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业 一增一减强服务

作者:欧阳洁 来源:人民日报
2017-03-01 15:16:04
分享

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企业信用风险陡然加剧,银行业不良贷款持续上升。除了周期性原因,产能过剩行业企业、“僵尸企业”和低效行业企业也占用着大量信贷资源,侵蚀银行的信贷资产。抽贷、压贷还是继续支持?银行需要火眼金睛甄别行业和企业,清退“僵尸企业”,严守风险底线,同时增加对新兴产业的支持,有加有减,有扶有控,在增减之间稳定金融秩序,化解风险。

近日,本报记者赴山东、浙江、广东等地,对银行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做法进行了探访。

债委会改变过去银行各自为战、互相掣肘的被动局面

肥矿集团是山东省属大型国有煤炭企业,在以重工业为主的山东曾经风头强劲。企业投资快速扩张,融资规模开始膨胀。然而自2012年以来,煤炭价格大幅下降,产品销售和资金回笼不畅,加之人员负担加重,企业出现严重经营困难和财务危机。到2015年年末,集团的总资产规模达182.1亿元,而此时的负债总额高达179.2亿元。

面对银行金融债权可能大量损失的风险,山东银监局指导10家债权银行共进退,组建了债权人委员会,对集团资产的真实情况进行清算,为企业施诊把脉。

全盘“解剖”后,债委会发现,肥矿集团虽然目前经营困难,但仍有大量可持续经营的优质资产和不少先进的管理经验。眼前的困难主要是因为前期扩张太快,企业债务负担过于沉重,在行业周期下行期,盈利难以覆盖负债。因此银行协调一致,同意对肥矿集团进行债务重组。

经过40多次谈判,债委会和企业达成一致,最终决定剥离优质资产成立新公司,99.5亿元银行债务由新公司、肥矿集团和企业股东山东能源集团分别承接,在未来8—13年内逐步偿还,银行对债务实行优惠利率。

完善公司治理、深化国企改革需同步进行。肥矿集团增强企业内部管理,逐步分流职工,关闭落后产能45万吨/年。改革重组完成后,企业轻装上阵,每年预计盈利1.8亿元,经营现金流将达4.8亿元,企业和银行实现双赢。

债委会是当前银监会引导银行业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抓手。2016年年初,银监会启动债委会制度,要求对债务规模较大的困难企业,由3家以上债权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起成立债权人委员会,按照“一企一策”集体研究增贷、稳贷、减贷、重组等措施,有序开展债务重组、资产保全等相关工作,帮扶困难企业走出窘境。以山东为例,截至2016年年末,山东银监局已组建债委会1138家,涉及授信额度3.12万亿元,贷款余额1.51万亿元。

“一家企业的债务全貌是什么样的?风险有多大?如何施诊?都需要贷款银行共进退、同担当,凝聚合力。”浙江银监局副巡视员张有荣说,债委会改变了过去银行各自为战、互相掣肘的被动局面,同气连枝,协同推进企业破产重整进程,企业和银行、银行和银行之间实现信息共享,稳定了企业整体授信和预期。

监管部门在其中穿针引线。“债委会不仅是为了救活企业、保护债权,也要处置‘僵尸企业’。债委会介入企业债务重组的过程中,监管部门像‘筋骨’,汇聚、协调各方利益诉求,否则银行就可能犹如一盘散沙,难以形成合力。”广东银监局副局长任庆华说,实际上,债务重组过程就是重新优化企业贷款期限和结构的过程,能帮助企业进行产业整合,盘活信贷存量、拓展融资空间。

找到源头,摸清“传染”方向,化解担保链风险

让关联企业联保、联贷曾被认为是分散银行信贷风险的手段,然而当风险来袭,这一手段非但没有化解风险,反倒成了风险爆发的“导火索”,一家企业出现危机,往往会拖垮关联企业,引发连锁反应。

“企业之间互联互保关系往往错综复杂,环环相扣,圈圈相连,相互交织。”浙江绍兴银监分局副局长杨维君说,单家企业风险恶化极易扩散,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波及正常经营的企业,影响整体市场风险。

为了描绘出企业之间复杂的关联图表,绍兴银监分局在浙江银监局指导下,研发担保圈识别系统(GRIT),通过大数据分析能自动生成多家企业之间担保状况全貌和互保关系,找到担保圈中的核心企业,分析出风险“传染”的方向,这样才能找到化解风险的“关节点”,对症下药,建立有效的债务隔离机制。

“由于债权行进入的时点不同,风险缓释程度不同,可能的损失额度不同,债委会中银行的诉求存在差异,措施会有很大差异,特别是异地银行协调起来就更难了。”杨维君说,他们采用授信聚拢法稳住信贷,让希望退出的银行收回信贷,由当地银行自愿进入补上贷款“窟窿”。这些都是基于市场化原则,由银行自己决定。

浙江雅迪纤维有限公司正是受益于此。2012年,雅迪担保的两家企业经营不善,面临资金链断裂危机,作为企业最大担保方,雅迪先后承担下担保企业的银行贷款3.3亿元,支付银行利息超过6000万元。这时不少银行看到企业债务陡增,资金压力巨大,想要抽回贷款。

2015年5月,在部分银行收回贷款的情况下,中行诸暨支行对其新增信用贷款1.83亿元,并由中行绍兴分行牵头成立债权人委员会,协调各家银行对雅迪授信做到3年内“不抽贷、不压贷、不延贷”,在政策范围内给予基准利率或上浮不超过10%的优惠定价,与企业共渡难关。

截至2016年6月末,雅迪授信银行减少8家,贷款降为7.14亿元,同比减少3.11亿元,企业债务负担逐步减轻。

化解风险,更要适度授信。浙江银监局鼓励银行业加大对企业直接融资的综合化服务力度,降低间接融资杠杆率。目前,浙江直接融资占比约为40%,比全国高近16个百分点。截至2016年10月,浙江工业企业负债率为56.3%,较年初下降了1.3个百分点。

盘活沉淀的信贷资源,支持新兴科创企业和小微企业

有减有加,有控有扶。防风险,在去杠杆的同时,银行业盘活沉淀于低效领域的信贷资源,将腾挪出的资金更多投向新兴的科创企业、小微企业和“三农”。

山东兰剑物流科技公司是一家物流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为18个行业提供个性化、高效的自动物流线。随着业务量不断扩大,深入的行业企业也越来越多,兰剑每年需要有巨大的研发投入。“此前我们服务的行业回款周转期快,企业资金压力不大。现在合作的行业越来越多,研发费用投入每年快速递增,靠企业自身积累已远远不够。”兰剑物流总经理张小艺说,但是作为一家高科技企业,“轻资产”的天生弱点导致其在申请贷款时,无法向银行提供足额有效的抵押或担保。

齐鲁银行了解到企业融资需求后,主动联系企业给予300万元贷款,并逐步扩大授信规模,目前提供给企业的信用贷款额度已达500万元,企业发展迈入新阶段。

小微企业历来是信贷投放的薄弱环节,如今银行利用大数据技术提升小微企业服务能力,补齐服务短板,降低融资成本。浙江台州银行的微信分行,让营销和服务嵌入“朋友圈”,客户只要动动手指就能申请贷款,不仅贷款方便了,贷款成本也降下来了。以浙江为例,2016年10月末,浙江银行业对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为5.98%和6.6%,分别较2015年同期下降0.73和0.6个百分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