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藏汉子背后的女人:家里有我!

2016-06-04 14:44:04
分享

援藏汉子背后的女人:家里有我!

今日早起,泡壶茶,轻轻地拿起茶杯,静思遥远的雪域高原和魂牵梦绕的那个小镇。那里有我走过的阡陌小径,那里有我静心感受的佛教文化,那里有我深深迷恋的风光美景,那里有我喜欢的民俗文化,那里有我深深眷恋的人和情!

援藏汉子背后的女人:家里有我!

记得2012年的国庆节,我与几位朋友相约去西藏旅行,从拉萨去日喀则经过羊卓雍错、卡若拉冰川、满拉水库,每一处景色都是那么让人惊艳,羊湖静若处子、卡若拉冰川近在咫尺,满拉水库犹如巨大的绿毯铺在大地上。不久,车行至一处繁华县城,车子突然慢了下来,原来是遇到了一辆牛车,牛脖子上挂着铃铛,铃声清脆,和着老牛喘息的声音,显得特别和谐。导游介绍这个县城就是英雄城江孜,也是电影《红河谷》故事情节的发生地,当年西藏军民就是在这里抗击英军,保家卫国,宁死不屈,直至全部跳崖而死,想起来不禁让人热血沸腾!因行程安排,要赶往日喀则,不能到县城内细看,只能在县城入口处停车,隔着一大片青稞地,远眺江孜宗山古堡,像微缩版的布达拉宫,着实雄伟!站在和熙的阳光下,被小伙伴们催着上车赶路,心里想着,江孜—我有机会一定要再来看看。

援藏汉子背后的女人:家里有我!

2013年4月,忽闻组织要选派我先生去援藏,作为一名老组工干部,自然是全力支持他。经历了报名、体检、面试等程序性选拔工作,浦东新区最终确定了9名同志作为第七批援藏干部选派到英雄城江孜县进行对口援建,我先生孙嘉丰作为上海第七批援藏干部江孜小组组长,也被任命为江孜县委书记。虽然他在委办局、街镇都工作过,但是要远赴边陲高原,在一个面积3800平方公里,人口7万多人的农业大县承担起县委书记的重任,他心里还是感到忐忑不安,而且还要带领好这个团队,真抓实干,树立好浦东干部形象,并保证好兄弟们的安全健康,责任重大啊!

援藏汉子背后的女人:家里有我!

2013年6月16日,这是一个送别的日子。一大早,婆婆就起来做早饭,先生吃饭的时候,公公就坐在旁边看着他,看着看着就流泪了,一定是舍不得吧!我先生是独子,尽管少小就离家读书,但毕竟都是很近,此去西藏,到公公婆婆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地方去工作,而且要三年时间,老人家一定免不了担心牵挂。临别,一家人在家门口拍了张合影,公公婆婆笑的不太自然,但也没有再流泪,应该是怕先生担心吧。按照惯例,走的这一天,市委市政府要在上海市委党校举办了简单而隆重的送行仪式。一大早,家属们就陪着自己的亲人来到了党校。孩子们生性活泼,还不太能体会到父亲离开后的艰难,所以嬉嬉闹闹、蹦蹦跳跳;妻子们则大多愁善感些,即使有笑容也显得比较勉强,选送单位领导自是鼓励安慰的话不断。兄弟们经历了前些日子的煎熬和准备,估计对未来的三年已经有了期待,所以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之情。看着兄弟们排好队,一一接受市领导的握手告别后上车。当兄弟们隔着窗户挥手向家属们告别,早已有许多家属大哭起来,我努力控制着,带着儿子用力往车门口挤着,不停地挥手,但眼泪还是抑制不住往下流。就要暂时分开了,我心里有着担心、惆怅、害怕,可是一样都不能跟先生讲,只是关照他要照顾好自己,家里有我让他放心好了。

 

先生到江孜后,每天我们都保持热线联系,也了解了他们在江孜工作的点点滴滴。得知他们到江孜后,既要参加各种迎接活动,又要跟第六批交接工作,十分忙碌,而有些兄弟高反严重,甚至都去住院挂盐水了,但是他们怕家里人担心,都瞒着家里,打电话时还强撑着让声音显得轻松点,其中一片苦心着实让人感动。
  一年后,当我踏上江孜这片充满浓浓沪藏情的土地时,一个个援藏成果已经呈现,红河谷现代农业示范区已经初步规模,西藏第一个县级层面的实景剧《江孜印迹》已经上演。我看到浦东孙桥复制版的农业园区出现在了江孜郊区,有智能化的育种基地、鲜花培育基地,有高原先进的蔬菜栽培大棚,有高原特色农产品的冻干加工基地。

 

当我坐在海拔4000以上的高原欣赏实景剧《江孜印迹》时,真的为我们援藏兄弟们自豪,实景剧以宗山古堡、白居寺和祭祀山为背景,全方位展示英雄古城江孜的发展历程。每当我看到江孜军民英勇抗击英军入侵这一幕时,崇敬之心油然而生,也更加感到援藏工作对于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的重要性,更为援藏兄弟们骄傲。当我站在紫金湿地的栈道上远眺紫金王宫和紫金寺遗址,回首一年多前这里还是一片无人管理的草地,山上还是一片断壁残垣,现在已经是焕发了生机的高原湿地和藏文化古代遗址,没想到当初我一个不经意的建议,这一批援藏干部就把它变成了现实。

 

援藏兄弟们在那边舍小家顾大家,在上海家属们就尽心尽力地呵护经营着我们的小家。这三年,各家都有各家的苦与乐,姐妹们就这样互相关心着、爱护着、鼓励着、帮助着走了过来。有兄弟家里老人过世,有兄弟家的夫人、父母或者孩子生病住院,每个家庭都出现了不同情况,遇到了困难,但家属们都想办法克服,尽量不惊动在西藏工作的亲人。每次兄弟们离藏回沪都是匆匆忙忙,记挂着江孜的工作。孟岩被确定为援藏对象时,太太小丁已经怀孕了。2013年8月20日晚上,我接到孟岩夫人小丁电话时,她已经忍着产前阵痛开车赶往医院,我赶紧赶去医院,陪着他们家的老人帮她办好住院手续才安心离开,小家伙就在妈妈肚子里折腾了一夜加一天,直到8月21日下午18:47分,孟岩赶到产房外,他才肯出来,这天是中元节,据说中元节这天出生的孩子旺父,看着孟岩抱着儿子那一刻的喜悦和慌乱,真的是被感动了!小松的儿子中考,他夫人显得特别焦虑,其他家属就在群里安慰她,中考完那天也刚好逢援藏兄弟们进藏2周年,家属们就聚在一起为小松一家人庆祝一下,也预祝援藏的兄弟们一切平安。三年里还有许许多多的让人感动的故事,姐妹们都在默默地克服着,就这样做着做着,一个个就都做成了女汉子!

  这三年,我学会了认路开车,而且能独自开长途回老家了;这几年,我已经学会了自己动手组装家具,虽然会磨破手,但是成果还不错;这几年,我已经学会把自己从低落的情绪中摆脱出来,用喝茶、读书、插花等装点生活,努力让生活过的快乐些,用快乐感染身边的人;这几年,我多次去西藏,和那边的藏族朋友打成了一片,深深地爱上了那边的人和那一片土地。

 

为了写这篇文章,忘了喝茶,茶都凉了。不过,永远忘不了这几年与西藏江孜结下的情缘,相信兄弟姐妹们也是同我一样的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