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抚顺战犯管理所:日本战犯由“鬼”到人的“再生之地”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抚顺战犯管理所:日本战犯由“鬼”到人的“再生之地”

人民网”重走抗战路“采访团成员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旧址认真听取讲解。(陆加杰 摄)

这里是一本厚重的历史教科书,记录了中国共产党和人民用人道主义精神将昔日战争魔鬼改造成为维护世界和平的新人的历史。

这里创造出世界战犯管理史上的抚顺奇迹,每一处遗存和旧物都昭示着正义必然战胜邪恶。

在1950年-1964年的14年间,有近千名的侵华日军战犯在这里关押服刑,从此走向了光明。

这里是抚顺战犯管理所,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人民网记者和网友一行来到这个被众多日本战犯称为“再生之地”的地方。

恨其罪不恨其人 以人道主义改造“战争魔鬼”

抚顺战犯监狱旧址陈列馆位于抚顺市高尔山下,原是日本侵略者在侵华战争中,为囚禁中国抗日志士和爱国同胞于1936年修建的一所旧监狱,当时称“抚顺典狱”。1945年日本投降后,被国民党接收,改名为辽东省第四监狱。1948年11月抚顺解放后,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接管,改称为“辽东第三监狱”。1950年6月,根据中央指示,将该监狱改建为抚顺战犯管理所。

从1950年7月至1975年3月,这里先后关押975名日本侵华战犯,中国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等71名伪满洲国战犯,及354名国民党战犯。日本侵华的甲级战犯当年在审判后处以绞刑,这里关押了乙级和丙级战犯的一部分,其中包括伪满国务院总务厅官武部六藏,次长古海忠之,日本陆军第117师团中将师团长铃木启久,第57师团中将师团长藤田茂,第39师团长佐佐真之助等。

周恩来总理曾评价说,“抚顺战犯管理所政治工作很有成绩,改造日本战犯尤为显著。“

在这里,日本战犯开始了“再生之路”,而改造“战争魔鬼”并非易事。

“战犯刚到时有抵触情绪,会大敲板床大叫”,提起最初的情景,73岁的管理所老管教刘家常老人回忆到。

1950年18岁的刘家常来到战犯管理所担任管教员,转眼已经55年了,被称为这里的“活历史”。他还为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伪满锦州市警察署警务科长鹿毛繁太刚入狱时气焰嚣张,大喊“我们是战俘,不是战犯!"“你们凭什么关押我,不让我回国?我是来帮助中国百姓维持治安的!"

管教孙明斋质问:“中国老百姓什么时候请你来中国帮助维持治安?"

鹿毛繁太狡辩称:“我奉天皇陛下的御旨!"

孙明斋驳斥说:“天皇是你们日本的,你们日本的天皇为什么把手伸得那么长,要管中国的事情?你要明白,我们不是到日本把你抓来的,你正是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战争中,执行昭和天皇的侵略政策而犯罪的战争犯罪分子,你们是名符其实的战犯!“

鹿毛繁太又喊:“你们无权关押我们,你们违反国际法!"

孙明斋厉声反驳:“你既然懂得国际法,那么,你来回答:国际法哪条规定,一个国家侵略另一个国家是合法的?违犯国际法的,恰恰是你们!对你们这些罪该万死的日本战犯,按照中国法律关押、处理,完全是属于中国主权范围内的问题。"鹿毛繁太最终无话可说,接受改造。

我国人民政府在对各类战犯改造期间实行了人道主义的宽大政策,管理所为管教人员制定了对待战犯的原则:恨其罪,不恨其人;惩其罪,救其人。

1952年初,周总理指示要组织战犯开展政治学习。管理所坚持鼓励、支持表现好的;促进、带动表现一般的;孤立、打击坚持反动的。并创造性地在下级战犯中采取了忆苦思罪的教育方式,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战犯也自己组建了学习委员会,根据战犯的实际需求,重点学习了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关于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批判》,《毛泽东选集》,对战犯影响最大的就是《论持久战》。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战犯三轮敬一,他曾任日军中队长,在中国见人就杀,见房就烧,老百姓对其恨之入骨,称“三轮敬一,杀人第一”。他曾有自己的一套“三轮哲学”:“日本国土小,人口多,不向外扩张怎能活得了”“日本侵略中国的战争的根源是民族矛盾,是中日两国双方民族纷争的结果”。刚入所时,他抗拒改造,经过一段时间的帮助、教育,他逐渐从拒绝学习到主动学习,最后成为学习委员会的委员。

