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 要闻

红军打胜仗,人民是靠山

2019-07-07 11:16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

光明日报记者 李睿宸 张青 孙云清

广西灌阳县文市镇五里坪村村民王少林家中有一个文件袋,里面装着数十封信,整整齐齐叠放在一起。7月6日,这位70岁的老人在家中讲述那些尘封在一笔一划间的往事。

1934年冬,王少林的父亲王桂清在灌阳县水车乡救下一位红军小战士。这个战士只有17岁,名叫曾广贵,中央红军过灌江时,他因腿脚重伤不能赶路,王桂清便收留了他。

“那时家里穷,自己家人都吃不饱。”王少林说,即使这样,父亲还是毅然让曾广贵在家中养伤。为了不被发现,王桂清让他白天藏在自己床下,晚上才让他出来活动。然而,乡警还是发现并抓走了曾广贵。

“不能枪毙他,要枪毙就枪毙我吧!”王桂清跑到乡政府,拦着乡警,希望救下曾广贵。乡政府开出条件,只要交上12块大洋,就把曾广贵放了。王桂清温饱都难以满足,哪有救人的钱?无奈之下,他跑到村子里东拼西凑,终于凑到了11块大洋,几经斡旋,乡警才放了人。

1935年年底,养好伤的曾广贵写信让福建老家的家人接他回去。他离开时王桂清恰恰在外务工,最后一面也没有见成。1971年的春节,王桂清意外地收到了一封信,信封上写着:福建省上杭县庐丰乡上坊村曾寄。王桂清赶忙打开信件,让儿子王少林念给自己听:“桂清恩公……”这正是当年自己救下的曾广贵啊。

“曾广贵在解放后就一直给我家寄信,但因我们从水车乡搬到了文市镇,一直都没有收到信件。”王少林告诉记者,后来几经辗转打听,曾广贵才得知新地址。此后,每年春节、清明、中秋、重阳节,王桂清都会收到曾广贵的信。后来王桂清、曾广贵相继离世,但两家的后人仍旧用信笺延续着这份真情。

在一封封书信中,王桂清和曾广贵的过命之交令人动容,而在漫长艰险的万里长征中,这样军爱民、民拥军的感人故事数不胜数。

依旧是在湘江边的那个冬天,新圩阻击战打响了湘江战役的第一枪。红三军团红五师奉命在灌阳县新圩镇布防,阻击来自县城方向的桂军。“当时战况非常激烈,红军将村里的蒋氏祠堂作为战地救护所,救助身负重伤的战士。”灌阳县史志办原主任文冬柏说。

“当时战斗非常惨烈,救护所里挤满了红军伤员,他们的鲜血流了一地,村里老百姓自发地送饭、送药、抬运伤员。”在祠堂门口,村里的老人蒋济权告诉记者。

广西的冬天寒冷刺骨,蒋济权父亲见战士们只穿着薄薄的单衣,特意取来柴火,让伤员战士们烤火取暖。当问到为何愿意主动帮助红军时,蒋济权的语气坚定:“红军是人民的部队,他们从来不欺负百姓,我们不能见死不救。”

红军用铁的纪律,证明了自己是人民的军队,万里长征路,他们赢得了战争,更赢得了民心。

在全州县的石塘镇矗立着一座红军桥,乡亲们最喜欢在这里驻足谈天,79岁的程天德就是其中一位。说起为何取名为“红军桥”,程天德向记者解释,当年红军进入石塘后,全城的百姓十分害怕,早早地就躲在家中,锁好门窗,不敢出来。第二天一早,有人悄悄地打开门窗望向街外,发现红军整整齐齐地睡在桥上、街道上、屋檐下,他们衣着单薄,有的百姓不忍心,请他们进屋烤火,但红军仍然坚守纪律不扰民。

这样的一支队伍怎会得不到百姓的支持!

长征路上,沿途的人民捐钱捐物,为无后方依托的红军提供物质上的支撑;长征路上,善良的人民忘死助战,让步履维艰的红军突出重围;长征路上,勇敢的人民奋勇参军,使伤亡不断的红军日趋壮大。

(光明日报广西灌阳7月6日电

《光明日报》( 2019年07月07日 02版)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