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 独家

听习近平讲英雄故事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9-09-04 09:01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习近平总书记曾在多个场合缅怀英烈,讲述英雄事迹。他强调,我们要铭记一切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作出贡献的英雄们,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抗战胜利纪念日,一起来听习近平讲英雄故事。

在这场救亡图存的伟大斗争中,中华儿女为中华民族独立和自由不惜抛头颅、洒热血,母亲送儿打日寇,妻子送郎上战场,男女老少齐动员。北京密云县一位名叫邓玉芬的母亲,把丈夫和5个孩子送上前线,他们全部战死沙场。华北平原上的一个庄户人家写下这样一副对联:“万众一心保障国家独立,百折不挠争取民族解放”;横批是:“抗战到底”。这是中华儿女同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的怒吼,是中华民族抗战必胜的宣言。

——在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七十七周年仪式上的讲话(2014年7月7日)

邓玉芬(1891年-1970年2月5日)出生在密云县云蒙山深处的水泉峪村,她和丈夫借住在亲戚家,靠租种地主的几亩地过活,含辛茹苦地先后养活了7个儿子。自1940年,邓玉芬的大儿子永全、二儿子永水、三儿子、四儿子、五儿子先后加入抗日队伍,在战争中奉献了宝贵的生命。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她舍家纾难,先后献出了丈夫和儿子共7位亲人,被当地人民誉为“当代的佘太君”。

中国女记者胡济邦以柔弱之躯全程经历卫国战争,冒着炮火报道了苏联人民的坚贞不屈、法西斯军队的残暴、俄罗斯军民胜利的喜悦,鼓舞了中俄两国军民抗战到底的决心。

——在《俄罗斯报》发表的署名文章《铭记历史,开创未来》(2015年5月7日)

胡济邦(1911年-1995年)记者、外交家。浙江永康人。《中苏文化》杂志女记者。在列宁格勒保卫战、莫斯科保卫战、斯大林格勒战役的战场上,都曾留下了她的身影。卫国战争期间,胡济邦深入到苏德前线采访红军,用手中的笔向中国人民报道苏联军民誓死抗击德国法西斯的一幕幕壮烈情景。

中国飞行员唐铎作为苏军空中射击团副团长,鹰击长空,在同法西斯军队的空战中屡建战功。在莫斯科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学习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和革命先烈后代,年龄幼小,自告奋勇挖战壕、制造‘莫洛托夫’燃烧瓶、生产军服、食品、伐木、挖土豆、在医院照料伤病员,许多人还每月都为前线战士献出430毫升鲜血。

——在《俄罗斯报》发表署名文章《铭记历史,开创未来》(2015年5月7日)

唐铎(1904-1983),1904年生于湖南省益阳县一个农民家庭。1925年,他被选派到苏联学习航空技术,获得航空机械工程师学位的唐铎被分配到利比茨克空军高级军官学校当少校教官。为了参加苏联卫国战争,唐铎多次向上级打报告,申请上前线,但都未能获得批准。一直到1944年,在战争快要进入尾声的时候,唐铎才如愿以偿,担任苏军某空中射击团副团长,奔赴前线。唐铎后来回忆这段岁月时,不禁感慨万分:“在那些日子里,飞机几乎都是带血作战,因为每次作战回来,后面的空乘战斗人员有的受伤有的牺牲,在特别紧急的情况下,人们就把牺牲者抬下去,把飞机检修一下,换上另一个人,又立即起飞参加战斗。唐铎参加了后期对德作战,他多次率机飞赴前线,与入侵的德机空战,屡建战功。他先后荣获列宁勋章、红旗勋章、红星勋章,由于在卫国战争中的杰出贡献,他还获得了一枚卫国战争中的最高荣誉——苏联卫国战争勋章。

在14年反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特别是8年全面抗战的艰苦岁月中,全体中华儿女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凝聚起抵御外侮、救亡图存的共同意志,谱写了感天动地、气壮山河的壮丽史诗,涌现出杨靖宇、赵尚志、左权、彭雪枫、佟麟阁、赵登禹、张自忠、戴安澜等一批抗日英烈和八路军“狼牙山五壮士”、新四军“刘老庄连”、东北抗联八位女战士及国民党军“八百壮士”等众多英雄群体。

——在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仪式上的讲话(2015年9月2日)

杨靖宇(1905年2月26日-1940年2月23日)原名马尚德,是东北抗日联军的主要领导人之一。1932年,受命党中央委托到东北组织抗日联军,历任抗日联军总指挥政委等职。率部长期转战东南满大地,威震东北,配合了全国的抗日战争。中共六届六中全会曾致电向以杨靖宇为代表的东北抗日武装表示慰问,赞之为“冰天雪地里与敌周旋7年多的不怕困苦艰难奋斗之模范”。

1940年2月23日,由于叛徒出卖,杨靖宇被敌人包围,在山林中与敌人激战数日,受伤多处,后被敌人包围,在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情况下,仍毫不畏惧,顽强抗击,击敌死伤20余人,壮烈殉国。杨靖宇牺牲后,敌人残忍地铡下了他的头颅,又剖开了他的腹部,惊骇地发现他胃肠里尽是未能消化的枯草、树皮和棉絮,没有一粒粮食,日寇无不震惊。他用鲜血浇灌着和平之花,用生命扞卫了人类的正义。

赵尚志(1908年-1942年2月12日),是东北抗日联军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东北地区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当年延安出版社的《新中华报》,这样形容赵尚志,矮矮的身材,一身破旧的士兵服装,堆满了灰的面孔。有人问他为什么老不洗脸,他回答说,没有祖国的人,还有什么脸啊。赵尚志领导创建中共巴彦抗日游击队、北满珠河反日游击队,他率领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活跃在松花江两岸,极大地鼓舞了北满人民的抗日热情。

