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京人京车”能不能“商量”?

作者:李楠楠 来源:新浪博客
2016-10-09 19:48:01
分享

8日,北京市交通委公布了网约车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其中对网约车的驾驶员以及车辆都做了规定,明确非京籍驾驶员以及外地号牌车辆,不得从事网约车运营。在北京市申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的驾驶员,必须满足北京户籍;男年龄在60岁、女年龄在55岁以下,身体健康等要求。同时对车辆也做出了北京牌照及轴距、排量等具体要求。对于这一近乎“严苛”的征求意见稿,一些媒体纷纷呼吁“三思”,受此新规影响最大的国内最大网约车平台滴滴公司也发文“求商量”,称新政将使众多网约车司机失业、也会导致车辆数量锐减、车费大幅提升,有违共享经济的本质要求。对此,网民的观点更为鲜明,有的认为这一规定为对外地户籍的“就业歧视”,而本地网友则坚定支持“京人京车”,认为此举必将减少很多网约车乱象。

事实上,对于网约车“京人京车”的做法,官方的表态是:设置户籍门槛有四个原因,一是要符合北京发展定位。二是治理“城市病”、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要求,而北京“城市病”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人口无序过快增长。三是治理交通拥堵的要求。四是根据政策要求,北京要适度发展网约车。目前北京已制定了机动车限购、限行措施,如果放开外地车从业,将对这些措施的实施效果起到反作用。

作为一个长期生活在这座城市里、摇号多年未中的吃瓜群众,网约车已经成为我不可或缺的出行工具,通过两年来搭乘网约车的体验,对于此次“京人京车”的意见,笔者认为还是有一定合理性,毕竟,对于一座人口膨胀、车辆饱和、急需人口调控的大型城市来说,不可能做到为了不让外地户籍网约车司机失业就放开网约车司机户籍限制,相信我们都会有如此体验:在地铁口滴滴打车,最快接单的往往是外地司机、车辆,在和司机聊天中也会发现,很多外地司机在北京都是专职滴滴司机,有的甚至同时为几个网约车平台注册司机,如此一来所带来的收入不可小视。而以往,地铁口黑车本身就是扰乱交通秩序的主力军,一旦放开户籍、车牌限制,那么相信会有大量的外地司机、车辆注册网约车在北京地铁附近趴活,那么这样的效果似乎会比以前的“黑车”更乱。同时,由于北京难上加难的摇号政策,很多本地市民为了购车不得不选择外地牌照,这本身就变相增加了城市机动车数量,如果放开外地车牌限制,那么对城市缓解拥堵工作有何益处?

对于滴滴公司担忧的“京人京车”将会使车辆锐减、车费上涨的问题,此次改革也提出了“鼓励出租车公司尝试网约车运营”的建议,毕竟,相对于巡游出租车来说,网约车更是未来发展的趋势,相信随着目前出租车公司积极改革、试水网约车业务,随着更多而平台进入网约车行业,网约车数量问题一定会得到解决。而对于车费来说,笔者一年来从居住地到单位10公里左右的路程车费已经由最初的用券后6元涨为现在的拼车都需要20元左右,基本与巡游出租车无异,所以,相信更多的消费者已经无奈的接受了网约车不断涨价的过程。网约车涨价带来的必然是今后的消费者更多地会注重网约车的服务质量和效率,而不是像起初一样在价格上不断比较。同时在北京市政府大力发展公共交通的发展思路下,用价格调节市民合理选择交通工具也符合绿色出行的理念。

对于“京人京车”有违共享经济的指责,笔者认为任何时代下的共享经济都不是无条件的,不能就任性地将一些限制就随意理解为“歧视”,不能一味要求所有人共享城市发展成果就不顾城市承载能力和发展限制,毕竟包容也是有条件的,否则只会带来城市发展的无序和混乱。

当然,在此次征求意见稿中也出现了一些强制性、被解读为过度执行上级精神的条款,这都需要在征求民意后作出合理变通,对于“京人京车”这一点来说,即使“商量”也只能参照当前一些其他政策对外地户籍司机参保年限、固定居所、违法记录等方面作出合理限制,而绝不能全面放开,否则,这样的改革更多的是一种“停滞不前”。(手插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