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成创新型国家的路线图

来源:《光明日报》
2016-08-09 10:22:25
分享

到2020年我国国家综合创新能力要进入世界前15位,迈进创新型国家行列;科技进步贡献率从55.3%提高到60%……国务院近日印发《“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描绘了未来5年科技创新发展蓝图,确立了“十三五”科技创新总体目标。

为了实现目标,由上百家机构和上千名专家参与编制、历时两年多完成的《规划》提出了什么路径?记者就此采访了几位参与《规划》编制的专家。

构筑国家先发优势

据科技部创新发展司司长许倞介绍,《规划》是我国历次科技发展规划的文件名中第一次加入“创新”二字,以前大都是叫“科技发展规划”。“这说明国家不仅关注科学技术研究本身,而是更多面向国民经济的主战场,关注创新的全链条和各要素。比如以前规划中很少提到科技金融问题,此次规划不仅大篇幅提到科技金融,还提到如何支持各类风投机构的发展等。”

创新被摆在如此“显著”的位置,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薛澜看来,是一种必然选择。“世界上许多科技突破正在酝酿着一场新的产业革命,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有机会参与甚至引领的产业革命,这个机会必须抓住。”他说,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生态文明建设等,都需要科技创新提供强大支撑。

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部署,我国到2020年迈入创新型国家行列。在今年的“科技三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在我国发展新的历史起点上,把科技创新摆在更加重要位置,吹响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号角。

“这是我国迈入创新型国家行列的最后一个科技创新五年规划,也是吹响建设世界科技强国号角的第一个科技创新五年规划。因此,我们非常注重规划的前沿性和引领性,构筑先发优势、引领性发展。”许倞说,比如重大科技项目的部署,无论是量子通信和量子计算机,还是国际上刚刚兴起的脑科学和类脑研究等,引领性都非常强。

《规划》还要求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技术体系,突破产业转型升级和新兴产业培育的技术瓶颈,如智能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等。同时,《规划》系统地提出了深海、深地、深空、深蓝等能够拓展国家战略利益领域的高技术部署。

强化创新源头供给

原始创新是最根本、最重要的一类创新,也是我国科技创新的短板和薄弱环节。《规划》提出,“十三五”时期我国将把着力提升原始创新能力作为重中之重,持续加强前瞻部署,强化创新源头供给,为经济社会长远发展提供持久动力。

“根据《规划》,我们将进一步加大对好奇心驱动基础研究的支持力度,引导科学家将学术兴趣与国家目标相结合,并切实加强对非共识、变革性创新研究的支持力度。”许倞说,面向基础研究领域和重大全球性问题,在充分的前期研究基础上力争发起和组织新的国家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

同时,还将建设以国家实验室为引领的科技创新基地。《规划》提出,优先在具有明确国家目标和紧迫战略需求的重大领域,在有望引领未来战略的制高点,布局建设一批突破型、引领型、平台型一体的国家实验室。

创新少不了人才,《规划》提出要促进科学研究、工程技术、科技管理、科技创业人员和技能型人才等协调发展。为此,将赋予创新领军人才更大的人财物支配权、技术路线决策权;改革评价激励制度,健全人才流动机制,推进科研去行政化;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提高科研人员成果转化收益分享比例。

融入全球创新网络

区域创新是国家创新发展的重要基石和有力支撑。“由于创新要素的布局和创新能力的差异,各地区的创新发展不可能齐步走。此次规划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分层次地设计了一些区域创新举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部部长吕薇说。

《规划》针对区域创新作了四个方面的部署:支持北京、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一步优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高新区的布局;推动东中西和东北地区一批省份率先进入创新型省份行列;在部分地区深入开展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的全面创新改革试验。

在打造区域创新高地的同时,《规划》还体现出全球视野,要求打造“一带一路”协同创新共同体,全方位融入和布局全球创新网络,深度参与全球创新治理。“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任何一个创新体系都不能闭门造车,必须开放,这样才能保持知识和人才的全方位流动,才能使资源配置最有效。”薛澜表示。

薛澜指出,未来我国将完善科技创新开放机制,通过与科技发达国家建立创新战略伙伴、与周边国家建立创新共同体等方式,使中国企业更好地融入全球经济体系。在国家层面营造更好的环境和条件,吸引海外创新资源进入中国,进行技术移民。此外,还将积极参与知识产权、技术标准等领域一些重要的国际创新规则的制定。

(本报记者 陈海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