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北部大开发为开发性金融带来战略新机遇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6-03 18:20:48
分享

《澳华财经在线》5月31日报道,编者按:

2016年7月,扼守澳洲北大门的北领地将启动实施总额高达50亿澳元的基础设施项目贷款计划,昭示澳洲北部广袤地区大规模开发活动正式启动。澳大利亚北部大开发计划——通过基础设施开发将澳北建设成为重要农产出口区的方案,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相契合,受到中国政府的持续关注和支持。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上海市分行澳大利亚工作组副组长、国际合作高级专员孟刚表示,可以预见,未来澳中企业将在澳洲北部地区的基础设施、能源资源开发、农业开发等领域迎来重大合作机遇,而开发性金融将在其中发挥基础性的支持作用,并迎来战略新机遇:

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建设和澳大利亚“北部大开发”计划对接是中澳两国政府合作热点,也是南太平洋地区的重要区域经济合作内容,中国的开发性金融机构应抓住机遇,深入分析、支持两大战略对接的合作领域和合作思路。

2015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公布了2015-2035年北部大开发未来20年的发展规划,并成立了由产业、创新和科技部部长担任负责人的北部大开发办公室。

为支持投资计划,澳大利亚政府还制定了两年、五年、十年及二十年的具体工作计划,包括制订更简便的土地政策、开发北部地区水资源、促进和亚太各国的经贸投资合作、有序加快推进北部地区基础设施项目、提高北部地区的劳动力数量和质量以及加强政府和非政府机构等的共同治理结构建设六个方面加以推动落实。

2014年11月,中澳双方达成共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国际产能合作与澳大利亚的“北部大开发”倡议和全国基础设施发展计划有许多共同点,要通过两国发展战略的对接进一步提升合作的领域和层次。可以预见,澳大利亚北部大开发计划对接“一带一路”建设无疑将成为南太平洋地区的重要标志性合作内容之一。

澳大利亚北部地区能矿资源丰富,农业潜力巨大,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强劲,距离中国等亚洲国家地理位置最近,特别是达尔文港等几个主要港口是海上丝绸之路进入南太平洋地区的门户,是中国在“一带一路”战略框架内与澳大利亚开展经贸合作往来的重要合作地区。

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开发性金融在促进沿线国家经济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推动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等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

在中澳双方均有开发需求的背景下,开发性金融应从战略契合点入手,寻求两国战略合作重点,以国家信用为基础,以市场业绩为支柱,通过融资贯彻国家政策,实现政府的发展目标。

综合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建设规划与澳大利亚北部大开发计划来看,两国在重点设施联通领域、能源资源领域、农业领域、产业园区等领域有较多的契合点。

从开发性金融视角来分析,未来,基础设施建设、能矿资源开发、农业开发和产业园区开发将成为两大战略对接的四个重点关注合作领域。

创新投融资合作模式 参与基础设施建设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澳大利亚北部地区由于人口分布较少,基础设施发展相对薄弱。澳大利亚正在制定便捷的土地政策,并有序加快推进北部水利、道路运输等基础设施项目。

澳大利亚政府在公路、铁路、港口、机场、管线等基础设施领域主要发挥制订规划、落实政策、推介投资等宏观管理职能,引导企业参与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和建设。

为了推动落实北部大开发计划,2014年,澳大利亚政府打破惯例,专门设立了总额50亿澳元的北部地区基础设施专项贷款,以优惠利率贷款吸引全球投资者加入该区域的港口、公路、管线、电力、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并计划直接投资约10亿澳元先期进行重点基础设施改造,其中包括2亿澳元的水资源开发工程、1亿澳元的活牛运送通道建设以及6亿澳元的包括大北高速在内的公路改造项目。

