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网络恐怖主义亟待加强国际合作

作者:余瀛波 来源:法制日报政府法治
2016-11-19 13:46:58
分享

□ 本报记者 余瀛波

在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视频讲话中,习近平主席指出:互联网发展是无国界、无边界的,利用好、发展好、治理好互联网必须深化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在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举行的网络反恐论坛上,与会代表围绕“加强国际合作,共同打击网络恐怖主义”的主题展开深入研讨。专家指出,当前恐怖主义分子及其组织不断利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开展活动,已严重威胁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安全。在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当务之急是各国应加强合作,共同打击网络恐怖主义。

尊重网络主权是首要原则和底线

作为本次论坛承办方,中国公安大学校长曹诗权指出,网络空间是人类的进步与财富,也应该是网络发展的驱动力和生命力,共建共防共治共享应该是共同担当的重任与使命。习近平主席提出“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核心要义,在于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以人类共同福祉为根本;尊重、维护、捍卫网络主权是首要原则和第一底线。

曹诗权强调,网络空间是创新涌动的空间,必须以创新发展理念为引领;网络空间是主体多元交汇、文化相异交锋、利益碰撞交融的复杂系统空间,必须以协调发展理念为引领;网络空间是网上与网下、虚拟与现实、精神与物质、无形与有形交织叠加、同步勾连串并的生态空间,必须以绿色发展理念为引领。

“网络空间没有青山绿水、但会出现污泥浊水:没有空气,但有乌烟瘴气;不是真空,但更不是法外之地。”曹诗权说,所以应当坚持依法治网,构建良好的秩序,加强网络伦理教育,强化打击网络违法犯罪的能力,净化、美化网络空间,滋养人心,滋养社会,努力构建健康的互联网生态。

曹诗权同时指出,网络空间是开放交流、包容兼容的空间,必须以开放发展的理念为引领。“开放是网络的固有特性和存在方式。没有开放,就没有网络,只有在坚持自主创新、自立自强的前提下,立足开放环境,加强对外交流、合作、互动、博弈,吸收先进技术,吸取先进方法和治理手段,才能不断提升网络安全水平。”

应对网络恐怖迄今没有灵丹妙药

联合国安理会反恐委员会执行局副主任陈伟雄认为,当前,恐怖主义分子及其组织不断利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开展活动,如煽动、招募、培训、策划、筹资和实施恐怖主义袭击等,这些活动已严重威胁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安全。

他指出,网络安全与网络反恐是一项艰难复杂的系统工作,不但涉及政策法规问题,还涉及专业技术问题,不但需要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参与,还需要私营企业和广大民众参与。

“网络安全与网络反恐时下在国际上已经是个‘走红’的词儿,世界上任何时间、任何角落都可能正在举办一个类似的会议,显而易见,各国都在寻找对应良方。但迄今为止,我还没有听到有什么灵丹妙药。”他说。

“目前看来,许多问题仍未能理清,更谈不上解决。”陈伟雄说,比如,哪些国家在这个领域颁布了相应的法律法规?这些法律法规是否够用?哪个国家采取了“有效措施”?各国刑侦机关如何进行国际司法合作?等等。

对于中国在国际网络反恐战场的作用,陈伟雄给予了高度肯定。他说,“中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是使用互联网的大国。中国在维护网络安全和网络反恐方面举足轻重。中国正在加快信息化的普及和发展,在国际上深为大家关注。中国在网络安全和网络反恐领域的经验教训,对其他国家和地区应该是有用的。联合国鼓励各国之间和各地区之间加强彼此交流,相互借鉴。”

打击网络恐怖须切断顶层数据源

网络反恐离不开大数据,而目前国内在运用大数据方面走在最前沿的当属阿里巴巴。在今天的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副总裁余伟民指出,互利网将成为未来反恐最重要的新战场。

余伟民说,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快和信息化时代的到来,恐怖主义呈现出许多新特点,其中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网络恐怖主义的发展。恐怖组织借助网络,创造了遍布全球的网络社会空间,进行有组织的“互联网运动”,网络已成为恐怖势力的重要工具。

余伟民强调,打击网络恐怖行为,必须切断顶层数据、技术源。他认为,网络恐怖主义的蔓延与相关黑客技术的泛滥存在必然联系,并且已经形成了一个黑客技术、软件生产、销售、应用的庞大地下网络。

余伟民透露,阿里巴巴在长期实践中发现,这一地下网络呈现清晰的金字塔形态,金字塔低端是直接进行互联网犯罪团伙,这一人群数量庞大,但往往呈现低龄化、底学历的“双低特点”,其本身并不直接具备进行互利网犯罪的能力,必须依赖于金字塔中层的“技术、软件倒卖团伙”向其传输相关技术和软件。

在金字塔的最上层,是真正掌握着黑客技术、编写犯罪软件的团体,他们作为整个金字塔的发动机,源源不断地提供恶意软件、软件服务、社工数据让大量不具备软件技术、网络技术的人可以轻易地从事网络盗窃、网络诈骗、网络攻击等违法犯罪行为。

“打击底层网络恐怖行为必须切断顶层数据、技术源,然而,目前社会各方对于这一群体情况掌握有限,对其行为性质认定也尚有有不同看法,监管和治理依据不足,亟待加强管理与打击。”余伟民呼吁。

本报乌镇(浙江)11月18日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