此外,周恩来总理还要求管理所尊重战犯的生活习惯,尊重他们的人格,为他们提供良好的生活条件,为战犯理发、洗澡,定期提供身体检查。战犯永富博之曾打掉中国无辜者裴小段的全部牙齿,并用石头砸开了他的脑袋,而在管理所期间,为他镶上了四颗牙齿,这一人性与兽性的碰撞,使他的良心受到强烈的谴责,他表示一定彻底认罪,重新做人。

战犯榊原秀夫1956年在所期间患很严重的肺病,他的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在日本生活得非常艰苦,1957年的妻子写信给毛主席,主席得知这一情况后,亲笔批示“此人及其他重病战犯一予释放”,榊原秀夫得以及时治疗,并提前释放回国。

忏悔滔天罪行 战犯在此悔罪重生

这些战犯犯有这么严重的罪行,我们为什么不将他杀掉呢?

周总理有过这样的表述,“现在的形势不同了,不要说杀掉一个,就是杀掉一百个,都是很容易的。但是,我们不杀他们,要将他们改造好,变成朋友,这将来对国家和民族,都有长远的意义。”

中国政府也允许日本社会各界团体来到抚顺战犯监狱参观访问,其中主要有日本前军人访华团、日本妇女代表团、日本青年协会访华团等等。从1956年到1964年,共接待日本社会各界团体75批约900人次来访。

1956年6月至1964年3月间,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关押的日本战犯被分期分批全部释放回国。1959年12月到1975年3月,在此关押的伪满战犯被分期分批全部特赦。

临别时,政府还给每个人发了价值几十元的毛毯,从里到外的新衣服、皮鞋和帽子,还有背包里的牙具和手纸。后来有些战犯将这些物品回赠予陈列馆。据战犯回忆,发衣服、毯子的时候,他们有些感动,但当看到还有手纸的时候,几乎眼眶都红了,实在没有想到中国人民关怀得这么无微不至,连生活上的小事也没有忘记。

告别会上,战犯代表曾声泪俱下地宣读《感谢文》:“只有中国人民,才是我们的恩人和再生父母。我们要把从各位那里得到的两件宝物——新的生命和真理,在后半生中为人民、为社会和平而奋斗。”

战犯管理所旧址陈列馆里展出了战犯桧山高雄的部分画作。他1950年被免于起诉宽释回国,从1950年起开始从事绘画创作,曾多次举办以侵华战争为主题的《加害者的战争》画展,在80余幅作品中,他以自身经历为素材,逼真地再现了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烧、杀、抢”的血腥场面,画展在日本大坂、浦和、草加等地巡回展出,引起极大反响。1987年,他将部分作品赠送给中国抚顺战犯管理所旧址陈列馆。其中一幅作品中,一名日本士兵,手拿着战刀,杀害中国被俘人员,这是日本将校级军官的必经演习。作品充分地反映了日军当年在侵华时期犯下的烧杀枪滔天罪行的血腥场面,也是中国改造战犯工程取得的伟大胜利。

通过艰苦细致的教育和改造,管理所最终使昔日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战犯,在我国特别军事法庭的正义审判面前低头认罪,将伪满战犯改造成为热爱和平的人。

被释战犯感念再生之恩 组建“中归联”促中日友好

在1956年9月24日,获释日本战犯在东京创建了“中国归还者联络会”,简称“中归联”,致力于反战与中日友好事业,成为日本重要社会团体之一,他们在全国分设了50多个支部,首任会长藤田茂。

