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机构巨头QIC介入肉牛产业 拨动投资风向标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2016-05-10 20:25:27
分享

据澳农业部预估,2016/17财年,澳大利亚的农业生产总值有望首次超过600亿澳元,而全国畜牧业和种植业的前景已经大大改观。澳大利亚农业潜藏的价值凸显,澳本土基金和海外基金资金流入潜力巨大。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5月6日,澳大利亚最大的机构投资管理人之一的昆士兰投资公司(QIC)宣布,与北澳大利亚牧业公司(NAP)签订了一项具有约束力的协议,收购后者80%的股权。NAP是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农业企业,占地580万公顷,在昆州与北领地有13处养牛场,地理位置非常优越,并在Darling Downs有一处饲育场。NAP是肉牛行业先进复合育种方案的领导者,并已经开发出两个被高度认可的复合品种。NAP的垂直整合肉牛业务非常强大,牧养大约17.8万头牛。

QIC收购NAP成基金业楷模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昆士兰投资公司(QIC)本次投资代表了包括澳大利亚养老金资金和英国养老金保护基金(PPF)基金的利益。昆士兰投资公司将从NAP第一大股东福斯特家族手中收购部分股权,并收购英国上市公司MP Evans持有的34%股权,作为交易的一部分,昆士兰投资公司还向其他小股东提出了收购要约。最终,昆士兰投资公司(QIC)将持有NAP约80%的股权。其余部分为福斯特家族保留持有。昆士兰投资公司首席执行官达米安弗劳利(Damien Frawley)在评论此项交易时表示:“能够引领对澳洲农业领域的投资,并率先将澳洲养老金资产引入牛肉产业,我们感到很骄傲。这项标志性交易的达成得益于我们独特的政府背景与渊源,长期以来构建出的机构投资者关系网,及与亚洲企业之间的联系。这是我们25年来共同努力的结果。”看好澳洲农业的璀璨前景是昆士兰投资公司(QIC)发起战略投资的主要原因。昆士兰投资公司的NAP交易团队负责人马库斯辛普森(Marcus Simpson)表示,“我们相信,澳大利亚食品行业正在进入一个蓬勃发展的时期。澳大利亚在全球生产清洁、健康的食品方面享有盛誉,而昆士兰投资公司在对本地企业和管理层的长期投资中一直保持着良好记录。“目前,亚洲对牛肉的需求增长非常大,预计到2024年将占世界牛肉需求的47%,我们希望看到NAP抓住此时机发展壮大。” 辛普森表示,昆士兰投资公司支持福斯特家族保留其在NAP持有的20%股份。福斯特家族代表亦认为获得了双赢结果。“昆士兰投资公司为NAP带来的发展前景令人振奋,作为第一大股东当之无愧。我们相信,NAP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我们将保持持续投资。”NAP高管对于昆士兰投资公司(QIC)入主后,整个集团的发展前景持有强烈信心和期待。在NAP任职20年、现任公司执行主席的奈杰尔亚历山大(Nigel Alexander)表示:“经过多年的合作,福斯特家族和NAP的管理层已经构建了一个非常优秀的牛肉企业。昆士兰投资公司(QIC)领导下的NAP正在步入新的发展阶段。“我对昆士兰投资公司(QIC)的远见卓识非常有信心,NAP的未来将会很美好。”昆士兰投资公司(QIC)在NAP的董事菲尔康明斯(Phil Cummins)认为,作为澳大利亚领先的肉牛企业之一,NAP公司拥有强大的基础以更进一步发展。“NAP的管理人员非常优秀,牧场物业和牛群等资产也相当优质。我们认为,牧场资产的最佳管理者仍属于牧场主们,昆士兰投资公司加入后会为公司带来显著的业务发展能力,这将是一个非常好的优势互补的团队”。他表示,QIC未来将与NAP公司管理层共同致力于更卓越的运营管理,包括工作场所的健康和安全、动物福利以及可持续土地管理等高标准做法,确保成为区域食品行业领头羊。昆士兰投资公司的财务顾问包括德勤企业财务(牵头财务顾问)、普华永道(会计及税务)会计师事务所,法律顾问是罗伯逊麦卡洛律师事务所(McCullough Robertson)。昆士兰投资公司是昆州政府旗下的投资机构,为澳大利亚最大的机构基金管理人之一。昆士兰投资公司专注于全球多元化的另类投资,是全球另类投资市场主要的参与人。投资领域涉及全球基础设施、房地产、私募股权、流动性战略和多元化资产。截止到2016年3月底,QIC旗下管理资产规模超过785亿澳元。公司主要为政府、养老金、主权财富基金和保险金投资管理资产,目前在全球拥有超过90家机构客户,覆盖澳洲、欧洲、亚洲、中东和美国。昆士兰投资公司总部位于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在纽约、圣弗兰西斯科、洛杉矶、伦敦、悉尼、墨尔本等设有办公室。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先前报道,NAP资产总值约5.19亿澳元,市场人士据此推断本次收购对价可能高达4亿澳元。昆州财长Curtis Pitt称赞这次投资在澳北开发战略中的作用,并表示,昆士兰投资公司为澳本土基金业起到了表率作用。