2015年,白皮书又提出了金额达12亿澳元的投资计划,作为对之前50亿澳元基础设施投资的补充,市场预计未来将有3000亿澳元的商机。

在其他政策支持方面,澳大利亚政府计划两年内在澳大利亚北部建立适合商业使用的土地所有权信息数据,并保证二十年内有更多确定权属的土地可用于投资和开发,同时按需建设更多的水资源基础设施。此外,启动为期四年的地区航空运输及偏远地区机场升级计划,改造关键道路可用于重型车辆行使,公布道路相关一揽子计划项目的开工时间,由政府和商业界共同投资支持更多现代的、高效的基础设施。

面对这样的投资机会,中国岚桥集团参与竞标了澳大利亚北领地区政府项目,该项目合作价值5.06亿澳元(1澳元约合0.72美元),取得该项目的公司将获得达尔文港土地、附属EastArm码头设施(包括达尔文海事供应基地),以及FortHill码头经营权,参与竞标的企业不缺来自当地和国际投资者。因此,开发性金融机构需要高度关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合作机会,为参与竞标的中资企业提供有竞争力的资金支持。

为充分了解当地情况,更好地为参与开发的企业提供有效商业信息和金融服务,开发性金融机构可以在澳大利亚设立经营性分支机构,将投贷等金融产品相结合,加大金融产品和模式创新力度,探索投融资合作新模式,全面开展项目融资、贸易融资、国际结算、财务顾问、离岸资产证券化、银团贷款等综合金融业务,为参与澳大利亚北部大开发计划的中资企业提供全方位一站式服务,引导中资企业探索“EPC+F”(工程总承包加融资)、PPP(公私合营)、BOT(建设-经营-移交)、PFI(私营主动融资)等多种合作模式,积极参与重大基础设施建设,进一步推动国际产能合作和重大装备制造业“走出去”。

正在寻找投资机会的能矿资源成熟项目值得关注

澳大利亚北部地区能矿资源极其丰富,已探明的铁矿石资源90%都集中在西澳大利亚州,勘探开发已经较为成熟,是力拓、必和力拓、FMG等世界前几大矿商以及中资等各国企业铁矿石投资的重点地区。澳大利亚也是世界最大的煤炭出口国,焦炭、动力煤等黑煤的出口约占澳大利亚矿产和能源出口的四分之一。北领地的能矿资源主要为黄金、铀、锌铅、铝土、锰、石油、天然气、页岩气等, 2014-2015年矿业产值超过32亿澳元,LNG的年产能为1200万吨,2014年石油勘探投资达5.5亿澳元,页岩气资源潜力超过200万亿立方英尺,有17个成熟项目正在寻找投资机会。

尽管澳大利亚矿石品位较高、埋藏较浅,开采成本相对较低,但是碳税使得矿业企业在税收方面付出的成本较大,澳大利亚进行矿业投资在人工方面也面临矿工短缺和工资高昂的问题,澳大利亚政府设立的保护本国劳动力政策也使得中国工人想要获得澳大利亚工作签证困难较大。为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澳大利亚政府计划两年内启动面向太平洋岛国居民的低技能劳工试点计划,允许打工度假签证持有人在有需求的地区工作更长时间,最终使有技能的国内劳动力能得到低成本、高效的外国劳动力项目的补充。此外,澳大利亚一些州的能矿资源项目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成本通常较大,如西澳大利亚和北领地。有些项目甚至由于基础设施投入太大面临着投产即亏损的倒挂境地。

中国开发性金融机构对矿产领域的融资支持需要谨慎对待,力争在国家战略的基础上稳健推进。

建立长效机制加强农业合作

澳大利亚北部地区的土壤和气候适于多种农业生产,农业发展主要依靠畜牧业、种植业、渔业、林业等,农产品主要用于出口。

基于丰富的农业资源,澳大利亚计划发挥北大门作用,促进和亚太各国的经贸投资合作,尤其高度重视和中国在农业方面的合作,在2015年12月正式实施的《中澳自由贸易协定》中,农业领域合作涉及最多最全面。西澳大利亚州、昆士兰州和北领地政府每年都会组织中澳两国企业家参加以农业合作为重要内容的论坛和座谈会,宣介和对接合作项目。

