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 要闻

【智库思享】日本延长“封城”期限,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行?

作者: 周牧之 来源: 中国网
2021-05-08 10:42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编者按】为什么医疗卫生水平全球领先的日本一再“封城”却仍然控制不了新冠疫情?已经进入倒计时的东京奥运会是否还能如期举行?什么是“零新冠感染病例政策”?什么又是“与新冠病毒共存政策”?周牧之教授在日本宣布延长第三次“封城”的期限之际,撰文详细解说。

文丨周牧之 东京经济大学教授

5月7日,日本政府宣布将原本预定到5月11日截止的第三次“紧急事态宣言”延长至5月31日,并且将爱知县和福冈县也追加纳入了对象区域。“紧急事态宣言”实际上就是日式“封城”,这次延长期限意味着疫情防控没有能够达到原本预计的效果。

2020年4月8日,经历了76天惊心动魄的“封城”,武汉宣布“解封”。就在武汉“解封”前一天的同年4月7日,日本对东京都、埼玉县、神奈川县、千叶县、大阪府、兵库县、福冈县颁布了第一次“紧急事态宣言”。其后,更将对象扩大到全国。第一次“封城”实施了49天。

2021年1月8号日本对东京等4个都道府县颁布了第二次紧急事态宣言,又“封城”了73天。

在武汉宣布“解封”一年后的同一天,2021年4月8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向日本政府申请,要求对东京实施“防止蔓延等重点措施”。

所谓 “防止蔓延等重点措施” 是菅义伟政府为减轻“封城”对社会经济的影响,推出的一个更加柔性的限制性措施,内容包括要求餐饮店缩短营业时间、避免跨地区人员流动等。

遗憾的是,“防止蔓延等重点措施” 没有能够起到压制新冠疫情的作用,最终日本还是不得不于4月25日对东京都、大阪府、京都府、兵库县实施第三次“紧急事态宣言”。 为什么日本的“封城”需要一而再,再而三?

一、不彻底的日式封城政策

其实问题的关键不是“紧急事态宣言”太严格,需要新弄一个“防止蔓延等重点措施” 来缓解强度,而是日式“封城”本身太不严格、太不彻底。日本“封城”政策连续失败的主要原因有以下三点。

(1)佛性封城

首先,“紧急事态宣言”并没有动用一切社会手段去隔断人与人的接触,而只是要求尽量做到“将人与人的接触削减7〜8成”。这与要求停业、停课,切断交通,极力避免人员移动和接触的中国“封城”政策相比,显得极为宽松。

即使如此,颁布第一次“紧急事态宣言”后,日本的每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数量迅速减少,“紧急事态宣言”虽然佛性宽松,还是取得了显著的防控效果。

(2)不求清零

武汉是在新增新冠确诊病例为零状态持续了16天之后才“解封”的。与中国不同,日本在2020年5月25日解除第一次“紧急事态宣言”的当天还有20名新增新冠确诊病例。这种在新增新冠确诊病例尚未清零情况下的“解封”,留下了疫情反扑的祸根。

不求彻底清零的结果很严重。仅在解除第一次“紧急事态宣言”的一周后,由于新冠感染人数急速增多,东京不得不拉响“东京警报”,呼吁市民对日趋严峻的新冠疫情提高防控意识。

(3)鼓励人员流动

更为严重的是,过于性急地推行了鼓励人员流动的政策。2020年7月22日,日本开始在东京以外的地区推行刺激经济的观光振兴政策“Go To Travel(去旅行)活动”,政府重金补贴,积极鼓励跨地区旅游。这一天,日本新增新冠确诊病例多达792名,是第一次“紧急事态宣言”时峰值的1.1倍。这一雷人的举措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不管不顾的蛮勇。

后果立竿见影,10天后日本的日增新冠确诊病例翻倍飙升至1,575人,达到第一次“紧急事态宣言”时峰值的2.2倍。即便如此,到10月1日,连东京也被政府纳入了“Go To Travel活动”。

2020年12月28日,在疫情压力和批判声中,政府不得不暂停了这项荒唐的政策。仅12天后的2021年1月8日,日本颁布了第二次“紧急事态宣言”。

图 日本每天新增新冠确诊感染病例人数与死亡人数

二、“零新冠感染病例政策” Vs. “与新冠病毒共存政策”

