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记者:24小时待命,随时准备“出发”

作者:陈苑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2016-11-10 21:09:08
分享

每次,把自己原创的新闻稿往朋友圈一转,远在老家的父亲总是第一个点赞并转发,然后往各个群里推荐:这是我女儿写的,她是人民网的记者。有一天,他好奇地问我:“你平时工作是什么状态?”我想了想,说:“忙。”他问:“有多忙?”我说:“365天24小时待命”。

2016年2月12日,农历正月初五,是我提前订好的返京的日子。一大早,父亲就开车载着我和妈妈去桂林火车站。一路上,父亲看我手机不离身,隔一段时间就刷刷微博和微信,就笑我是“职业病”。

八点多,有同事在部门微信工作群发了一段文字:“中国空军官方微博发布消息,著名剧作家、词作家阎肃去世已于凌晨三点去世。”我心里一惊,立刻回复“收到”二字,然后跟父亲母亲说,“有位名家去世了,我要开始工作了”。

我先给阎肃之子阎宇发了一条微信,询问具体情况。阎宇很快回复了我,我便抓紧机会用微信进行了简短的采访。采访完,我打开手机备忘录,写下了当天的第一篇稿件《阎宇:父亲阎肃平静地离开了尘世就像睡着了一样》。

稿件发到群里送审完毕,我喘了口气,父亲见状问:“忙完了?”我告诉他,“这才刚刚开始,我要电话采访了,你和妈妈先别说话。”说完,我掏出了随身带的纸和笔,拨通了作家王树增的电话。接下来一个小时的车程,我都是在电话采访与写稿中度过的。这期间,频道的其他同事也纷纷开始分头采访写稿,而住在北京的同事已经赶往单位,准备搭建专题页面。

到了火车站,为了赶稿子,我拎起行李就往里跑,父亲在身后喊道:“当心,看路!找到座位放好行李再写。”我回身点点头,看到人群中,父亲笑着举起左手,对我比了个“赞”。

从桂林到北京,不到11个小时的路程,我和我的同事们已经推出了一个专题页面、一篇三千多字的综述稿以及近二十篇的小稿件,采访到了李光曦、刘秉义、姜昆、徐沛东、六小龄童、王树增、小香玉、蔡国庆、杭天琪、王丽达等十多位来自文艺界的名人。晚上11点,火车到站,我拿起行李走进北京细雨绵绵的夜晚,悬了一整天的心才真正放松下来。

这,就是一个新闻网站记者的普通日常。24小时待命,随时准备“出发”,但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笔端,不仅求“速度”,更要讲“深度”,有“温度”。2016年,阎肃、梅葆玖、陈忠实、杨绛等多位文化名人相继离世,除了第一时间推出稿件,我们力求每一篇文章都从人文情怀的角度出发,用温暖的笔触勾勒出老一辈艺术家最真实且动人的身影,让读者更全面、深刻地了解他们德艺双馨的艺术人生。每当看到自己的原创稿件被众多网友自发点赞、转发,是我最为快乐与充实的时刻。

2016年11月8日是第十七个中国记者节,也是我领到新闻记者证之后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记者节。清晨,父亲第一个给我发来微信,祝我“节日快乐,再接再厉!”

晚上十点,跟采访对象在电话中道谢告别后,我走出办公楼,立冬后的北京寒风凛冽,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还有许多楼层亮着灯,那是一群群在寒夜中坚守岗位的媒体人。灯光明亮,照得人温暖而踏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