目前,适于中资企业在澳大利亚北部地区投资的农业项目主要集中在畜牧养殖类农场、乳业等畜产品加工、渔业捕捞和贸易、粮食作物种植加工和贸易、水果种植加工和贸易、园艺以及林业等领域。

澳大利亚是成熟的发达市场经济体,北部大开发计划中的关于农业方面的开发性项目也多以市场化、商业化模式运作。澳大利亚投融资法律体系错综复杂,涉及劳工保护、环境保护、原著民保护、土地水源等各个方面,企业融资需求更综合化,非常看重银行提供的财务顾问等中间业务的服务能力。海外同业特别是外资银行的融资成本较低,融资决策较快,审批流程较高效,贷款币种较丰富,能够满足客户“子弹式”还款(贷款到期一次性还本)等不同金融产品的需要。

开发性金融机构应当为具有开发性的商业项目创新设计出不同的金融产品,对项目的风险偏好、风险容忍度、信用结构、贷款定价、贷款品种、审批流程等做出不同的标准和要求,建立长效合作机制,满足开发性金融机构以市场化、商业化的方式支持各类开发性项目,更好地可持续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和澳大利亚北部大开发计划对接的战略需要。

打造金融合作平台 推进产业园区建设

澳大利亚北部地区有各类产业园区,虽然与中国模式不尽相同,但同样具有产业集聚区功能,并以推动教育、科技、医疗、农业、旅游等当地产业体系建设为目标。

中资企业可以发挥建设产业园区的比较优势,与西澳大利亚州、昆士兰州和北领地探索投资合作新模式,与澳大利亚本土企业以及其他跨国企业合作建设经贸、经济、高科技合作区等各类产业园区,促进澳大利亚北部地区的产业集群发展,在教育、科技、文化、旅游、卫生、环保等领域共同拓展合作空间,深化中澳两国的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业的产业体系合作。

为促进产业园区的发展和产业集聚功能完善,澳大利亚计划在科技、农业、贸易等方面提供系列政策规划。比如,在科技方面,澳大利亚政府计划两年内建立新的北部地区开发合作研究中心并投入运营,计划十年内通过世界级的研发建立一个规模庞大、不断成长、具有可盈利性的农业产业;在旅游方面,计划向中国和印度开放旅游签证电子递交,试点快速通道服务;在口岸建设方面,计划评估北领地的出入境口岸并考虑在昆州和西澳州增设口岸,等等,澳大利亚的具体计划将为产业园区的开发、投资以及健康运行提供有力的政策支持,也将为广阔的产业提供更多的投资项目。

一般情况来说,产业园区的开发所需资金量较大,为防范金融风险,开发性金融机构参与澳大利亚产业园区金融服务应加强同国际金融机构、澳大利亚的澳新银行、国民银行、西太银行、联邦银行等本地银行、产业投资基金、保险公司、风险资本等金融机构的合作,打造金融合作平台,畅通投融资合作渠道。

开发性金融机构还可采用银团贷款、直接授信和转贷等方式联合本地金融机构共同支持澳大利亚北部地区的重大项目开发建设,在产品开发、风险控制、信息技术、经营管理等方面,全面提升自身的综合经营能力和影响力。

综上所述,开发性金融机构需紧密围绕“一带一路”建设的整体战略布局,通过规划合作和澳大利亚北部大开发计划充分对接。在推动整体规划合作的同时,围绕重点领域,发挥所在国知名咨询公司、律师事务所、高校科研机构等社会力量的本土化优势,深入开展专项规划,包括基础设施、能源资源、农业、经贸合作、产业投资、金融合作、人文交流、生态环保和海上合作等,实现点面结合的规划合作战略布局。在做好整体规划的基础上,以基础设施、能矿资源、农业、装备制造和国际产能合作等为重点,着重加强重点领域重大项目的谋划和融资方案的策划。

(文/孟刚 国家开发银行上海市分行澳大利亚工作组副组长,国际合作高级专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后)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