与日本不同,中国采取的是一种彻底清零的“零新冠感染病例政策”。2020年2月18日,中国颁布了以县市区为单位,对全国各地区新冠肺炎疫情风险的划定标准,要求连续14天无新增确诊病例才能评估为低风险地区。

在成功地压制了新冠疫情第一波的大流行之后,中国仍然保持高度警惕,为维持各地的“零新冠感染病例”状态不惜余力。一旦发现新增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立即对相关地区采取严格的行动限制,通过实施大规模核酸检测等措施,严防疫情扩散。

相反,欧美日等发达国家虽然都采取了“封城”政策,效果也非常明显,但是由于“封城”政策对个人行为和社会经济活动的限制,也遭受到强大的抵触压力。因此,各国大都在“封城”取得一定成效之后,中途“解封”,草率收场。

2020年5月13日,德国IFO经济研究所与亥姆霍兹感染研究中心发表了一份共同研究报告。该报告认为,经济和新冠病毒感染防控的最佳平衡是将Rt(有效再生数: 指出现症状的患者平均能够感染的人数)维持在0.75。也就是说,如果将Rt控制在0.75的话,就可以在把对经济的影响控制在最小限度的同时,还能较早地结束新冠病毒感染的流行。这是在学术上对“与新冠病毒共存政策”的提倡。但是该报告并没有提供针对传染性极强的新冠病毒,如何将Rt控制在0.75并维持下去的有效对策。因此,该报告所提倡的所谓“黄金平衡”只是一个空洞的理论。尽管如此,该报告却给欧美各国推行“与新冠病毒共存政策”提供了“学术背书”,为新冠疫情的卷土重来留下了祸根。

结果是,欧美日各国经历了反复的“封城”与“解封”,至今都不能实现对疫情的有效控制。

三、经济增长与衰退的泾渭分明

2020年全球经济遭到了新冠疫情的重创,西方各国的实际GDP都跌落成负增长,增长率分别是,美国-3.5%、日本-10.8%、英国-9.9%、德国-4.9%、法国-8.2%、意大利-8.9%、西班牙-11%。这些国家无一例外地都实行的是“与新冠病毒共存政策”。在“封城”与“解封”的反复之中,社会和经济都大伤元气,“与新冠病毒共存政策”导致了长期的经济衰退。

相反,得益于“零新冠感染病例政策”,2020年中国在严峻的形势下实现了2.3%的经济增长。与中国(大陆)一样,采取了类似“零新冠感染病例政策”的中国台湾地区,以及越南的实际GDP增长率也分别达到3.1%、2.9%。

四、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办?

变异新冠病毒肆虐的大阪目前只有10%的新冠患者能够住进医院,很多人不得不在家中等待病床的空缺。这种状况既不能对患者实施有效的治疗,同时也无法防止病毒在社会上的蔓延,大阪实际上已经陷入了医疗崩溃的境地。以东京为首,日本其他城市也正在,或者即将面临着类似的“拷问”。

在抗疫政策上,日本把宝都压在了新冠疫苗上。但是日本既不生产新冠疫苗,又一直不肯在审批上为海外疫苗开辟通畅的“特别通道”,导致疫苗接种严重滞后。

由于疫苗资源匮乏,日本在政策上将疫苗优先分配给65岁以上的老人。即便如此,目前3,600万老人的疫苗接种率仍然不到1%。

也就是说,在7月23日东京奥运会开幕之际,日本既无法普及疫苗,又没有强有力的隔离措施,在医疗上也不能提供充分保障。如果一定要强行召开奥运会的话,“裸奔”的日本将要面对全球变异新冠侵袭的危险,东京有可能沦为各类变异病毒汇聚的险境。

然而面对如此凶险的局面,日本政府首脑仍然一口咬定要坚持如期举办奥运会,舆论界对此也三缄其口。

直到5月5号,一位曾经三次参加过东京都知事竞选的律师,宇都宫健儿发起网上签名运动才算是打响了叫停东京奥运会的第一枪。

截至5月7日,短短两天之内已经有超过23万人在这场签名运动签名。民意与政治家执念之间的博弈拉开了序幕。

【责任编辑:高琳琳】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