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G20的成果必将惠及每个中国百姓

来源:观察者网
2016-09-02 16:37:03
分享

G20峰会临近,坊间却流传一些关于安保不便、杭州空城的怨言,甚至还有不少抹黑峰会的谣言。这些舆论背后折射的是,人们对G20重要性以及G20对中国老百姓带来的实际好处缺乏感知与了解。这需要智库学者用最通俗易懂的语言讲清楚。

G20已被公认为全球经济治理的首要平台。由于G20领导人峰会机制是2008年为了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而产生的,还没有常设秘书处,每年领导人聚首要讨论的议题由主办国来主导。作为2016年G20智库会议(T20)共同牵头智库的执行负责人,笔者参与了大量G20的筹备工作,深深感受到议程设置对主办国带来的益处,而这些益处对每一位老百姓来讲都是实实在在的。

G20让中国人的钱更稳、更值

G20重点讨论的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尤其是各个大国对人民币即将在2016年10月1日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的决议再确认与再支持,将减轻中国人“钱袋子”的缩水压力,大大增加人们旅游、留学、海淘的便利,跨境投资也将更为便捷。

笔者曾在几十个国家的兑换市场发现,人民币兑换当地货币的比价,通常会贵于同等价值的美元兑换当地货币的比价。比如,在土耳其,1美元约等于3土耳其里拉,按这个汇率,大约2块多人民币就能够兑换1个土耳其里拉,但实际上,在许多旅游景点、机场的兑换点,却需要3块多人民币才能兑换1个土耳其里拉。理由是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人民币通常被认为是不稳定的货币,导致在实际市场操作中的币值低估。全球机制不公平的消极影响是,中国老百姓被迫先把钱换成美元,再拿美元兑换当地货币,这不仅导致了中国人对美元的依赖度,徒添了许多麻烦,还损失了两次兑换美元的手续费。

如果G20层面上能够就人民币的价值与稳定性取得重大战略共识,人民币兑换当地货币将回归正常,国际金融体系的效率将会大大提升,老百姓出国必须要进行的兑换、消费、支付也将更便利。粗略估计,人民币国际化的顺利推进每年至少能为中国贸易、老百姓出国消费额年均至少省下3000亿元的交易成本。

人民币加入SDR仅仅是G20层面上诸多金融议程里的一小部分,数页G20领导人公报里仅浓缩为几个词的篇幅。2016年中国杭州G20峰会还将围绕全球金融安全网、推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份额和治理改革、完善主权债重组机制、改进对资本流动的监测等国际金融架构的改革,这些都将降低老百姓持有人民币的风险,便于老百姓购买各国的理财产品,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产,等等。

更重要的是,金融议程也只在G20公报中占有几段的篇幅。今年,占有全球经济总量约90%、贸易总量约80%、人口约70%的20个国家领导人在杭州聚首,与八个重要嘉宾国、七大国际组织负责人讨论的议程相当广泛。比如,2016年首次纳入G20峰会议程的绿色金融,将会撬动国内约年均3000亿元绿色债券、超过1000亿元绿色保险、超过500亿元的绿色基金以及数以万亿元的绿色信贷,将会极大的促进国内绿色产业与环境生态;再比如,今年要推出G20追逃追赃高级别原则将让腐败分子在全球无处藏身;还比如,G20会制定创业行动计划,将一系列政策建议与具体实施方式运用到中国,会大大帮助国内的就业,等等。

G20给中国人争脸的事更多

正如笔者所在机构著的《2016:G20与中国》一书中所说,今年在杭州主办的G20峰会是中国人有史以来第一次主导全球治理的顶层设计,极大提升了中国人的话语权、影响力与在国际社会上的受尊重程度。

对杭州人民的受益是最直接的。筹备G20使杭州2016年上半年经济增速位居主要城市的第一位。过去,杭州“天堂”美誉多限于国内,国际上并没有太大的知名度。G20之后,杭州不仅将因主办过重大峰会而一跃成为国内的准一线城市,更将跃升成为世界的一线旅游城市。正如2015年土耳其G20峰会主办地安塔利亚、2014年澳大利亚G20峰会主办地布里斯班已跃升为全球主要旅游城市那样,杭州举办G20峰会对本地的积极溢出效应将会慢慢显现。

