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如何破题

来源:经济日报
2016-03-20 13:47:54
分享

自去年11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提出“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上升为中国经济的热门话题之一。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经济峰会上,与会专家就供给侧改革与需求侧管理如何配合、供给侧改革的制度保障等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对供给侧改革和供给侧调整最经典的一个阐述,就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我觉得这就是供给侧改革或供给侧政策调整的核心。”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说。

李扬认为,推进供给侧改革,关键要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减少政府直接参与资源配置。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主要做六件事:一是创造让企业和市场发挥作用的制度环境,二是要稳定宏观经济,三是加强和优化公共服务,四是加强市场监督,五是要促进共同富裕,六是要弥补市场失灵。

“供应并不能提升需求,但是如果需求结构合理的话,会对供应产生积极影响。但如果没有有效需求的时候,供给侧改革会增加失业,不会促进经济增长。”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发出上述警示。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表示,政府应改善国内有效需求,但不能简单依靠个人消费,还需要加大对教育和科技的公共财政投入,坚定金融改革的市场化方向,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同时鼓励股权融资。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纽约大学教授迈克尔·斯宾塞表示,对于中国决策者来说,一些外部需求是没法控制的,这不是中国的责任,但会从某种程度上拖累中国的经济,“供给侧和需求侧是密不可分的,中国在转型过程中要面对很多限制性因素,而在全球经济对需求的构成和水平都构成很大限制时,更需要加大供给侧改革”。

对于供给侧结构改革,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从成本的角度进行了分析。他认为,中国经验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通过改革开放,系统并大规模地降低了体制成本。但在高速增长中,其他方面的体制成本就像所有成本曲线一样,下降以后又急速升上去了。

“如果我们没有能力把这个成本曲线向下推,我们的国际竞争力会受到损害。系统降低体制成本是我们应对转型、争取更好未来的关键所在。”周其仁强调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表示,劳动力短缺、新增劳动率的减少等因素,导致了我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下降,这些因素简单地用刺激政策是无法改变的,只能寄托于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对资源的重新配置,可以实现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

“中国经济的增长会是一个L形的趋势。更加重视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更加重视发展的质量和效益,这正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目标。”蔡昉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