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长咋想咋看?丨金记者带你见大咖

来源:经济日报
2016-03-04 16:57:10
分享

“春节哪里也没去,就在家看看全球金融市场走势,思考着一些问题。这不,年后就到G20‘中国时间’,紧接着又进入两会‘晒国家账本’时间。”3月2日,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接受《经济日报》“金记者”采访时说。

与其说是正襟危坐的采访,不如说是一次愉快的聊天。而相比起楼继伟所思考的问题,他的谈笑风生、举重若轻,仿佛传递出的就是中国信心。

财政部长咋想咋看?丨金记者带你见大咖

▲资料图

关于全球经济基本面,他这样说——

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刚过,两会接踵而至,楼继伟在思考些什么问题呢?

对全球宏观经济形势的判断,可谓是重点。从全球金融市场来看,股票、债市、大宗商品、黄金等价格都出现波动, 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前后,被炒作的“新广场协议”,也容易让人与危机产生联想。“‘新广场协议’是子虚乌有的说法。”楼继伟笑称,美国财长雅各布卢前几天也提到,“广场协议”签署的前提一是全球经济面临危机,二是存在严重的扭曲。现在G20没有面对危机,也不存在严重的扭曲,因此不具备签署的条件。

财政部长咋想咋看?丨金记者带你见大咖

“近期的市场波动,并没有反映全球经济基本面。这也是G20各国总体的看法。”楼继伟说,当然还须正视问题和风险,特别是在国际金融市场波动、世界经济面临一些中长期挑战,中国这次站在国际舞台中央,如何发挥促进各国合作的作用?

“现在的国际合作出现了转折。”楼继伟形象地举例,如果说国际金融危机刚发生,大家站在悬崖边上,都积极同意改革;那么,如今就好比远离悬崖,不宜形成改革共识,且现阶段各国经济复苏阶段不同,如何使用政策工具、侧重点在哪,G20各国存在分歧。以财政政策为例,有些国家主张采取短期刺激政策,但有些国家反对,认为这只会掩盖经济风险,且没有充足的政策实施空间。而对于货币政策,大家在肯定其应对危机作用的同时,却在负利率政策利弊上激烈争论。“尤其欧洲一些国家,认为QE是‘买时间’来进行结构性改革。危机已经过去八年了,不少国家担心负利率环境下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将恶化,如果时间比较长的话,银行体系可能发生问题。”楼继伟说。

关于结构性改革,他这样说——

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上各国在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性上达成了一致。接下来,结构性改革如何推进?在这一关键时刻,中国的两大成果建议“出炉”,得到国际社会高度认可。即构建结构性改革重点领域和指导原则、建立结构性改革进展评估的指标体系。

“结构性改革是要讲顺序的。”这是中国发出的最响亮的观点之一。楼继伟说,见效快的措施先实施,比如解除管制。“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上,我邀请所有的财长和央行行长到中国任何一个城市去看看,都有政府行政服务大厅。我是去过的,到处都有,确实是提高了效率,主要是对居民和小微企业帮助更大,降低了交易成本。”楼继伟说,过去几周、几个月甚至几年办不下来的事,现在几天、几周就办成了,极大地推动了创业和创新。但是,并非所有的改革都是既利当前又惠长远,不少改革短期会很“痛苦”,但长期将发挥很大作用,比如中国的去产能。楼继伟说,像这样的改革就需要提前“拉单子”,早着手准备,不打无准备之仗。

这些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验,深深地影响着其他国家,对各方凝聚共识、树立典范发挥重要作用。让楼继伟印象深刻的是,在三年前G20会议上,中方强调应深化结构性改革时,有的国家不予理会,有的国家则当场反驳,而今已成为各国共识。这与当前各国面临的中长期改革问题迫切性有关,也与中国先行先试、创新实践显现的成效有说服力有关。

如今,中国国内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为66.4%,服务业对经济增长贡献为50.5%,在适龄劳动人口逐步减少的情况下,这样的经济结构能够支撑中高速增长不易,未来更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释放巨大的增长潜力。

“目前中国有充足的政策工具和巨大的改革空间保障中高速增长。”楼继伟说,供给侧生产要素效率的改善、配置扭曲的解除、交易成本的下降,都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容。正是由于我们扭曲严重,所以校正扭曲产生额外增长的空间就大。比如,在财政政策工具里,债务也具有一定空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3%的赤字率标准并不是太客观,即使按照这个标准,我们债务率也不到3%,不是特别高。”他说。

关于中国当前的债务问题,他这样说——

那么如何看待中国当前的债务状况?会否成为中国经济的一个主要隐患?

“当期债务可控。”楼继伟直截了当地回答说,去年中央和地方直接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接近40%,有的发达国家达到70%到80%。而对于政府或有债务,他表示这需要评估代偿率。“代偿率是不断变动的,经济好的时候隐性担保债务大部分都不会实现,但经济下行的时候隐性担保债务实现可能性就比较大。因此,有的国际组织估计我国政府债务率略高于40%是可以理解的。”楼继伟说,今年还将继续置换到期债务,同时预算法只允许省级政府发债,各省到期债务规模都有统计,以省为单位看我国政府债务是可控的。

“不过,要把政策空间用好,需要将短期就见效和长期才能见效的措施搭配推进。”楼继伟说。在中国,现在很多措施已经见到成效。未来除了实施简政放权、鼓励创新和投资的减税政策,还要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这包括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实现义务教育资源的可携带,统筹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养老保险,目的是鼓励农民工进城就业和定居,使得劳动力按照其适宜的配置要求流动,这有利于提高效率,支持近期和中长期增长。

楼继伟认为,“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等短期可能是紧缩性的,但是中期是扩张性的措施,必须推进、必须过关。“中国不是发达国家,特别是我们有50%的储蓄率,必须要有投资而且是高质量的投资。现在传统的做法已经行不通了,要鼓励创新性的投资。目前第三产业的投资比制造业快,第三产业的利润增长比制造业快,制造业中新兴产业的增长快于传统产业、利润增长也快于传统产业,传统产业甚至在下降或亏损,这种趋势已显现。”楼继伟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