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温暖送到每一个村寨——灾区群众安置纪实

来源:新华社
2017-08-12 12:11:47
分享

新华社四川九寨沟8月11日电 题:把温暖送到每一个村寨——灾区群众安置纪实

新华社记者

8日夜,四川九寨沟县发生7级地震,受灾严重的九寨沟县6万多名居民彻夜未眠、不少群众有家难回,如何保障百姓基本生活,成为救援被困人员之外最大的任务之一。

这是一次暖人心扉的大援助。帐篷、棉衣、棉被、食品、设备设施……来自四面八方的救援人员和物资,通过及时抢通的“生命通道”不断向灾区最深处汇集,大部分受灾群众有饭吃、有水喝、有衣穿、有被盖、有临时安全住处。

突发震情 驻地力量就地救灾

“就感觉有人用力地在背后摇我!”在九寨沟景区内的荷叶寨安置点,72岁的龙珠介坐在帐篷口的藤椅上,回忆起当时的场景。

荷叶寨离震中位置不到20公里,其所在的九寨沟景区海拔在2000米至4000米之间,闻名中外,但交通不便,山高沟深,仅有一条道路可通外界,还是盘山公路。

“这么大的地震,盘山公路肯定会中断,外部的救援力量肯定没这么快。我们村委会和民众30多人就自发组织了起来,分成几路,分别查看塌方、水电路等受灾情况,并把村民疏散到篮球场等空旷地带。”荷叶寨村民阿旺说。

地震发生当天,九寨沟县漳扎镇许多房屋出现墙体倒塌、墙面开裂,特别是在余震不断的情况下,居民们大多不敢回家,滞留空旷地带。高海拔的寒冷夜晚,驻地干部、武警、民兵等迅速行动,帮助安抚、安置百姓。

“我们是离震中最近的武警力量,当时连自己的营地也来不及查看,就迅速转向各村寨,帮助受灾民众。”森林四川武警总队九寨沟支队队员廖海州说,从永竹村开始,队伍顺着301省道朝川主寺方向开展搜救,只要遇到受伤人员,就先拉回驻地安置照顾。

驻地力量的迅速投入,让8日夜这个不断“震荡”的夜晚变得相对稳定。而在另一边,来自各地的救灾力量也正力图突破被落石、塌方阻隔的道路,希望尽快抵达,开展救援,并将各种救援物资送达。因为他们知道,九寨沟还有数以万计的百姓在企盼着。

余震不断 八方力量火速驰援

“冰箱就不要拿了,先把面和菜抢出来,再把锅抢出来。”10日,在漳扎镇永竹村,十几名武警官兵戴着安全帽穿梭在一些半倒塌楼房前,武警四川省森林总队总队长李岩说,有些居民不敢进危楼,怕被砸伤,就先帮他们把生活必需品抢救出来。

虽然这次地震震级达到7级,但楼房垮塌较少,包括食物在内的不少生活必需品得以保留。部分森林武警九寨沟支队官兵在搜救工作一结束,就转身钻进危楼帮助居民抢出生活必需品。而在整个灾区,还有多方力量正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帮助当地居民渡过难关。

“您先把肚子减下去,身体自然就好了!”在荷叶寨安置点,国家救援队医疗队急诊科主任马立芝刚给村民量完血压说,地震时受伤的村民都已经得到救治,现在更多的是给村民做检查。目前,国家救援队的医疗队已经分成多路在各个村寨巡查巡诊,并在多个安置点驻扎人员,实时关注群众心理身体状况。

“中午吃的是自热米饭,住的是帐篷,从家里拿出来了被褥,大家的基本生活没有太大问题。”阿旺站在成堆的面包、矿泉水、水果等救灾物资前说。荷叶寨安置点有600多人,这里的食物都是这两天从外面送进来的,大概还能支撑两天左右。

据介绍,截至10日下午,有关方面已经向各安置点调运了3000床棉被、3000套棉衣裤、2000顶帐篷、1000张折叠床、3000个睡袋。面粉、矿泉水、自热米饭、水果等大量品类齐全的食品也送到了灾区群众手中。至此,安置点受灾群众的基本生活得以保障。

筹划未来 后续救助正在路上

“现在还经常有余震,这些破损的楼房肯定是不敢住进去了。”在漳扎镇永竹村安置点,25岁的任介牙正和村民们一起做午饭,对什么时候能离开安置点、返回家中居住,还没有太大信心,“我的房子受损严重,肯定是要推倒重建了。”

安置点虽然保障了当地居民的基本生活,但对未来,不少居民也有迷茫:修房子的钱从哪儿来?旅游生意怎么办?一家人以后靠什么生活?

事实上,群众所忧,正是政府所想。

——中央财政已紧急拨付自然灾害生活救助资金1亿元,国家发展改革委下达应急补助6000万元,省级财政安排应急抢险专项资金5000万元,各级政府部门的援助措施,正是为了解决受灾群众过渡安置期的基本生活。

——中国地震局地震现场应急指挥部已派出80余人的16个灾评小组,在九寨沟地震灾区各地开展烈度评定和灾害调查工作,近日地震局还将发布此次地震烈度图。烈度图将成为灾后援助和重建工作开展的有力依据。

——九寨沟的恢复重建工作已经或将陆续开展。道路抢通,电力、通讯、饮用水恢复供应等工作正在进行;景区灾后重建规划和其他配套工作,待专家完成景区地质灾害、水循环、生态系统等评估工作后也将逐项实施。

……

八方支援可以让受灾群众更快地恢复过来,但比这更重要的是九寨沟居民自身的坚强与努力。所幸,这些安置点里已经有不少居民开始行动起来了。“只要人在,以后肯定会慢慢好起来的。”漳扎村安置点的甲佐曼说。(记者许晟、马牧旺青、冯启迪、杨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