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剧需要走出梦幻贴近真实

作者:邓海建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7-02-02 10:43:18
分享

作者:邓海建

在国产抗日雷剧使出洪荒之力亦难挡臭鸡蛋和烂番茄的时候,主旋律的美国战争片却轻飘飘地在全球攻城略地: 《美国队长3》2016年海外票房占比64.6%;成为全球票房年度之首。

抗战剧需要走出梦幻贴近真实

不比不知道,一比睡不着觉。同样主旋律,同样炫神技,结果却天壤之别。雷剧的小船,说翻就翻,死相难看;而大片的舞台,风光旖旎,还荷包满满。于是问题就来了:为什么《美国队长》不被吐槽为“抗德神剧”?

凭心而论,《美国队长》里枪林弹雨中赤手空拳打败成百上千的敌人,这种神乎其技的本事,深究起来和手撕鬼子其实也差不离了,为什么《美国队长》没有被贴上“抗德雷剧”的标签?有两方面原因:第一,《美国队长》从一开始就告诉你“我是科幻片”,然后它做了科幻片该做的事情;但是大多数国产抗日神剧告诉你“我是抗战片”,然后做了科幻片该做的事情。在剧情设计的合理性和逻辑性来说,《美国队长》更尊重观众的智商。第二,罗素兄弟讲述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正义与反派的故事,也不是一个单纯的对与错的故事,因为生而为人,所以每个人都有弱点与动机。在人物设定上,《美国队长》更尊重有血有肉的灵魂。

抗战剧需要走出梦幻贴近真实

“人民不是抽象的符号,而是一个一个具体的人,有血有肉,有情感,有爱恨,有梦想,也有内心的冲突和挣扎。”这话是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原文。文艺创作如此,影视制作亦然。披个正剧的外衣,却没有有血有肉的灵魂,空谈历史、虚化英雄,到最后,适得其反,不仅模糊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本来面目,也让民众对英雄与史实懵懂混乱。这里其实是两个层面:第一,严肃的正能量,不是非要板着面孔训人。也可以适度轻松、适度幽默,甚至借助动漫等形式来表达核心思想,但,最底线的规则,是保持人物饱满而本真的特点,千万别想着以“高大全”的虚构,去糊弄审美早已升级的大众文化。第二,历史剧也好,抗战剧也罢,说到底,还是契合传播规律的文艺作品。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的剧情,就别拎出来蒙混市场与受众。就像《美国队长》中展现的多是纳粹的“恶”、而非敌人的“弱”,对手很强,但主角努力击败了对手,主角更强。但我们的国产雷剧,往往将鬼子们打扮得像弱智一样蠢得无可救药,这反而让观众哭笑不得——这哪里是双方血战,简直是大人逗小孩玩。只是,真相越来越清晰的历史,是这么块任人捏造的橡皮泥吗?

“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于中,故为其下。”抗战剧当然要拍,历史剧也不是没有市场,一切大有作为,一切百废待兴。真正的问题是,我们能否从《美国队长》的胜出中找到规律所在。虚构的英雄,反倒更“真实”;真实的英雄,反倒更“梦幻”——错位与缺位之间,不过是“得法”与“不得法”之别。文艺创作之“法”、影视作品之“法”,见人见情见故事,但,这些人情世故的辽远与深厚,须根治在中国大地之上、根治于价值情感的普适规则里。(邓海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