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王振民:什么是香港的深层次问题?

全国港澳研究会《紫荆》 2015-12-02 14:19:12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香港面临的深层次问题究竟是什么?这是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香港今天出现的各种各样事情,不单是某一领域出了问题,而是这些长期困扰我们的深层次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或者说没有想清楚、说明白。就像中医治病,应该综合施治,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现在看香港问题,很多事情小逻辑都正确,大逻辑却出了问题。大逻辑一出错,再正确的小逻辑都是没用的。所以说,要解决香港问题,需要全面的战略思维,不仅是中央,而且是本地,每一个港人都应该深思这些深层次问题,怎样才是真正对香港好,对每一个港人好。我认为有以下几个深层次问题需要我们共同思考。

第一,香港原有资本主义与人们对福利社会的追求之间的矛盾

香港原有资本主义与人们对福利社会的追求之间的矛盾,是香港现在面临的最深层次问题。这是香港必须要面对的一个公共政策问题。

西方选举候选人辩论最多的是税收政策、公共财政如何开支问题,这是西方政党政治、多党轮替制度永恒的议题。但在香港历次选举中,似乎很少人就此进行辩论。实际上,资本主义是信奉个人奋斗和低税的。在典型的传统资本主义社会,政府对财富的二次分配是很弱的,原则上是尽可能少地对财富进行二次分配,政府也不会无限扩大公共福利,劫富济贫。香港以前就是这样,这也是为什么香港可以产生那么多亿万富翁的重要原因,因为香港的低税政策非常有利于财富的积累和资本主义发展。穷人在香港就过得比较辛苦,财富悬殊较大。这是香港原有资本主义的特点,也是欧美传统资本主义的共同特征。

回归后香港出现了一个重大变化,即政府由过去主要关心少数富人转变为开始关注大多数人。随着民主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我们必须承认回归后的民主比回归前要多),特别是推动普选产生的第一个直接反应,就是政府税收政策的变化,开始让富人多交税来讨好普罗大众,社会福利越来越好。民主普选的本质就是要对财富进行再次分配。这个大方向是正确的,不管有没有普选,政府都应该这样做。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是否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也就是从原来只照顾富人、不照顾穷人,现在突然变到只照顾普罗大众、不照顾富人了?在推进普选的时候,我们讨论了要不要功能团体、要不要提名委员会等问题,但不能就事论事。在这些问题上,民主固然重要,但最本质的问题是香港的公共政策是要像过去那样百分百代表资本家、照顾资本家,还是要转变为只照顾普罗大众、不再关心资本家的利益?在这两个极端之间,保留功能团体、保留提名委员会,实际上是一种平衡,以防止政治从一个极端突然走向另一极端,否则香港社会受不了、资本家也会受不了。当增加税收、增加社会福利、“劫富济贫”太过严重,资本家就会开始考虑,香港是否不再适宜营商。这也是为什么一些香港工商界的头面人物近年在搞产业转移的深层次原因。我认为,这是源于他们内心深处对香港公共政策可能出现急剧变化的担心,而实际上香港的公共政策已经在变化了。

香港基本法规定,香港保留原有资本主义制度不变。也就是说,香港要继续保持个人奋斗的精神。香港的社会发展与繁荣稳定还需靠每一个人的努力,不能总等着政府发福利。涉及民生福利、涉及经济发展方面的重大公共政策,一定要从实际情况出发,保留原有资本主义制度,维护好香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让资本家和投资者还能继续安心地、有法律保障地在香港发展,不能把香港变成福利社会主义,更不能变成“共产主义”。这是底线问题,是不可回避的最深层次的问题。在保持资本主义这个大前提下,政府一定要照顾好大众的利益,“小众”、“大众”都很重要,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是骨肉同胞,经济上要利益均沾,政治上要均衡参与。