“中归联”出版发行了大量图书以及回忆文章,其中影响最大的是他们集体编著的回忆录《三光》和《侵略》,他们还通过文艺演出,举办巡回摄影展、画展等方式,大胆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滔天罪行,他们对参拜靖国神社,篡改历史教科书等事件以示威游行表示反对。

从1965年9月至1975年9月,中归联会长藤田茂曾先后三次来华访问, 1972年藤田茂第二次访华时与周总理亲切握手,他回国之后,为他儿子改名为藤田孟,孟子的孟,为孙子取名为藤田宽,希望中国人民能够宽恕他,他在临终前还穿上了总理当年送他的中山装。

“中归联”会员还为中小学生们讲述日本在中国的所作所为,排除万难在日本修建纪念碑,原战犯筱冢良雄居住在周围,日夜守护,防止右翼势力破坏。

“中归联”碑文中刻有这样的文字:

“我们作为侵略者,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从被害者的角度出发,更觉得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是无法补偿的。

我们怀着对过去罪行的反省,回国后成立中国归还者联络会,致力于反对战争,维护和平和日中友好事业。

正是因为中国政府的‘以德报怨’,才有了现在的自己。在归国四十年之际,和已逝去的前辈们一起,在此建碑,真诚的献给伟大的中国人民,以表达无限的感激之情和永久的谢罪之意。并在此刻下日中永久友好的誓言。”

中归联还主动集资在战犯管理所修建谢罪碑,它是世界上唯一的由日本侵略者在他侵略过的地方修建过的谢罪碑。

2002年4月20日,因中归联成员年事已高,宣告解散。同时,由中归联的家属、子女以及日本青年成立了“抚顺奇迹继承会”,下设11个支部,继续传承和发扬中归联的精神。

近300名日本战犯曾重访过被他们称为“再生之地”的这间战犯管理所,众多日本战犯归国后成了中日友好人士,这一点尤被世人认为是“抚顺奇迹”。

旧址陈列展走出国门 和平发展精神受世界赞许

1986年7月10日,根据国际和国内友好人士和社会团体的请求,经公安部、外交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报请国务院批准“同意抚顺战犯管理所修缮完工后,作为战犯管理所旧址,对外开放”。

记者在展馆遇到已搬家到北京,回抚顺老家访亲的张先生和郭女士老两口,这一次参观,他们还带来了才4岁的孙子点点。“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嘛,我们来回顾一下历史。特意带孙子来看看,虽然看不懂,但希望他有个初步的印象。”

据抚顺战犯管理所所长孙杰介绍,6月作为“携手——中俄联合抗战纪实图片展”的组成部分,陈列馆主题展览来到俄罗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在观看后对抚顺战犯管理所旧址的评价是:在这里战犯改造了14年,改造完成是“中国抗战胜利终点后的终点”。

有俄罗斯百姓参观后表示,对中国人这种恨其罪不恨其人,惩其罪救其人的做法,以德报怨的思想印象深刻,认为中国人一直是热爱和平的,也一直努力把和平发展世代传承下去。

孙杰说,接下来他们还将去美国、德国等多国进行展览,并通过不同的方式,在日本宣传我们改造日本战犯的历史事实,用战犯亲属、子女及热爱和平的日本民众的声音对抗日本右翼势力。

“日本始终是抚顺战犯管理所对外宣传的重要阵地,抚顺战犯管理所始终是中日民间社团交流的重要渠道”,孙杰说。

分享到6.79K
苦难的地中海 “快捐”
股市动荡:世界在8天内减少66位“亿万富豪” 金融股大爆发 沪指尾盘暴涨5.34% 结束五连阴!
一往情深深几许?七夕寻觅光影故事背后的爱情箴言 为生活添色彩 盘点纽约帝国大厦灯光秀特别造型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

    “鲁冰花”关爱留守儿童公益计划在京正式启动

    详细>>

    圆梦北京之《90后的青春》

    详细>>

    圆梦北京之《梦想成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