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次亮相G20国际舞台

来源:新华社
2016-02-27 07:57:15
分享

新华社上海2月26日电 题: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次亮相G20国际舞台

新华社记者

2016年G20首次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26日在中国上海开幕,这是中国接任G20主席国后召开的首个高级别会议。

此次会议的开幕恰逢中国布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百日之余,而结构性改革也成为贯穿全年的G20财金渠道的重要议题之一。

“供给侧改革”是中国最高领导层提出的最新经济概念。从去年11月10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首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到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抓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再到今年1月26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研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案,表明这项改革即将进入具体实施阶段。

“一边是人民群众有高质量、高品质产品的需求,一边是中国人‘买断’了全世界,从LV包到尿布,这些产品不是中国不能生产,而是从质量、环境到专利的监管不完善,大家不能放心。”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以调侃方式形象地道出了中国正在进行的供给侧改革的初衷。

楼继伟在当晚会议开幕式上致辞时说,为了实现世界经济复苏增长,G20一致认为,结构性改革是根本解决途径,应建立结构性改革量化评估框架,鼓励各国协同一致推进结构性改革。

在会议当天举行的G20结构性改革高级别研讨会上,楼继伟描述了中国供给侧改革的思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特别关注改革顺序和配套政策,如去产能、简化行政审批、针对性减税、增强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推进农民工的市民化等。

“中国经济转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有一个市场化机制。中国基础设施、房地产需求下降以后,煤炭钢铁产能过剩,此时放松货币政策作用有限,只能实质性去产能,才能使价格回升,回归正常发展。”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说。

去产能之后,下岗工人怎么办?楼继伟透露,财政必须给予必要的支持,今年财政就有这样的预算,如给予下岗工人足够的支持。下一步要做的是,增强劳动力市场的流动性。

过去5年,世界银行帮新兴国家实施了诸多结构性改革措施。从世行的经验来看,最大的挑战在于这些国家要处理好改革的短期成本和长期效益之间的关系。

“即使是良好顺序的改革,也要面对艰难的改革过渡期。社会保障体系设计很关键,要科学诊断和判断,哪些是受益群体,哪些是受害群体,如何帮助他们对冲这些风险。”世行常务副行长兼首席运营官英卓华认为。

“很多国家不愿看到产能调整、投资减少,认为这在短期会影响个层面投资,低投资则带来低增长。结构性改革在某种程度上会带来经济收缩和下滑,对于这一点要有心理准备。”英卓华说。

刘世锦认为,中国这些年对小微企业放松管制做了大量工作,成效显著,但还有很多产业,包括石油、天然气、电力、电信、金融、医疗、教育、文化,很多要通过放松管制,鼓励竞争来实现降低成本。此外,农民工市民化,大城市居民郊区养老,城镇化和城市圈的发展还将释放更多潜在需求。

从其他G20国家来看,也有很多结构改革成功的案例。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德国经济表现出较强的韧性,继续成为引领欧洲经济增长的核心之一。这得益于德国90年代初以来,加强结构性改革,不断优化要素配置,有效激励创新,本国核心竞争力得以增强。

在结构性问题积累比较严重的一些国家,如经济危机中遭受重创的爱尔兰、西班牙、意大利等,通过在金融部门等方面坚持推进结构性改革,经济增长有了明显起步,失业问题也逐步改善。

大会上,墨西哥和印度的结构性改革也引发关注。墨西哥26个月内启动了13项改革,强大的政治意愿是短期内实现改革的重要原因;为应对全球经济困境,印度大规模发展制造业,重视商业,鼓励创业,让私营部门发展,根除多项经商壁垒,打造数字化印度,实现更广泛、更包容的增长。

“我们都意识到结构性改革需要制定优先领域和一般原则。创新、贸易、监管、投资、劳动力市场灵活性,对于创造就业和投资都有作用。结构性改革能够改善生产率,对经济增长作出贡献,但需要强大的领导力、政治勇气和政治决心。”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秘书长古里亚说。

“不要在学会走之前就想跑。”国际国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提醒,对发达经济体而言,推动技术创新的改革能产生显著回报;对新兴经济体而言,加强产权和资本市场改革则更加重要。(记者:王慧慧、有之炘、韩洁、姚玉洁、李延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