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一年一变样五年大变样

作者:曹欢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3-13 16:27:40
分享

“你看我胖了没有?”热汗古丽边摸着自己的肚子边问我,这是2017年两会我俩见面的第一句话。

“有点,我没好意思问呀,你怀孕了?”我略感惊讶。

“今天正好是三个月零一天!”她一脸幸福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我。

“恭喜恭喜!”

“你的男朋友怎么样了?有没有结婚呀?”热汗古丽马上追问起了我。

热汗古丽•依米儿是“两会”新疆团年龄最小的人大代表,也是我参与“两会”报道跟踪采访了五年的采访对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之间慢慢地建筑了一种友谊,采访更像是每年一次的老朋友见面。五年里,看着这个比我小好几岁的小姑娘变成了一名幸福的准妈妈,我真心的替她高兴。

2013年,在参与“两会”报道的时候,我萌生了一个想法,能不能跟拍一个人大代表在两会中一天的生活?对于大多数受众来说,“两会”、“人大代表”还是蛮神秘的,“两会”怎么开、代表们到底如何履职是大家感兴趣同时又没有途径去了解的一个话题。于是我开始尝试寻找我的采访对象,可是当会议进程过半之后,我逐渐意识到,找代表接受简短的采访都是件困难的事情,更别说要跟拍一天的开会全过程,我感觉给自己定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就在我想放弃的时候,突然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介绍新疆代表团里年龄最小的一位农民工代表热汗古丽向其他代表谦虚学习的报道。于是热汗古丽这个名字走进了我的视野,我想再试一试,我找到了负责新疆团报道的报社同事崔佳帮忙,最终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第二天一早不到6点我就到达了新疆团的驻地京西宾馆,连续跟踪报道热汗古丽五年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走进热汗古丽房间的时候,她当时正在洗漱,在我表达了这么早就来打扰的歉意后,她的回答让我一下子释然了:“没事没事,我很早就起了,我害怕迟到。”接下来,热汗古丽又问我:“你看我穿这件衣服好不好看,颜色是不是有点鲜艳?”在那一刻,我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她的真实和淳朴,也让我放松了下来。

接下来的一天,包括她吃饭、在房间里写发言稿、开分组会议、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我一直在她身边。第一次以人大代表的身份来北京开会,我明显能感到她的紧张、迫切和青涩。她写了一份发言稿打算在小组讨论上面念,因为汉语说得不是特别好,在房间里反复练习了数十遍。可是,下午的小组讨论她没有被叫到发言,我能看出她略有一丝失望,刚想安慰她,她却对我说,“没关系,还有机会,正好我也可以多练习,好好练习汉语。”

一天的跟踪采访,我和这个刻苦、乐观、谦虚、好学的小姑娘相处得十分融洽,两会快结束的时候,我把做好的视频链接发给了她,相约第二年再见。

一年以后,2014年我再次参与了“两会”报道,在新疆团的驻地我又看到了热汗古丽,还是那样灿烂的笑容,还是那个可爱的小姑娘。热汗古丽也一眼认出了我,就这样我们的第二次采访就像老朋友聊天一样开始了。她激动地说了一个多小时,讲的都是关于新疆的变化,这一次,她的汉语比以前流利了很多,热汗古丽说她正在上大学,她要适应变化,谈吐中,更多了一份自信和从容。遗憾的是,我的报道只有5分钟的容量,很难把热汗古丽说的新疆发生的的变化都说到,这让我非常纠结。

那一次,热汗古丽还跟我聊起了她的男朋友,给我看了照片,就像所有在恋爱中的小女孩一样,在谈到男朋友的时候,热汗古丽一脸的幸福。她发出了和男朋友聊天视频的邀请,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那个男孩给我们唱了好多歌。放下电话她给我讲他们俩个是怎样认识的,我也跟她分享了我的心事,不知不觉离开她房间时已经是深夜了。

接下来的几年中,我每次都会直接到新疆团的驻地去看热汗古丽,她看到我就会笑,我们都会跟彼此说说对方的现状和改变,采访好似成了顺便做的一件事情。每年她都会很骄傲的跟我说新疆的变化,她的改变,每次都会说到我的摄像机卡满,电池没电。

从热汗古丽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我了解到,在过去的几年中,她申请了去大学读书的机会。在2015年毕业后考上了公务员,就在去年九月,这位曾经我心中的小姑娘,正式成为了喀什市夏马勒巴格的副镇长,我们的采访内容也越来越丰富:比如家乡村民们脱贫致富有了好办法等等,虽然我并没有真正地走入过新疆,去看那里的风土人情,去了解人们生活工作的变化,但这位似乎常常在我身边的小姑娘,如今的副镇长,却总能够在一年一次的见面时,把新疆那些令人惊喜的新鲜事儿生动地讲述给我,让我如临其境。

看着眼前虽然愈渐成熟却依旧热情淳朴的热汗古丽,我想,如果明年不再采访她,我也会不断地听到关于她的好消息。

(中国日报网记者 曹欢)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