全国老百姓也能从G20峰会逐渐获益。今年G20峰会讨论核心议题是创新经济增长方式,这是涉及如何缓解目前国内经济下行压力的国际重大议题。2008-2014年全球经济增长率(3.5%)比2000-2007年全球增长率(4.5%)足足少了1个百分点,2015年再降至3.2%,预计2016年将是3%。假设通过G20机制在创新增长方式,推动全球结构性改革、扭转全球贸易增速连续五年低于经济增速的颓势能取得突破,中国经济也将受益,不只是从事贸易、对外投资的诸多公司、个体从业者都将得到实际好处,每一位老百姓也能沾光。

更重要的是,在这轮全球经济的G20层面讨论中,中国提供的“创新、活力、联动与包容”四个以英文字母“I”为首的药方,在国际层面广受认可,这是“中国方案”正在推动国际实践的重大标志,也代表着中国人日益上升的国际尊严。

记得去年的一次国际研讨会,一位西方学者评点土耳其人推出三个“I”G20主题即“投资、包容增长、执行”时说,还应再加一个“I”,那就是“impossible(不可能)”。当一国提出的主题方案被他国公开羞辱,本国社会受到的屈辱感可想而知。但即便如此,许多土耳其人仍为本国总统埃尔多安能够站在诸多大国领导人的中间位置合影而欢呼雀跃,自封2015年是世界的“土耳其年”,甚至有的认为,G20峰会让土耳其一雪两百年来被西方凌辱之耻,将土耳其推到了自1923年凯末尔共和以来最高的国际地位。

G20对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自然是不言而喻。更应令所有中国人感到骄傲的是,当世界为经济低迷而一筹莫展时,中国人亮出了一张张靓丽的名片与方案却让世界眼前一亮。过去半年多,笔者与同事们在全球十个城市承办T20,为中国G20预热,遇到的每一位外国学者无不肯定对中国的经济成就与方案设计。国家崛起带来的个人自豪与自信显而易见。

更令全球期待的是,中国在本届G20峰会加入了有史以来最多的发展中国家元素。比如,中国把联合国可持续发展2030议程置于G20讨论的突出位置,让发展成为全球大国协调的新使命,让G20寻找到了新方向。要知道,欧美一些智库曾建议废掉G20这个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平起平坐讨论全球治理的唯一平台,他们想过河拆桥,认为华尔街危机的国际金融危机已经过去,而中国此举无异于挽救了G20,让G20继续延续下去,也让发展中国家拥有持久与发达国家对话的平台。

G20是中国社会的全球“成人礼”

超越眼前的实际益处,G20为中国人带来更深远的,还有与全世界打交道的经验积累,以及国际知识的极大拓展。此前,无论是相关部委的官员,还是智库学者、经济精英,都极其缺少组织20个大国共同商议的经历,但是,过去半年多,数十个部委官员、上千名学者、数万名企业人士、数十万基层民众都参与到了近百场G20层面的部长会、工作组会、配套会与其他会务筹备中,开始主持20国的讨论话题与议程设置,了解各个大国的政治规则与行动规范,更充分积累了如何说服其他19个谈判对象、将本国意愿以巧妙方式升级成全球共识的难得经验。这些经历堪称中国社会的一次全球拓展的“成人礼”。

通过这次G20的筹备,我们既看到了国际博弈的残酷与激烈,也看到了全球致力于去战争化、去冲突化解决矛盾的努力与诚意,更看到了中国思想与方案正在向全球有效推广的信心与希望,还看到了全球体系平等化、公正化趋势带给中国的益处与动力。了解这些进步与收获,任何的辛劳与付出也是值得的。

梁启超曾把中国发展划分为三个阶段“中国之中国”、“亚洲之中国”和“世界之中国”。套用梁氏划分,当下的中国已到了第三个阶段,但中国社会恐怕还没有完全做好能力筹备、思想储备与心理准备。G20峰会肯定解决不了目前所有全球难题,但举办一场如此大规模、高影响力的全球峰会,对中国社会的磨炼与提升是相当有必要的。

打个更通俗的比方,有人吃了三个馒头后感觉饱了,但不能因此而否定前两个馒头是没用的。G20峰会就是“世界之中国”吃的第一个馒头,未必管饱,但必须要经历。为此,一些坊间舆论不妨更超脱、更长远地看待这次难得的G20峰会。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所在机构是2016年G20智库会议(T20)共同牵头智库,新著有《2016:G20与中国》等。本文首发于《环球时报》时略有删减,作者特别赐稿观察者网刊发全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