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新权:论雾霾的短期治理与长期治理

作者:葛新权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7-02-24 14:54:30
分享

面对雾霾现状及其影响,治理雾霾已经成为政府、社会、企业,以及我们每一个人关注的话题,也形成了一些减弱与防治雾霾的办法与措施,但总体上来说雾霾治理还是一个长期而艰巨任务。

治理雾霾,首要的是要搞清楚雾霾是如何产生的,以及是通过什么渠道释放出来的。关于这一点,有很多说法,莫衷一是,众说纷纭,当然也有一致的看法。撇开以前的认识,我们认为,根本上是 13亿8271万人(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省以及海外华侨人数)生存与发展的需求(以下简称“人口需求”)与自然资源禀赋和环境容量有限的矛盾,也就是说资源禀赋和环境容量满足不了人口需求,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是治理雾霾中的一个刚性约束,但并不是说,雾霾治理不可能了或无所作为。

雾霾的产生与治理:从生产与消费角度

进一步,我们认为,应从生产与消费(这里不考虑进出口)两个方面考量雾霾的产生与治理。依据现实情况,我们认为,在生产方面存在着过度生产问题,并导致雾霾产生。这里“过度”是指当下的自然资源禀赋和环境容量满足不了人口需求现状而言的。随着生态文明建设,一旦自然资源禀赋和环境容量能够满足人口需求,过度就不存在。我们相信这一天会到来的,只是还需要等多久的问题。我们现在要做的治理就是为这一天的到来。特别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实施“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地将突破自然资源禀赋和环境容量有限的刚性约束,加速这一天的到来。过度生产进一步分为绝对过度生产与相对过度生产,所谓绝对过度生产是指为满足人口需求,具备生产准入(环评)资质、生产许可证、符合国际国家产品(服务)质量标准、达到排放标准,且排放监控监督公开的依法经营的生产。而相对过度生产则是指打着满足人口需求,或不具备生产(环评)资质,或不具生产许可证,或不符合国际、国家产品质量标准,或达不到排放标准,或排放监控监督不公开,以及违法添加有害社会和消费者的物质成分等非法经营的生产。

可见,绝对过度生产在当下是必需的,过程中也会产生雾霾。这需要根据发展需要,提高生产准入(环评)资质、国际、国家产品质量标准、排放标准等进行低碳节能减排,防止或减少雾霾产生。而相对过度生产则是产生雾霾的原凶,是必须要根除的,但现实又很难做到。这里有各种主观,诸如监管与打击不利、无序竞争、法治与道德观念,以及社会责任缺失、追求暴利等原因,也存在绝对过度生产满足不了人口需求,以及就业压力与生活困难群体等客观的原因,这也就是为什么会产生相对过度生产,以及相对过度生产屡禁不止的原因。

同样,依据现实情况,我们认为,在消费方面也存在着过度消费问题,并导致雾霾产生。过度消费进一步分为绝对过度消费与相对过度消费,不像绝对过度生产和相对过度生产,绝对过度消费与相对过度消费的概念不好表述,因为消费与人们的生活习性、消费偏好、文化,以及对生命、生活的理解不同密切相关。但我们可以简单概括地把绝对过度消费表述为满足在一定的可支配收入下的消费,或社会平均需求的消费,或科学合理的消费,而相对过度消费则表述为超出可支配收入的消费,或超出可支配收入下的社会平均需求的消费,或不科学、不合理的消费。可见,无论绝对过度消费还是相对过度消费都表达了随着收入增加人们生活水平与质量提高的社会进步,基于“生产决定消费,消费促进生产”关系,因此我们不应限制绝对过度消费,但也不应大力鼓励;不完全限制相对过度消费,但更不应大力鼓励,且通过因势利导逐步减少不科学、不合理的相对过度消费。总之,对于过度消费,倡导科学绿色的适度消费是我们的选择。

过度生产的短期治理与长期治理

雾霾治理是一个系统工程,但不能停留在这个系统工程上,而应该找到实施这个系统工程的抓手或突破口。通过以上分析,我们认为这个突破口可以选择:从生产与消费两个方面着手,实施短期治理与长期治理。对于相对过度生产,实施短期治理,严格执法,坚决取缔。在消除非法经营、有毒有害或假冒伪劣产品生产与经营的同时,通过财政与社会资金投入生产、增加绝对过度生产,吸纳就业,提高满足人口需求的能力;提高收入,解决、改善与保障低收入或弱势群体的生活及生活水准,让他们能够享受到社会发展、文明进步的改革成果。这样做能为绝对过度生产提供发展空间,并消除产品销售过程中的“劣币驱良币”现象。

对于绝对过度生产实施长期治理,本着依法治国,基于和谐社会和生态文明建设,落实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要着力振兴实体经济,要坚持以提高质量和核心竞争力为中心,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扩大高质量产品和服务供给。我们认为,同时随着生态与环境保护建设需要,进一步提高生产准入(环评)资质、国际、国家产品质量标准、排放标准等进行低碳节能减排。同时,修订与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与产业政策,不留死角,避免盲目扩张,实现实体经济“干净、健康”发展。农业部相继出台了《全国绿色食品发展规划纲要2016-2020》、《农业部关于推进“三品一标”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等文件,以生态循环农业引领绿色转型发展提供政策支持。因此应继续完善产品追溯系统和地理标识产品系统,鼓励绿色产品与有机产品,实行优质优价,让生产绿色产品的企业获得生态溢价。

