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西藏故事:西部计划志愿者邵剑的援藏故事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2016-06-05 17:21:39
分享

中国梦·西藏故事:西部计划志愿者邵剑的援藏故事

邵剑周末带着家人去雍布拉康骑马。本报记者 马静 摄

每个人都有梦想,梦想让我们的人生充满了希望,梦想让我们在困难和挫折面前更加坚强。梦想有两种,一种是无法实现的梦想,那只是一个梦而已;而另一种梦想,经过我们的努力能够实现,这样的梦想就是理想。西部计划志愿者、山南地区一高老师邵剑的梦想就属于后者。

为了追梦,他义无反顾援藏

让我们把时钟拨回到2001年,那年,邵剑以湖南省浏阳市体育专业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上海体育学院。毕业那年,品学兼优的邵剑获得保送资格,成为同学们羡慕称赞的对象。

但现实往往没那么尽如人意。“为了不再增加家里的负担,我考虑了很久以后决定先工作。”邵剑家在农村,一家人的生活全靠父亲做水电工支撑,他能读完大学全凭从银行借来的1万多元助学贷款。“我当时就想先就业,不再让父母为我负担,读研深造以后自己有经济能力再说。”很快,邵剑在长沙一所学校找到了工作。落户省会,一份轻松体面的工作,使全家生活无忧……原以为人生轨迹会照此走下去时,邵剑的命运却因为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而发生了改变。

2005年毕业前夕,校园内关于西部计划志愿者的宣传招募引起了邵剑的注意。当时无论是西部计划还是西藏,对他而言都非常陌生。可能是“志愿者”三个字挑动了他内心侠义助人的那根神经,而从小在困苦中成长的历练让他无惧艰险。“大学期间我就有很多次做义工的经验,至于吃苦嘛,我从来没把它当做什么。”邵剑说。一个曾去过西藏的朋友的描述增加了他的向往:纯净的空气、质朴的民风、迷人的雪山美景和依傍念青唐古拉山的纳木错,是一个实现梦想的地方……在经过认真的思考后,2005年7月,邵剑作为共青团上海市委选派的青年志愿者,唱着“到西部去,到基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志愿者之歌,带着自己的满腔热情和昂扬的斗志,勇赴雪域高原,踏上了志愿者的征程。

为了梦想,他爱上山南的一切

“记得刚踏上这片土地时,剧烈的头痛使得新鲜和惊喜很快就被‘埋没’了。那是一种从里面往外散发的疼痛,每走一步都会剧烈抽痛一下。”运动员出身的邵剑非但没有因自己出众的身体素质占到什么优势,反而因此承受了更多的痛苦。在拉萨培训的一个星期,他整晚整晚头痛得睡不着,“可能是因为运动员耗氧量比普通人大,所以我的高原反应特别明显。”邵剑告诉说。

待适应高原气候后,邵剑被分配到山南地区一高任教,担任高一的班主任,还要教5个班的英语课。“我到西藏来是做志愿服务工作的,不仅要做,而且要做好,做出成绩。”在这个愿望的驱使下,他开始了实现自己梦想的坚实步伐。虽然不是英语专业出身,但是对于大二通过英语四级、大三自学通过英语六级的邵剑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我现在还记得,那时候课多的很,每天三个早自习,四个晚自习,还要上课,忙得不得了。”

累对他来说,不算什么。邵剑所面临最大的障碍是语言的交流。“一高的学生全部都是藏族,且很大一部分都是农牧民子女,大部分学生听汉语都困难,更别说英语了。”怎么办?为了提高学生学习英语的积极性,他努力寻求教学方法的突破,找英语光碟,反复给学生播放。一个单词要反复教多遍,直到学生学会为止。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他的努力下,学生们的英语成绩在地区所有中学中名列前茅。

“邵剑老师的英语教学法,不仅让我的英语成绩提高了许多,还让我爱上了英语这门课。邵老师现在还是我们学校的‘明星’呢。”学生索朗次仁告诉记者。

功夫不负有心人。邵剑的成绩得到了学校的认可,被推荐为班主任。作为班主任,他在关心学生学习的同时,还非常关心学生们的生活,在得知有些学生家境困难时,他积极联系上海的同学,以“一帮一”的形式,支持生活困难的农牧民子弟完成高中阶段学习。他每月从仅有的800元志愿者补助中省下生活费,资助家庭困难的学生。“记得刚当班主任的时候,我们班有个学生家里生活十分困难,父亲早逝,而他又身患残疾,我就尽自己所能帮助他,而这个学生竟跪在我家门口向我道谢,这让我感动的不知所措。这点小事,竟得到这样的回报,让我的心难以平静。我暗下决心,要尽全力帮助需要帮助的孩子们。”邵剑回忆道。虽然这件事情过去8年多了,学生的名字也记不准了,但是在他的帮助下,那个学生如今已有了稳定的工作。

不知不觉中,邵剑爱上了泽当这座美丽的城市,爱上了一高的孩子们。

斗转星移,转眼间,一年的志愿服务期满后,其他的西部计划志愿者都踏上了归途,而他却递上了继续留任的申请。“因为这里有我的梦想,我喜欢这里的孩子们,孩子们也喜欢我,在这儿工作我很开心、快乐!孩子们需要我,我也舍不得离开他们。”邵剑的目光显得坚定而自豪。

为了爱人,她追随他的梦想

比邵剑更加无怨无悔的,是他的妻子蒋姬。他们是高中同学,妻子蒋姬的家境不错,之前在家帮忙做生意。

“我入藏半年后回家探亲,那次她就决定和我一起到西藏来。后来双方家长见面吃了个饭,我们订了婚,她就跟我来西藏了。再后来我跟她说想要留下,她也很支持。”邵剑轻描淡写的叙述中难掩脉脉温情,“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啊?现在像我们两口子这样随遇而安的可能很少了吧。”

“现在我们全家都是山南人了!”邵剑的爱人在山南日报社工作,他们的儿子西西已经在山南地区实验幼儿园读中班,小家伙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去看爸爸妈妈闲暇时种的一块地。“我们种了玉米,还有一些大白菜、茼蒿什么的,有空我们就去浇水,而且不用化肥,味道很好。不幸的是,上个星期邻居养的猪跑出来把地里的玉米啃光了,还真有点心疼!”邵剑笑道。

“作为留下扎根西部的志愿者,我一点都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我虽失去在大城市生活的便利和舒适,得到的却是内心的满足与自豪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