第二,香港永远不能回避如何面对自己祖国的问题

现在有人提出的一些主张和概念完全忽视了另一个大前提和基本事实,即香港永远不可能回避自己的祖国,香港更不可能独立于自己的祖国去发展,无论政治、经济、社会或者文化,无论过去、现在和未来。二者是牢固的命运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在制定“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时,曾有一个考虑,就是香港在经济上可以独立生存发展。所以整部基本法里,没有一句话是关于两地经济贸易关系的。那时候大家认为,香港可能不需要靠祖国帮助,经济上完全能够独立养活自己。这是上世纪70、80年代的情况。当时中国经济在世界上是很小的经济体,无足轻重,而香港是一个较大的经济体,地位举足轻重。

经过30多年发展,中国内地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不仅香港、澳门和台湾离不开中国大陆的经济,世界上很多国家乃至大国都离不开中国内地的经济。最近,习近平主席访问美国、英国,对方都意识到如果离开中国,经济发展将会遭受巨大影响。可恰恰在这个问题上,香港却与祖国内地有意无意分割开了,乃至渐行渐远,以致于失去很多宝贵的机会。

国家经济过去三十多年都在飞速发展,而香港似乎每年都在维持现状,甚至在某些方面倒退。究其原因,我认为,个别人士一直没有真心实意把自己当成中国的一部分,没有投入到国家发展的主流中去。这将导致香港“两头不着岸”(in the middle of nowhere):国际市场已经饱和了,香港很难进去,庞大的国内机会不愿进,香港只能在大海中间苦苦地挣扎。香港应该真心实意地把自己看作中国政治、经济的一部分,以祖国荣为荣,以祖国喜为喜,以祖国悲为悲,感同身受,诚实勇敢地面对一个日益强大的祖国,以最大的包容耐心认真处理好两地关系,真正把祖国当成自己巨大腹地,继续扮演中国同世界经济社会交往的桥梁和纽带。

总之,内地与香港的关系是无法回避的深层次问题。既然香港永远不可能独立,那就要认认真真认识自己的祖国,了解祖国的历史、地理、经济、政治等一切“家底”,负责任地告诉下一代祖国的真实情况。比如如何认识共产党的执政,很多外国学生到清华大学参加中国国情课,主动要求了解共产党党章,共产党如何执政,接受共产党在中国执政的现实。我问他们为什么对共产党感兴趣,他们说共产党执政难道不是中国最大最重要的国情吗?既然我们付学费来认识中国,当然要了解真实的中国。如果你们不教中国共产党,那你们就是在骗我们,不诚实。然而种种原因,我们在给自己人讲国情的时候,有意无意回避共产党执政的现实,这是不负责任的态度,是不诚实的。

既然是一家人,有什么就说什么,是什么就是什么。既然香港与祖国永远不可能分离,永远要在一起,那就要端正心态,实事求是,积极建立一个和谐的、健康的、建设性的两地关系,好好与祖国内地相处。

第三,政治保守与政治激进的关系

香港回归前沿袭了英国的政治保守主义,法治健全,文明理性,讲规则,讲规矩,讲程序,不激进,少暴力,居民安居乐业,社会和谐稳定。香港给人的印象很绅士,很传统,很保守,很文明。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年来,这种保守主义政治哲学、渐进改良的政治取态被不断抛弃,取而代之的不是自由主义,而是政治激进,似乎越激进越好,不愿意保守了,甚至故意破坏法治,挑战传统,恨不得发动一场彻底的暴力革命,推翻现在的政权,完全打碎目前的制度体制和政府机器,按照自己的意愿“缔造”一个“新香港”,制定一本新的“基本法”。香港变得越来越不像香港,一些现象越来越像第三世界,人为制造对立,不守法,不理性,动辄诉诸街头运动甚至拳脚相向。如果怀念英国的统治,为什么不继承英国主流的保守主义政治哲学,不认真学习继承英国的政治文化传统?

