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发言人王国庆阐述如何用国际语言讲好中国故事

来源:央广网
2016-03-03 14:40:59
分享

央广网北京3月3日消息(记者何源)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下午,人民大会堂一楼新闻发布厅显得异常热闹。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在这里举行。这也是今年全国两会的第一场发布会,所以它备受中外媒体的关注。另外一个“第一”,是全国政协大会的第14位新闻发言人王国庆,他作为大会发言人,昨天第一次亮相。

今年63岁的王国庆,除了是中国新闻发布制度的推动者,更是一名多年报道政协大会的老记者。在此前面对媒体的采访中,王国庆说,因为长期从事对外宣传工作,所以他一直在思考,怎么用国际语言来讲好中国故事。昨天,在不到70分钟的发布会中,王国庆就给在场记者讲了两个故事。会后,他也接受了中国之声的专访。

下午两点刚过,人民大会堂一楼的新闻发布厅,就已经被媒体记者和各种采访设备围的水泄不通,就连发布席前面的空地,也被席地而坐的两排记者填满。

三点,在一阵快门声中,新闻发言人王国庆进入了发布厅。今年已经63岁的王国庆,是全国政协大会的第14位新闻发言人,这也是他作为新闻发言人的首次亮相。

政协新闻发布会,是每年全国两会的首场重大活动,历来备受关注。曾有政协新闻发言人开玩笑说,这是他“一年一度的高考时间。”

与往年不同,今年政协新闻发布会的是采用同传而不是交传,这对于发言人来说意味着更多挑战:1、同样的发布会时长里,将会回答更多的问题;2、没有翻译的时间,可供用来反应如何回答问题。不过,此刻台上的王国庆,虽然一半头发已经斑白,却显得格外信心饱满。

被问到去年我国经济增速放缓,今年我国是否能保持经济的中高速增长?王国庆用他洪亮有力的声音说了两个字“肯定”。他说,“关于中国经济是否能保持中高速增长,我给出的答案就两个字“肯定”。去年我国经济增速尽管有所放缓,但是放在全球这个坐标系上看,可能用“鹤立鸡群”很恰当,而且总体“气质”仍然很好。尽管面对异常复杂的世界经济形势,我们对中国经济是充满信心的。”

关于雾霾,有记者问道,许多百姓没有感受到空气质量的显著改善。对此,王国庆说,“空气污染问题的本质我想是个发展问题,所以说铁腕治污,既要有火烧眉毛的紧迫感,更要有“积跬步,至千里”的理性和耐心。因为污染不是一天形成的,治理也不可能一下子见成效。”

不到70分钟的发布会,从“十三五”规划、政协委员履职,到雾霾、反腐,王国庆马不停蹄回答了17个问题。发布会结束后,记者在休息室再见到王国庆的时候,他的嘴唇已经干燥起皮。其实,年过六旬的他,曾在媒体和新闻主管部门深耕将近四十载,做过国际广播电台的英语编辑、驻美记者,绝对称得上“最了解新闻”的新闻发言人。为了这场发布会,他已准备一个多月,收集了1400多个问题。但问起他如何评价今天的表现,答案却只有“60分”。

王国庆:“及格吧。这场发布会确实大家很关注,很遗憾的是我们准备的还有很多内容来不及讲出去了。”

事实上,对于办好一次成功的新闻发布会,王国庆很有经验。他担任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13年,推动和见证了中国新闻发布制度的建立完善。2003年之后几年,每逢一些重大事件发生,部长们被请到国新办开新闻发布会,王国庆都是发布会主持人。

王国庆说,“最早周恩来总理在南京国共合作的时候就开发布会,他就是个新闻发言人了。后来到80年代,外交部正式建立了发布制度。但是我们国家政府的新闻发布制度,为大家所认可肯定,是在非典之后推开的。要求建立三个层次的新闻发布制度,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各部委、省区市政府新闻发布制度。”

王国庆认为,新闻发言人是媒体公众获取信息的一个随时敞开的窗口;希望记者的提问尖锐而不极端,好的问题也可以激发发言人的思维,引发精彩的回答。另外,针对最近中办、国办出台意见,要求各级政府主要负责人、要当好“第一新闻发言人”的说法,王国庆表示,新闻发布、接受媒体记者采访,其实是政务公开的重要的渠道。特别是发送重大突发事件,如果主要的负责同志能出来发声的话,引导舆论的效果会比一般的新闻发言人还要好。就是要创造让各级领导干部必须讲的条件,媒介素养要成为基本素质要求;同时他平时跟媒体打交道的成效,也要列入业绩考核。

因为长期从事对外宣传工作,王国庆一直在思考,要怎么用国际语言来表达中国故事。在昨天这一场新闻发布会里,他就先后给我们讲了两个故事:“我想起在网上看到这样一个故事。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很少人知道东亚系的前身其实是由一名华人劳工建议并且捐款建立的……”,“说到这儿我又要讲故事。不知道是否各位听说过“包虫病”?这是一种在我国部分高寒、干旱、少雨农牧区比较常见的人畜共患的寄生虫病……”

王国庆说,其实我们每个人的一言一行,都是在演绎中国故事。中国人就像一本厚厚的书,每个中国人都是这本书当中的生动一页:“可能今天很多外国记者,我今天讲的他也未必全懂。因为我们很多方面还是固有的话语体系。所以这方面,要用国际表达方式把中国故事讲出去,这也不容易。我们很习惯的叙述方式,西方不是这样的,另一种文化我们要研究,然后把话语体系转变好。”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