年特别策划】探营海军陆战队特种部队 这是独属于他们的“蛟龙”故事!

作者: 田阿萌 陈昕钰 高文轩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9-04-22 19:38 

视频:陈昕钰 高文轩

中国日报网4月22日电(记者 田阿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为海而战、向海而生。

他们担负着“随时准备打仗”的使命任务,具备空中、陆地、海上和水下四栖渗透突击作战和海上反恐作战能力,还被誉为“海上蛟龙,陆地猛虎,空中雄鹰,反恐精英”。

他们,就是中国海军陆战队一支最神秘的特种部队——“蛟龙突击队”。

(摄影:陈昕钰)

从新兵入伍开始,血与火、苦与累、险与难的生死考验,就伴随着蛟龙突击队员的整个军旅生涯。

他们必须经历一系列严苛的特种课目考验,必须通过淘汰率在50%以上的超过一年的高强度训练,才能逐步成长为一名“能操舟驾艇、可上天入海”的特战精兵。为了“随时上战场、随时能打仗”,每一名蛟龙突击队员都经过千挑万选、千锤百炼。

训练场上的蛟龙突击队员们。(摄影:陈昕钰)

走出国门执行海外撤侨、护航、联演等多项任务的蛟龙突击队员们,用忠诚和血性一次次擦亮“蛟龙突击队”这张名片。

“如果我们不上战场,那还有谁上!”

走进“蛟龙突击队”的训练场,一个个富有“硝烟味”的训练课目正在上演——除了大量的常规训练,跳伞、狙击、爆破、战斗潜水、水下射击等高危训练课目是特种兵的必修课。他们身着一袭蓝色的作训服,留着干练的板寸,由于常年在烈日暴晒下训练,接受海水浸泡、海风吹袭,他们一身黝黑的皮肤格外抢眼。

队员们在做海上训练。(摄影:陈昕钰)
王宝江(摄影:陈昕钰)

19岁的王宝江是连里年纪最小的兵。每天他和老兵们一起参加训练,11个小时的训练对他而言已经是最普通的一天。负重15公斤的全副武装战备拉练是每个新兵的必经训练,战伤救护、经过染毒地带、扛弹药箱、海上定向、火力救援等等,都是考核的基础科目。

回忆自己当初参加“蛟龙突击队”的选拔时,王宝江说道,“特种兵的选拔很难,当时参加选拔考核时,最难受的就是催泪瓦斯,那时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浑身都是疼的。”

每次训练体能到达极限的时候,王宝江觉得这才是“当兵的兵味”,每当最苦最累的时候,王宝江会问自己当兵是为了什么?而他决定当兵的那一刻,就想要当最苦最累的兵。“有时候达到极限,逼自己一把,也就过去了......”王宝江对记者说,“每个男孩都有一个特战梦,特种兵就是我的梦。”

王宝江在做极限体能训练。(摄影:陈昕钰)

提起当有一天会上战场执行任务时,王宝江说道,“我们每天训练就是为了上战场,像打仗一样训练,像训练一样打仗,真到了打仗的那一天,我也不会退缩。”

在这位“00后”的特种兵眼里,当兵就是为了保家卫国,“如果我们不上战场,那还有谁来上战场!”

“要么当最好的兵,要么就不来当兵”

赵根雄(摄影:陈昕钰)

“当兵是我从小的理想,当时全家人都反对,只有我一个人做了这个选择”,参军12年的老班长赵根雄,是连里的标兵。在他眼里,要成为一名合格的蛟龙突击队员,必须具备机智勇敢、敢于担当、勇于当先锋的勇气和职责。

在一次护航任务中,他们四面受敌,也曾有过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当时我就想,我不能退缩,不能害怕,作为一线岗位,我当时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赵根雄回忆道。

面对这样险与难的生死考验,赵根雄从未后悔过加入“蛟龙突击队”。“家里兄弟三个,如果我牺牲了,还有两个兄弟会赡养父母......”

在“蛟龙突击队”,他有着自己的执着,这里有他向往的地方,也有他坚持的光荣使命,“要么当最好的兵,要么就不来当兵”。

从军14年的老兵梦

35岁的班长张壮是连里最老的兵,他的爷爷是一名老红军,在爷爷的熏陶下,他开启了自己的海军生涯。他也是连里参与商船安全护航任务最多的老兵。

张壮(摄影:陈昕钰)

2009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海盗猖獗。在执行任务的一天晚上,护航编队遇到过多艘海盗船在舰船和商船之间来回穿梭,商船间极有可能发生碰撞的危险,在连续发射信号弹后,海盗船最终离开。这是张壮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护航,也是最危险的一次。

从军14年,张壮从未放弃过。他对记者说道,“我的老班长因为一次训练受了重伤,他离开部队的那一天,对我说过,让我们继续完成他未完成的特战梦,这句话我一直记着。”

如今,张壮还是那个训练刻苦,从未喊过累和苦的兵。在训练场上,总是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先扛起弹药箱冲刺400米,随后翻转400斤轮胎,顾不上喘息,张壮又在跑道上推起了猛士车……

和张壮一样,还有同样一群疲惫却咬牙坚持的身影在训练场上到处可见,而这只是所有蛟龙突击队员们极限体能训练的寻常一幕。

有一种中国精神叫“蛟龙精神”

海军陆战队特战连连长张容悦(摄影:陈昕钰)

从军10年的张容悦,是海军陆战队特战连连长,他也是“科瓦里—2018”中澳美野战生存联合训练获“团队精神奖”的唯一中国士兵。

在他眼里,“蛟龙精神”就是不安于现状,优于过去的自己。他解释道,“超越自己”是每一个特战队员的梦想,血性不是与生俱来的,而要在险重任务中砥砺,在实战训练中锻造。

“蛟龙突击队”自成立之日,始终坚持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着眼“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跟谁打,就针对谁练”“在什么环境中打,就到什么环境中练”。

很多训练都是就地取材,画框为墙,张容悦连长这样说道,“住最差的环境,用最优秀的兵,练最难的项目。只有这样,才能在执行任务中最快适应实战环境,做出最快的反应。”

游泳训练(摄影:陈昕钰)

由于怕暴露位置无法援助,特种兵在执行任务时,只能靠自己,谁都帮不了他们。他们每个人都以执行任务为荣,即使是上战场也会经过层层考核、优中选优,这中间从未有一个人退缩过。连长对记者说道,“退缩的早都被淘汰了,不可能来特种兵。大部分被淘汰的都是因为练太狠,伤了自己,或者有伤病不能执行任务。”

战术训练(摄影:陈昕钰)

每一个战术训练,都是在挑战队员的极限和意志,他们在满天沙土、气候炎热的环境下,一个动作可能要训练上百遍甚至上千遍,“一直练到有肌肉反应为止”。正是这样一次次一遍遍的训练,给了他们不怕难、不惧险、敢打敢拼的心理素质和非常人的意志力,血性和胆气便融入血脉、烙入骨髓。

今天的“蛟龙突击队”涌现出一批批蛟龙猛将,正是因为有他们,才不断书写着独特的“蛟龙”故事、诠释着独有的“蛟龙”精神。

(编辑:严玉洁)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