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丨快递小哥李新平的“雪生金”之路

开车绕过停车场里挂着各地牌照的汽车,李新平跟熟识的保安打个招呼,一脚油踩到了大厅门口,换上手套把装着重重雪具的特制纸箱搬上台阶。您有一个雪具送到了,请出来拿一下……”  趁着顾客前来取货的间歇,李新平划开手机确认微信里雪友们的留言。

新春走基层丨快递小哥李新平的“雪生金”之路

来源:新华网    2023-01-12 11:27
来源: 新华网
2023-01-12 11:27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新华社西安1月12日电 题:快递小哥李新平的“雪生金”之路

新华社记者郑昕、邹竞一

秦岭深处的陕西省太白县,从县城前往眼下游人如织的鳌山滑雪场要走约10公里山路。近4年来的每个雪季,32岁的李新平都要往返这条路百余趟。

双手紧握方向盘,李新平全力避免着大货车一路上的颠簸或打滑,但副驾驶座下的防滑链还是当啷响个不停,车上装的绝大部分是全国各地滑雪爱好者寄来的雪具。每年11月到次年3月,在物流公司上班的李新平每天至少往返雪场一次,把从外地运来的雪具送到顾客手上,再将使用完毕后的雪具运回。

“我起初也纳闷,来滑雪怎么还带自己的雪具,直接在现场租不就完了?”他说,自己接触的雪友多了才知道,越是资深玩家,越是对雪板的重量、配件乃至图案有更个性化的要求。

随着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兴起,每逢冬日逐“雪”而居,成为很多滑雪爱好者的常态。作为冰雪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雪板、雪杖、雪鞋等销量不断攀升的同时,雪具的物流配送业也得到带动,从十年前主要服务于专业运动队变成如今面向一般滑雪爱好者。

本来在县上经营一家电动车行的他,到了冬季往雪场“发快递”就从副业变成主业,收入比平时多出几千元。“这些年雪具的营收占到了站点冬季总营收的三分之一。”他说,“最忙的时候每天都有四五十件雪具要送。最近是相对的淡季,一天来回也有十件左右。”

李新平供职的这家物流公司,是中国最早从事雪上运动装备配送的企业,近几年更是直接把门店开到了陕西、河北、黑龙江、新疆等地十几座大型滑雪场里面,方便“雪友”无负担地畅享冬日乐趣。

“短则三四天,最长也在六天内,雪板就能从北方任意一个雪场转到另一个。”李新平说,他时常遇到雪友本人都还没到鳌山但雪具已抵达的情况。

货车驶过一排贴着窗花、挂满红灯笼的陕西关中风格民居,李新平努了努嘴,说:“每到冬天这些‘农家乐’都住着来滑雪的人,我除了要往雪场送,有时还得一家挨着一家到民宿收货、送货。”

这个半辈子都没怎么离开过秦岭的“90后”回忆说,在2016年鳌山滑雪场正式运营之前,外地游客来太白县大都是为避暑。一到冬季,县城很多饭馆、酒店干脆歇业,就是因为没有客源。

“你现在看,不说这一路上的旅店、民宿都开起来住满了人,县城餐馆都开到夜里,就是因为有滑雪的年轻人八九点才玩完夜场下山咧。”他说。

转过几个急弯,远处直达山顶的高级雪道映入眼帘。“雪场刚开业头两年,我媳妇也在这儿打工。”李新平说,他有不少同学都端起了“雪饭碗”,在鳌山从事滑雪教练、索道运维等工作,“雪里生出了‘金子’。”

反倒是办过一次季卡的他,只玩了十几次就因为工作太忙而放弃,如今每天定时出现在雪场,却再没踩上过这里湿滑的雪地。他的两个孩子,倒是常闹着爸爸说想去滑雪。

“等春节找机会就带媳妇、娃去玩玩。给上三年级的老大找个教练,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说到孩子,一路紧张关注路况的他舒展了眉头。

开车绕过停车场里挂着各地牌照的汽车,李新平跟熟识的保安打个招呼,一脚油踩到了大厅门口,换上手套把装着重重雪具的特制纸箱搬上台阶。

“先生您好。您有一个雪具送到了,请出来拿一下……”

趁着顾客前来取货的间歇,李新平划开手机确认微信里雪友们的留言。抬头看了一眼工作日的上午就已熙熙攘攘的雪场,他说:“今年春节人肯定少不了,很多单子早都预约上了。”

“到时候我们站点的四个快递员轮流值班,确保第一时间把雪具送到顾客手上。”

【责任编辑:王晗】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