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非“天使”郭璐萍 面对“死神”在微笑

来源:新余新闻网
2016-02-29 18:25:31
分享

文/图 记者 王若刚

援非“天使”郭璐萍 面对“死神”在微笑

郭璐萍在工作中查房

援非“天使”郭璐萍 面对“死神”在微笑

刚做完手术的郭璐萍

元宵节的夜晚7点,新余城的上空爆竹声不断响起,记者却得到一个比爆竹更震憾人的消息:我市援非医生郭璐萍回家过年检查出乳腺癌,正住在南昌市第三医院。

一个多小时过后,记者随同郭璐萍的丈夫刘君一同赶往南昌,邂逅到一个个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故事。

心怀报国援医北非

非洲疟疾、SARS、埃博拉各种疾病肆虐,政治环境动荡,令人望而却步。

2014年初,征召医疗志愿者援非的征集令在市妇幼保健院传达后,产二科副主任医师郭璐萍主动请缨,开始了她的援非之旅,年轻时的报国梦也得以实现。

2014年11月29日,经过之前长达7个月的培训和4天的日夜兼程,郭璐萍和中国第21批援外医疗队11名新队友抵达北非国家突尼斯西迪大区。

刚到突尼斯的第二天,郭璐萍就一头扎进了抢救妇婴的战斗。起初,因为当地医护人员“欺生”,这个身材不高、体型纤弱的中国医生没有被重视,要帮忙不给。没关系,门诊、B超、做手术等等工作,郭璐萍一肩挑起。一天下来,她在做完20个B超的基础上,还上了7台手术,成功抢救两对高危妇婴。当地医护人员伸起了大拇指,用地道的法语对同事说:“这个中国医生真了不起。”

2015年3月16日凌晨4时,突尼斯西迪大区医院一名孕妇频繁宫缩,宫缩时胎心音只有80次/分。突然而至的病情把大家吓呆了。以往胎心音80次/分病危的胎儿抢救均不成功,基本上都是胎儿死亡。又一条宝贵的小生命正在走向死亡,每一位值班医务人员的心情都十分沉重。郭璐萍立即查看病情,凭着近二十年妇产科的临床经验,立刻判断出“急性胎儿窘迫”。胎儿生命垂危!郭璐萍告知全体值班人员进入抢救状态。

“我要做局麻抢救。”情急之下,郭璐萍做出大胆的决定,大声重复地向突尼斯麻醉师说出“locale !locale(局部)!”两名突尼斯麻醉师马上听懂了她的话,立即执行方案,配药“利多卡因”。

救命如救火,郭璐萍迅速局麻,为争分夺秒,刀片都没上刀柄便飞快手术。“胎儿取出来了。”宫内只有几十毫升羊水,胎儿全身被脐带捆绕了紧紧3圈。一个美丽女婴脆亮的啼哭声划破了夜空。

从孕妇进手术室到胎儿取出只用了短短3分钟,成功打破了医院在这种情形下抢救零成功的记录。全体值班人员欢呼雀跃,不断地说着:“中国医生了不起”、“感谢真主”,每个工作人员都朝她走来,竖起大拇指,投来敬佩的目光。

4月12日12时30分,郭璐萍已下班了,突然接到科里打来的电话,告知一产妇脐带脱垂,胎儿生命垂危。她来不及多想,飞奔回医院,看见产妇正哇哇大哭,立即检查产妇,发现大量脐带脱出,胎儿可能几分钟内死亡。

郭璐萍决定立即做手术,可是妇产科仅有的一间手术室正在做手术。情急之下,郭璐萍决定把手术安排到外科手术间去。总医监说,外科手术间从未安排过剖宫产手术。“再不做手术,胎儿就保不住了!”在郭的据理力争之下,总医监只好表示同意。

在外科手术室,外科护士根本不会操作剖宫产助手程序。关键时分,郭璐萍沉着冷静,一个人完成了医生和护士的所有手术操作程序。整个剖宫产手术只用时20分钟。

亲眼目睹郭璐萍一个人在如此短时间成功完成手术,手术室内一片欢呼雀跃,“très bien (很好很棒)”的声音赞不绝耳!

经此一役,郭璐萍力排众议在外科开辟多个妇产科手术间,解决了手术押台、产妇抢救不及时的难题。此后,她开始一个人在多个手术室同时作手术,数十例特急手术被安排到外科手术间同时进行,挽救了多个胎儿的生命。郭璐萍的杰出表现,受到了当地卫生部门和院方的高度赞赏,并被西迪大区医生协会(相当于省级卫计委)颁发奖彰,为中国医生争得了荣誉。

过度劳累染上癌症

援非15个月来,郭璐萍每天开展手术少则4、5台,多则十几台,经常工作、学习至深夜,有时连续4天工作在手术台,情况危急时一人连担多台手术,工作忙得像一只快速运转的陀螺。有新余的队友打电话给郭的爱人刘君:“郭璐萍一个人都做了我们5个人的工作,这样下去不累垮才怪。”

高强度的工作,极大地透支了她的身体。2015年3月,郭璐萍心脏出现连续多天的剧痛。院方给予她6天的休假时间,但是郭璐萍只休了3天,第4天就跑到医院继续上班。此后,丈夫刘君照方抓药,邮寄几大包中药到突尼斯。郭璐萍每天拎着熬好的中药带到办公室,不知内情的外方人员还以为是中国的“tea”。身为医生的她知道,要是那段时间没有挺住,很有可能会猝死在医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去年7月,郭璐萍左胸肿痛,发现轻微肿块。丈夫打电话要求她请假回国检查。可是,郭璐萍的回答却是“现在病人多,医院离不开我。”就这样,她在突尼斯带病工作了5个月,一直到探亲假开启的那一天。1月25日,郭璐萍乘机回国,径直来到南昌市第三医院接受检查,诊断出乳腺癌,属中晚期。该院主任医师王忆丽告诉记者:“绝大部分恶性肿瘤已转移,如果能早来3个月,那就不是这个结果了。”有医生悄悄把刘君拉到一旁说,治得好,可以活个3年、5年;搞不好,活到8个月也不错了,你要有心理准备。听罢噩耗,刘君有如五雷轰顶,不能自持。

“我还要去非洲,那里还有很多生命等着我去救”

7天后,医生来换药。郭璐萍询问主治医师王忆丽:“我在非洲还有很多病人等着我,能否半年之后再来做治疗?”王忆丽不同意。

郭璐萍不依不饶:“那我能不能把化疗带到非洲去做,或者我在非洲继续后续的放疗。”王忆丽不肯。

郭璐萍见王忆丽的“输液港”移植有两种方案,一种装在右手臂上,医保全报销,但要求病人每周赴医院接受输液;另一种是装在右胸口上,属自费项目,好处则是病人可自行输液,不用跑医院。面对抉择,郭璐萍不顾费用负担,毅然选择后者,因为她的目标是再次赴非。

“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病人。”王忆丽对记者感叹。

一个多月来,郭璐萍的事迹感动了该院千余职工。为此,南昌市第三医院号召职工向郭璐萍学习。面对同行的肯定,她却谦虚地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做了一点平凡的事,没什么值得渲染的。我能想的是,早日康复,再赴非洲,那里还有很多生命等着我去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