澳大利亚农业的黄金机遇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明年6月,澳大利亚的年度农业生产总值有望首次超过600亿澳元,澳大利亚畜牧业和种植业的前景已经大大改观。但机构一直未能注意到这方面的机会,鲜少在农业领域开展咨询业务。澳大利亚农业和资源经济科学统计局(ABARES)预测,本财政年度澳大利亚农业生产总值为587亿澳元,同比增长9个百分点。到2016-17年,澳洲农业生产值将再增长3个百分点。坚挺的数字能否促使本地机构投资者去投资农业?BDO(德豪会计师事务所)澳大利亚执行董事、公司金融和农业专家玛歌波尚(Margaux Beauchamp)表示,预计澳洲农业带来的回报在未来5年内将超越股票和债券市场。波尚指出,农业可以保值抗通胀,与股市相关度低,可做为多元化投资以分散风险。农业投资在负利率环境下的收益颇具吸引力,而且还具有波动性小的优点。2015年,BDO发布了一份关于养老金基金为何不投资澳大利亚农业的报告。研究发现,截至2014年6月30日,澳大利亚吉拉德政府于2011年推出的养老金基金产品MySuper分配在农业领域的资产还不到0.3%;报告还发现,资产管理顾问公司并没有将农业列为关注重心,也没有机构为基金经理提供可用的服务或产品,基金自身的管理预算也有限。值得注意的是,形势正在发生改变。波尚指出,农业基金经理在过去几年中加强了自身的专业管理能力,机构投资者开始更多地关注他们。Warakirri资产管理公司和拉古纳湾田园基金(Laguna Bay Pastoral Company)就是这样的例子。她同时提醒称,考虑到澳大利亚农业生产规模较小,并受气候多变的不利影响,风险较大,机构找不到适合投资的产品。农业投资可通过产业多元化及地域多元化,来弱化风险。但是,这需要大量资金。由AgCap运营托管的农业可持续发展基金(SAF)资金规模较大,符合上述大量资金的要求。上个月SAF公开表示,它正在筹集资金,拟将旗下基金增加一倍,达到3亿澳元——2015年下半年,SAF基金净收益490万澳元。

机构资金主导游戏规则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澳新银行(ANZ)农业综合企业部负责人马克班尼特(Mark Bennett)表示,农业生产的“游戏规则改变者”很可能将全球资本重新导入澳大利亚农业。从全球范围来看,机构资金已经大量流入行栽作物,投资倾向于美国和巴西的大豆和小麦等作物,而在澳大利亚,资本关注的重点则是牛肉生产。不过,投资者总是在寻求新的机会,养老基金的投资期限也较长,较适合农业领域。因此,未来澳洲的农业投资并购案很可能会增加。”据称,目前对澳大利亚农业感兴趣的海外机构主要是加拿大和欧洲的养老基金。班尼特表示,一份关于全球最大规模农业领域基金的分析报告强调,投向农业领域的资金中,被分配到澳大利亚的只有12%左右。到目前为止,美国从这些基金中受益最大。对于澳大利亚来说,这样的分配权重掩盖了澳洲在全球农业生产中的实际分量。从政治上来讲,澳大利亚能够稳定供应优质农产品来满足强劲的全球需求。澳洲农业的真实价值还有待挖掘,境外资金流入也具有强劲的增长潜力。上个月,加州风险投资公司菲尼斯泰尔(Finistere Ventures)宣布,将在澳大利亚募集基金,其中目标筹资额为1.5亿美元的基金将投向农业技术方面。BDO的波尚表示,农业技术领域适合高风险的创投基金,但澳大利亚的市场开发程度不及美国深入,因此,目前还没有大量基金专门投向澳洲的农业技术领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