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保江:打牢宏观经济企稳向好之基

来源:瞭望
2016-05-20 18:46:18
分享

◆ 利用比较优势,挖掘投资潜力和 居民消费潜力,重视挖掘公共消费潜力

◆ 加快建立宽容失败的容错机制,切实让各级干部放下思想包袱

随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立的宏观政策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托底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的深入实施,特别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等“组合拳”政策的不断落地,中国经济逐步止住了持续下行的势头,企稳向好的趋势日益明显。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今年第一季度的宏观经济运行数据和最近一些研究机构公布的宏观经济数据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首先,从供给侧来看,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5.8%,增速虽然比上年全年回落0.3个百分点,但比今年1~2月份加快0.4个百分点。尤其是,3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环比由降转升,比上月上涨0.5%,是2014年1月份以来的首次上涨。由此使得1~3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增长7.4%,增速比1~2月份提高2.6个百分点。其中,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更是同比增长11.1%。这表明,作为支撑经济增长供给侧主要动力的工业开始走出“寒冬”。

其次,从需求侧来看,作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驾马车的居民消费仍然保持较快增长。1~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10.3%。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第二驾马车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升。1~3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名义增长10.7%,增速比1~2月份加快0.5个百分点。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三驾马车的出口也呈现向好迹象,尽管一季度出口仍然同比下降4.2%,但3月份增长强劲,同比增长18.7%。

其三, 长期形成的“畸形经济结构”继续得以矫正,经济增长质量稳步提高。

从产业结构来看,一季度,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6.9%,比上年同期提高2.0个百分点。

从区域结构来看,中、西部地区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7.0%和7.3%,分别快于东部地区0.7和1.0个百分点;中、西部地区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分别增长13.3%和13.2%,分别快于东部地区2.3和2.2个百分点,区域经济发展协调性增强。

一季度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同比下降5.3%,经济增长质量继续提高。

然而,在看到今年我国经济开局良好的成绩单的同时, 还必须看到中国经济企稳向好的基础并不稳固。

从国内来看,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4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为50.1%,比上月微落0.1个百分点;4月份,中国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3.5%,比上月小幅回落0.3个百分点。尽管都仍处在50%的枯荣线以上,但双双回落。尤其是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只增长6.5%,没有跑赢GDP6.7%的增速。加之“去产能”、“去僵尸企业”导致的职工下岗和收入降低,将可能给消费需求增长造成阻碍,因此,我国经济企稳向好的基础并不牢靠。

从国际来看,世界经济复苏仍然困难重重。美国经济虽然过去几年稳步复苏,但今年以来增长也显乏力。日本、欧盟、新兴经济体也都很难指望,所以想靠扩大出口来促进经济增长更不现实。

正所谓:世上没什么救世主,还得靠我们自己。我们必须着眼国内,充分发挥我国经济韧性强、潜力足、回旋余地大的优势,深入挖掘需求侧和供给侧“两侧潜力”,在适度扩大需求的同时,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不断增强有效供给,努力培育中国经济行稳致远的自动力和新动能。

挖掘需求侧潜力,首先是要利用我国正处在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加速发展时期的比较优势,继续挖掘投资潜力。尽管上一轮“四万亿”刺激计划使我国铁路、公路、机场、公租房等基础设施建设上了一个大台阶,但我国城市地下管网陈旧、棚户连片,尤其是西部地区工业薄弱、基础设施落后的问题依然相当突出,尤其是让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592个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12.8万个贫困村、2948.5万个贫困户、5575万贫困人口在“十三五”如期脱贫,还需要大量投资。因此,

从政府来看,不仅中央政府要适度扩大财政赤字和政府负债,而且要赋予地方政府发行地方债的权限,进而充分发挥政府投资驱动经济发展的能力。

从企业来看,不仅要继续鼓励有市场、有竞争力的国有企业继续扩大投资,而且要千方百计鼓励和支持民营企业扩大投资,努力营造非公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环境。

其次,要在挖掘居民消费潜力的同时,重视挖掘公共消费潜力。当下“一刀切”的禁止公款消费,使得一些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合理的福利消费也无法兑现,抑制了合理公共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力。因此,有关部门应加快出台政策,放开正当合理公共消费。

挖掘供给侧潜力,最关键的是要把“三去一降一补”的政策落到实处。为此,充分发挥各级领导干部“想干事、敢干事”的积极性至关重要。须潜心研究干部“不想干、不敢干”的心结,加快建立宽容失败的容错机制,重视组织对干部个人干事失误的责任担当,切实让各级干部放下思想包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