左权(1905年3月15 日--1942年5月25日),湖南醴陵人,黄埔军校一期生,是中国工农红军和八路军高级指挥员,著名军事家。

全国抗战爆发后,他担任八路军副参谋长、八路军前方总部参谋长,后兼八路军第2纵队司令员,协助朱德、彭德怀指挥八路军开赴华北抗日前线,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粉碎日军多次残酷“扫荡”,威震敌后。其高超的指挥艺术,严密细致的参谋业务,扎实的工作作风,深受朱、彭的赞扬。1940年秋,协助彭德怀指挥着名的百团大战。1941年11月指挥八路军总部特务团进行黄崖洞保卫战,经8昼夜激战,以较小的代价歼敌千余人,被中央军委称为“‘反扫荡’的模范战斗”。1942年5月,日军对太行抗日根据地发动大“扫荡”,左权指挥部队掩护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等机关突围转移,在十字岭战斗中壮烈殉国,年仅37岁。

彭雪枫(1907年9月9日-1944年9月11日),生于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是中国工农红军和新四军杰出指挥员、军事家,参加过第三、四、五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征,组织过土成岭战役,两次率军攻占娄山关,直取遵义城,横渡金沙江,飞越大渡河,进军天全城,通过大草原,是抗日战争中新四军牺牲的最高将领之一。

1938年至1944年,彭雪枫率领新四军第6支队进行了大小战斗3760次,累计歼敌4万8千余人,在运皖东北地区,组建了骑兵团,并在洪泽湖地区取得了着名的淮北反“扫荡”作战(又称33天反“扫荡”斗争)的胜利;取得了敌我伤亡比例5:1的辉煌胜利。他投身革命20年,被毛泽东、朱德誉为“共产党人的好榜样”。

佟麟阁(1892-1937),原名佟凌阁(因牺牲后报纸误写为“麟阁”,此后就沿用了下来。),字捷三,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县人。1937年7月7日,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7月28日,北平大战开始。日寇调集数以万计的日军在飞机和坦克的掩护下,分别向北平、天津以及邻近各战略要地大举进攻。北京城外的南苑,佟麟阁所在的第二十九军司令部遭受40余架敌机的轮番轰炸,并有3000人的机械化部队从地面发动猛烈攻击。佟麟阁将军率部不畏强敌,奋勇抵抗。日军依仗其武器装备的优势,将二十九军切成数段,分割包围。中国军队处于各自孤军作战之境地。部队在敌人炮火和飞机的狂轰滥炸下,血肉横飞,损失惨重。佟麟阁与132师师长赵登禹誓死坚守阵地,指挥二十九军拼死抗击。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后奉命向大红门转移,途中再遭致日军包围,在组织部队突击时,被机枪射中腿部。部下劝其退下,他执意不肯,说“个人安危事小,抗敌事大”,仍率部激战。头部又再受重伤,流血过多,壮烈殉国。赵登禹率部誓死坚守阵地,拼死抗击。7月28日,在奉命向北平撤退途中,遭致日军伏击,壮烈殉国,牺牲时年仅39岁。

张自忠(1891年8月11日-1940年5月16日),汉族,山东省聊城市临清人。是国民党第五战区右翼集团军兼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他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盟军中阵亡的最高将领,也是现代战争面对面厮杀,贴身肉搏,喋血拼刺中唯一战死的将军。

1940年5月,日军为控制长江水上交通线,调集15万精锐部队发起了攻占枣阳、襄阳、宜昌等地的枣宜会战。张自忠将军本来率部防守襄河以西,当日军攻破第五战区第一道防线,直扑襄阳、枣阳时,身为集团军总司令的张自忠将军,毅然率领预备七十四师和军部特务营东渡襄河,抗击来犯之敌。他写信给河东的第五十九军,“只要敌来犯,兄即到河东与弟等共同去牺牲。”“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枯,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渡河后,张自忠将军率部在南瓜店附近顽强抗击日军,重创日军,并截断了日军后方补给线。在日军以重兵对张自忠将军进行合围后,为牵制日军主力造成外线我军对日军实施反包围,张将军力战不退,与敌搏杀,最后身中7弹。弥留之际,张自忠将军留下最后一句话:“我力战而死,自问对国家、对民族、对长官可告无愧,良心平安!”旋即拔佩剑自戕,一代名将张自忠壮烈殉国。张自忠将军率部截敌后路并阻敌西进,彻底粉碎了日军进攻襄樊、威胁老河口的企图,使整个战局转危为安。

戴安澜(1904年11月25日-1942年5月26日)安徽省无为县仁泉乡(今洪巷乡)练溪社区风和自然村人,是国民党第5军200师师长,中国近代抗战史上著名战将,从长城抗战到台儿庄战役,再到武汉保卫战、昆仑关大捷的大小数百次的战斗中身先士卒,英勇奋战,血洒疆场。在1938年的鲁南会战中,曾率部在中艾山与日军激战4昼夜,因战功卓着,升任89师副师长。同年8月,参加武汉会战。1939年升任国民党第5军200师师长,12月参加桂南会战。在昆仑关大战中,戴安澜指挥有方,重伤不下火线,击毙日军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取得重大胜利。1943年3月,毛泽东赋诗“外侮需人御,将军赋采薇。师称机械化,勇夺虎罴威。浴血东瓜守,驱倭棠吉归。沙场竟殒命,壮志也无违。”周恩来题写挽词:“黄埔之英,民族之雄。”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