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3000无辜百姓惨遭屠杀 平顶山惨案幸存者艰难诉讼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3000无辜百姓惨遭屠杀 平顶山惨案幸存者艰难诉讼

近日,人民网“重走抗战路”采访团走进抚顺平顶山惨案纪念馆参观采访。图为记者采访来纪念馆参观的日本福冈县教育工会执行委员长梶原正実先生。(陆加杰 摄)

平顶山村位于辽宁省抚顺市区南部,平顶山以东约一百米的地方。当年全村有八百多间房屋,住着三千多口人、五百多户人家。如今,人们对于这个村庄的认识,却停留在了一场骇人听闻的大屠杀。

1932年9月15日夜,正值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杨柏堡采炭所”等地被途经平顶山村的辽东民众抗日自卫军袭击,日军以平顶山村民没有报告即“通匪”为名,于次日纠集日本守备队、宪兵队、警察署等200多名军警,将全村三千余名男女老幼驱赶到平顶山下,开始了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日军先用机枪扫射,又用刺刀重挑一遍,甚至挑出孕妇腹中的婴儿。最后为了掩盖罪行,用汽油焚尸,崩山毁迹,将殉难者的尸骨掩埋于山下,并纵火烧毁了全村八百多间房屋,将平顶山村夷为平地,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平顶山惨案”。

800余具殉难同胞遗骨再现了村民被屠杀时的恐慌

平顶山惨案遗址是国内少数保存完好的二战期间日本帝国主义屠杀中国平民的现场。1951年3月,抚顺市人民政府在惨案旧址建立“平顶山殉难同胞纪念碑”,1971年建“平顶山殉难同胞遗骨馆”,馆内陈列有在现场发掘出的殉难同胞遗骨800余具以及部分遗物。

骨池长80米宽5米,呈带状。在骨池中,大部分是妇女儿童老人。其中一个牌子,写着“婴孩遗骸”,遗骨下方被烧焦的部分,是当时包裹婴儿的小被,中间是小小的头盖骨和细细的肋骨,这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另外,张着大嘴的遗骨在骨池当中有很多,可以想象在屠杀的一瞬间,当时村民是多么的无助、恐慌和痛苦。

陈列馆里的实物、照片、图像以及累累白骨,每一处都是一个悲惨的故事,都是对日军暴行的控诉。据了解,惨案发生时,大概有百十余位幸存者逃出,但是大多数的幸存者由于伤势过重,相继死在逃生的路上,存活下来的,与档案馆有联系的只有50余位。幸存者李佩珍,在惨案发生的时候,年仅24岁,她刚刚新婚不久,就同丈夫一同回到平顶山娘家过中秋,之后就遭到这场浩劫。除她之外,全家老小13口人在惨案中全部遇难。当时的李佩珍已经有6个月的身孕,在惨案中,她的肚子被刺了一刀,肩膀挨了两颗子弹,但是她命非常大,拖着多处受伤的身子逃了出来,并于当年12月奇迹般的产下一名男婴,取名叫周茂勤。可以说,周茂勤是平顶山惨案中年纪最小的一位幸存者,也是如今还健在的两位幸存者之一,现居住于辽宁朝阳市。

十年跨国诉讼 日本终以法律文件形式承认惨案是日方军队所为

从1996年起,平顶山惨案的三位幸存者方素容、杨保山、莫德胜开始状告日本政府,要求日本政府承认当时制造平顶山惨案这一事实,其次要求日本政府给予经济赔偿。经过十年三次的跨国诉讼,最后日本以法律文件的形式承认了平顶山惨案是由日方军队所为。但是以国家“无答责”为诱因,超过了诉讼时效,最后败诉,没有给予赔偿。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馆长周学良说:“虽然没有给予赔偿是一件比较遗憾的事情,但是日本已经以法律文件的形式承认了平顶山惨案是由日方军队所为,其意义也是非常重大的。”

据周学良介绍,在这十年诉讼过程中,所有的诉讼费用都是由日方友好人士承担的,如今诉讼已经结束,他们还是会每年到平顶山做一些活动,回到日本国内也会积极宣讲平顶山惨案,为的就是让更多的日本民众所了解平顶山惨案。

近年来,平顶山惨案纪念馆与日本律师团东日本铁路工会、日本平顶山惨案对日诉讼申援团,还有日本七七纪念会在共同探讨平顶山惨案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比如,一起举办了“第十届平顶山国际学术研讨会”,从平顶山惨案发生的原因一直到平顶山惨案的发生,包括如何从政治层面解决平顶山惨案问题等方面,开展了一系列的研讨。

不忘耻辱历史 企盼永远和平

每年的9月16日,平顶山惨案纪念馆都会举行大型公祭活动。周学良说,从2008年他调任馆长开始,日本的东日本铁路工会每年都会组织员工,特别是9月16日这一天来到平顶山惨案纪念馆祭奠死难者,同时对他们的员工进行教育。

对于如何能让日本人更好地接受这段历史,周学良介绍,一方面,加大平顶山惨案的宣传,另一方面,通过举办公祭等活动让国内外的更多观众了解历史事实。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纪念馆策划了一系列活动:第一,由抚顺市委宣传部和文保局主办,平顶山惨案纪念馆和东北烈士纪念馆承办的“不屈的抗争”大型展览,主要介绍东北抗日联军14年抗争救国事迹;第二,9月初联合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办“伟大的胜利”大型展览;第三,9月16日举办公祭活动。

在采访中,记者遇到了带团前来参观的日本福冈县教育工会执行委员长梶原正実,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到平顶山惨案纪念馆。福冈县教育工会每年都会举办类似活动。他说:“对战争表示遗憾和痛心,通过在中国的考察和学习,把过去日军做的事情,告诉日本的学生,让他们正确看待历史。如果说教科书中没有写,或者新闻没有报道,我们也会通过自己的力量去讲述以前的真实历史,让更多的子子孙孙知道,让我们世世代代能够友好下去。让中日两国的友好能够传承下去才是我们来的最终目的。”

走出纪念馆,心中的沉重久久难以平静。这三千人的屈辱与无奈只是当时中华民族深重灾难的缩影。侵华日军的滔天罪行应当被谴责,中华儿女的自强不息更要被弘扬。正如纪念馆中一座叫做“期盼”的雕塑,好像双手合十,告诉世人不要忘记耻辱的历史,更要企盼永远的和平。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苦难的地中海 “快捐”
股市动荡:世界在8天内减少66位“亿万富豪” 金融股大爆发 沪指尾盘暴涨5.34% 结束五连阴!
一往情深深几许?七夕寻觅光影故事背后的爱情箴言 为生活添色彩 盘点纽约帝国大厦灯光秀特别造型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

    “鲁冰花”关爱留守儿童公益计划在京正式启动

    详细>>

    圆梦北京之《90后的青春》

    详细>>

    圆梦北京之《梦想成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