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媒体聚焦

美国是世界动荡的幕后黑手

来源: 光明日报
2022-03-29 16:35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俄乌冲突局势仍未明朗,但已催动世界格局发生重大变化。世人感慨和平脆弱、民生涂炭时,不应忽视冲突背后的黑手。美国是世界动荡的策源地早已不是秘密,全球大小规模争端与冲突背后常有美国身影。揪出幕后黑手更需要洞察它策源世界动荡的动机诉求。

美国需要世界动荡以彰显独特优势

美国的历史是一部不断制造冲突和对外输出战乱的历史。美国国力勃兴于历次战争。历史上,美国历次对外宣战可谓是其大国崛起道路上的里程碑。1846年,美墨战争使美国国土横贯美洲大陆,拥抱两洋,奠定了自身成为世界大国的基础。1898年,美西战争使美国展翼西太平洋,掀开美国对外扩张的序幕。两次世界大战铺就了美国通向全球霸权的道路。当世界各国痛感战争造成浩劫时,美国却享受着从战争中“大发横财”的快感。

由于美国独特的地理条件,两次世界大战的破坏未波及美国本土。加之美国强大的军事国防实力,塑造出美国社会独特的安全观念,即认为动荡不安总是发生在别人家,而美国本土始终比较安全,总能够置身事外扮演“离岸平衡”角色。因此,美国社会很难体会“兵临城下”或“被逼至墙角”的安全困境。甚至越是世界动荡不安,美国越认为能够彰显自身优越性。“9·11”事件粉碎了美国本土不会遭受袭击的幻想,但并未彻底改变美国对于“绝对安全”的追求。“9·11”事件后,美国社会非但没有自省霸权行径不得人心,输出战乱招致反噬,反而采取更加蛮横的单边主义与所谓“先发制人”进行报复,并以反恐战争之名扩张自身霸权,导致更加深重的世界动荡。

美国需要世界动荡以巩固霸权地位

二战结束后近80年里,美国毫无停歇地对外发起了200多次军事行动。穷兵黩武的背后,是美国极力维持自身全球霸权的意志。常言道,“枪炮一响,黄金万两”。美国能够承受连年征战的军费支出,与其说是财力雄厚,不如说是利益驱使。收获了军火贸易暴利与无法衡量的霸权利益,美国的对外军事行动可谓“收益丰厚”。若能有效搅动战略竞争对手的周边安全局势,则可谓是“一本万利”。更何况美国凭借全球霸权大肆收割世界经济利益。只要维持霸权不倒,完全可以实现“以战养战”,美国制造世界动荡始终有利可图。

如果说冷战结束标志着世界两极格局终结与美国单极霸权时代开启,十余年反恐战争则见证了美国单极霸权盛极而衰。随着美国霸权衰落,由美国主导的国际安全体系无法延续,世界多极化趋势更加清晰。虽然世界多极化趋势难以逆转,和平与发展成为主流趋势,但美国霸权绝不会接受“和平地衰落”。美国战略性收缩也不排斥其仍能有力搅动地区安全秩序。世界由单极格局向多极格局过渡期间,由于既有主导性力量变弱,各国短期内较难在全球安全治理上达成共识、积极投入、推进合作,国际秩序与部分地区安全形势可能出现阶段性恶化。这使得美国仍有充足机会制造冲突与对立,从而为自身霸权“续命”。

美国需要世界动荡以维系联盟体系

美国主导的联盟体系是其全球霸权地位的重要支柱。“结盟”与“树敌”是一体两面的关系。没有外敌的挑战,尤其是缺乏强大外敌的直接安全威胁,“盟主”便难以笼络控制“盟友”,联盟便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冷战结束后,美国一步步将俄罗斯塑造为继续威胁西方国家安全的外敌,从而避免联盟体系涣散。联盟体系也是美国制造世界动荡后,既能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又能甩下一副“烂摊子”抽身离场的根本保障。正如美国制造“阿拉伯之春”后,难民危机主要是由欧洲承受,俄乌冲突的持久恶果最终也将由欧洲咽下,这反过来又会加剧欧洲的安全困境,使其不得不更依赖美国。

特朗普执政期间对美国国际领导力及道义影响力造成难以逆转的破坏,削弱了美国的联盟体系,尤其是欧洲加快了战略自主的步伐。拜登政府反复强调“美国回归”“美国必须重新领导世界”,首要任务就是修复美欧关系,扭转北约“脑死亡”的处境。对重振美国联盟体系的效果来说,拜登政府明面上高呼“共同价值观”口号,显然不如让欧洲直面俄罗斯军事威胁高效。

美国需要世界动荡以影响国内政治

战乱与冲突绝非祥物,但美国总统们都深知扮演“战时总统”的政治利益。2000年大选中,小布什与戈尔发生计票纠纷,前者凭借最高法院的支持才获得胜出。小布什总统执政之初面临众多质疑与民意支持不稳固的困顿。“9·11”事件爆发使他摇身变为“战时总统”,民意支持率也突破历史罕见高位的90%。他不仅利用“9·11”事件和反恐战争引发的动荡不安整合利益分歧,有力推动了重大政治议程,也使自己成为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首个任期竞选所获选民票数落下风,但成功获得连任的总统。对于由美国亲手造成的世界动荡,政客们常常展现“一鱼多吃”的本领。奥巴马胜选充分利用了美国社会反战情绪,在任期间又将击毙本·拉登当作最值得标榜的政绩,为其连任加分。

美国利用世界动荡影响国内政治,也不免反受其深刻塑造。战争与冲突喂养了美国军工复合体,使其长成难以控制的庞然巨兽,还塑造了美国的好战文化。虽然美国社会中不乏反战思潮,但美利坚民族骨子里是好战的。迄今美国45位总统中,31位有军事经历,9位曾是将军。现任总统拜登没有军事经历,但他并不想与“重武”的社会期许相悖。正如拜登在竞选中撰文写道:“在美国总统必须履行的各种职责中,没有任何角色比三军统帅更重要。”外界越是批评拜登政府在国内治理上乏善可陈,无力弥合美国日益加剧的政治极化,难以避免中期选举败局,则越要警惕其加强通过制造世界动荡来影响国内政治。

2008年上映的电影《拆弹部队》中有句台词发人深思——“战争如毒品,上瘾但致命”。美国沉醉于霸权迷梦,不断制造世界动荡,无异于饮鸩止渴。但世人应当擦亮双眼,在美国霸权彻底垮塌前,这一手段或许还能稍解美国霸权利益之渴,但会断送太多他国民众之命。

(作者:陈长宁,系四川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王晗】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