人人都爱香港,但什么才是真正爱港?如果我们真爱香港,真的是赤子之爱,那就不应该撕裂香港,分化社会,动辄暴力相向,让香港、让母亲天天流血流泪,让700万同胞天天为我们的不理性行为付出成本,付出代价。这既是对700万善良港人的不负责任,也是对香港这一大家共同的家园不公正的惩罚。

为什么中国五千年历史中发生了6,000多次战争?就是因为中国人不喜欢保守,中国政治文化、政治哲学历来缺乏保守主义传统,凡事容易冲动,走极端。然而,改革开放以来,祖国内地开始大规模法治建设,已经和平发展超过30多年,既无外战,也无内战,我们不能不说法治在维护和平稳定发展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

相反,香港这么一个中国唯一有浓厚法治主义和保守主义传统的地方却反其道而行之,不断放弃自己付出巨大代价、来之不易的保守主义政治传统,重拾偏激的政治习惯,实在令人痛心,这种偏激政治行为无休无止持续下去,乃至完全取代现在的法治,取代保守主义,香港的明天还会美好吗,谁会从中得益?700万港人的福祉难道不应该是政治人物一切行为的出发点和立足点吗?民之所欲,常在我心。是时候所有人冷静下来,放下身段,认真思考什么才是真正为了香港好,什么才是700万人的根本利益。香港如果乱下去,无人受其利,反而人人受其害;任何妥协让步,既是为别人,为香港,为祖国,也是为自己。

第四,全面贯彻实施“一国两制”和基本法

总的来说,“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实施是成功的,但是基于种种原因,其中的一些制度建构尚未有效落实。

基本法的各种制度设计是有科学道理的,必须可丁可卯全面落实,而不是选择性实施。我们应当勇敢地启动基本法里面那些沉睡的条款,把基本法规定应该建立完善的制度、体制、机制,不折不扣建立起来、完善起来。香港回归祖国18年来,很多事情都说时机不成熟,可究竟什么时候时机成熟?我们总说顾全大局,可什么是大局?全面落实基本法才是大局。当年我们花了4年8个月的时间,精心研究、对比了那么多国家和地方的制度,最终制定了香港基本法。但现在基本法里的一些重要的制度迄今没有完全建立起来,甚至根本没有去用,导致基本法里的一些重要条款至今仍处于睡眠状态。

我相信基本法是一部好的法律,好的法律还需要好的实施,才能够真正发挥法律的功能,达到立法的目的。我相信,如果基本法规定的那些重要制度能够全部到位、全部落实,那么香港的民主发展、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都会是另一番景象。所以我们要回归基本法,处理一切问题应该以基本法为依归,勇敢地把基本法里规定的所有制度落实到位。法律实施一定要实施到位,不能半途而废。这是解决目前困局的钥匙,也应该是最容易达成的社会共识。

国家事务千头万绪,港澳工作只是国家所有重要工作之一,但绝对不是国家事务的全部。但是,对于港澳同胞,对于特区政府,对于中央和内地从事港澳工作的人士,这是大家的全部工作,是大家共同的责任和使命所系。对于国家,港澳的一件事情没有做好,损失可能是全国的百分之一,但是对于港澳,那可能就是百分之百的损失,是不可承受之重。丢掉港澳的繁荣稳定,是国家的重大损失,对于港澳则是全部损失,我们将一无所有。因此,大家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和衷共济,齐心协力,团结一致,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港澳的繁荣稳定而努力。港澳工作不仅是一项工作,更是伟大的事业,要以干事业的态度和心情从事每一项具体工作。港澳同胞的福祉、港澳与祖国共同的繁荣稳定安全是我们共同的核心价值,是我们永远坚持不懈的追求。我们一定要以最高的智慧、耐心、决心和毅力,共同克服前进中的一切艰难险阻,创造香港和祖国更加美好的明天。

本文作者为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文章摘自最新一期《紫荆》杂志,有删节。

分享到6.79K
众怒 入侵
央行:欢迎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的决定 今日沪指盘尾再现“深V”逆转好戏
假装在英国 从影视剧中的英伦关键词感受英伦风 谢耳朵将在莱纳德婚礼上搅局 盘点美剧婚礼上的麻烦事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

    “鲁冰花”关爱留守儿童公益计划在京正式启动

    详细>>

    圆梦北京之《90后的青春》

    详细>>

    圆梦北京之《梦想成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