无疑,短期治理与长期治理需要有机结合,如在生产方面,像“镉大米”是由于长期不科学使用农药、杀虫剂、化肥等造成土壤污染的结果。此时需要短期治理,更需要长期治理。2015年农业部开展化肥使用零增长行动,出台推广使用有机肥,推进有机肥替代化肥的相关扶持政策,以确保实现化肥减量目标。我们认为应加大力度实施,通过政府补贴和科学宣传普及有机肥知识,逐步减少农药、杀虫剂、化肥的使用,增加堆肥使用,既解决了生活垃圾减量化、资源化瓶颈,又提供利好发展空间。

过度消费的短期治理和长期治理相结合

对于绝对过度消费治理和相对过度消费治理,两者结合更为重要。比如水、电、煤气等衣食住行生活必需品的相对过度消费,以及奢饰品的绝对与相对过度消费在实施短期治理下,还需要完善阶梯定价机制,加大力度,实现阶梯价格消费。这还能起到平抑收入差距产生的有限资源占有“不公平性”的作用。

对于过度医疗、过度用药,在实施短期治理下,以及在打击医院恶意过度医疗、过度用药的同时,还应通过科学知识宣传普及,提高大众医学与保健、合理膳食、平衡营养知识,让大众明白科学医疗、科学用药,逐步减少过度医疗、过度用药现象。

对于交通拥堵、汽车尾气排放,在现有的短期治理下,需要继续通过长期治理达到治本。随着北京市地铁网络全覆盖,到2020年市民首先的出行交通工具就是地铁,到那时绿色出行就上一个新台阶。

可见,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来看,营造“朴素的人与自然和谐”的文化氛围十分重要。我们敬畏自然、尊重生命的同时,改变对生命与生活、长寿与健康的认识。人的生命是自然系统中的一个能量交换的演化过程,有生就有灭,而生活本身是一个旅程,也是生命这个演化过程的记录而已,健康与长寿则是这个过程的标识而已,这一个过程是人的自然属性决定的。同时,还需要改变消费观念,把传统文化美德精华发扬光大,坚守“勤俭节俭,浪费可耻”,应倡导简易生活方式,提高保护生态与环境意识,树立绿色消费观;还需要改变过度的“颜值”泛滥的社会现象,一方面所谓高“颜值”往往是以过度美容、过度消费为代价的,另一方面“颜值”打击了所谓低“颜值”人的自信,成为他们进入社会,甚至晋升的壁垒,应倡导读书修身,提高内在素养与体魄,形成源自内在溢出的颜值,透出生命力美、阅历美,提高自信,在全社会树立正确的审美观,打破“颜值”“通吃”现象;还需要改变轻视,且拒绝“脏、累、苦”等繁重劳动状况,出于爱心,尊重每一个人的能力,应倡导尊重劳动、劳动最美社会氛围,提高创新人才待遇的同时,提高繁重劳动者待遇,树立正确的择业观。不仅有利于形成以“兴趣+能力”的职业选择,而且有利于人人具有“修旧利用”的动手能力;还需要改变对社会的认识,事实无情告诉我们,社会环境干净很重要,家庭环境再干净,但如社会环境不干净,最终家庭环境也干净不了,这是人的社会属性决定的。

因此,应倡导社会意识,让每个人,尤其企业家一切从自己做起,从点点滴滴做起,树立勇于担当的社会观,对社会负责,履行社会责任;还需要完善提高产品(服务)分级消费。在产品(服务)符合消费的基础上,按照产品(服务)的功能、质量划分为,比如初、中、高级三类,实行优质优价的差价消费,供消费者选择。这样既保障低收入群体的消费初级产品(服务)的保障,又能让消费中、高级产品(服务)的消费者为这些产品(服务)生产而多消耗的资源买单,又能从销售中、高级产品(服务)的收入中提取一定比例的资源环保资金,用于资源、生态与环境保护,促进绝对过度生产发展,实现绿色发展,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还需要通过及时回收并监控消费后的剩残旧余物,禁止乱放乱丢、乱排乱埋乱倒行为,加大“谁排放谁付费”力度。把如此剩残旧余等物统称人类排放物(如考虑生理排放,就是广义排放物),研究人类排放学理论是一个新的课题,为人类排放减量化、稳定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理,实现资源回收循环再利用提供坚实的学理支撑;还需要从娃娃抓起,办好学前教育事关国民素质,事关经济社会和谐、健康、可持续发展,是百年大计。今年2月6日全国政协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围绕“办好学前教育”建言献策。我们认为,有关生命与生活,爱学习,爱劳动,爱自然,以及资源、环境、生态及其社会责任等初级的知识应作为教学内容,让蓝天白云永驻他们心间。雾治理任重道远,我们需要加倍努力治理工作,还他们一个蓝天白云,他们也一定是未来蓝天白云的工作者和守护人。

作者系北京信息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 教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