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花游队:痛哭痛苦痛快 怒海争锋“舞”中国气质

作者:刘尚君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17-08-30 20:22:59
分享

2017年7月22日,布达佩斯2017国际泳联游泳世锦赛集体自由组合决赛正式开战。

预赛排名第一的中国花样游泳队,在第9组出场。

此时,一别连日来的晴朗天气,22日午间的布达佩斯阴云笼罩,下起了中雨。

突变的天气,也正契合了中国队此次的主题——《怒海争锋》。

在气势磅礴的音乐中,中国队10名姑娘霸气登场,开场首先以一连串的托举动作“亮相世界”。此后随着快慢节奏的移动,顺利完成单人图形、单人托举等难度极高的技术动作。

激流勇进、百舸争流、乘风破浪、载誉而归。

96.1000分,中国花游姑娘的精彩演绎,突破历史,首次摘取世锦赛桂冠。

正是在两个月前,来自北京、湖北、上海、江苏、天津、四川、广东七个省市的十位花游姑娘齐聚北京,备战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

她们是于乐乐、常昊、冯雨、呙俐、梁馨枰、汤梦妮、王柳懿、王芊懿、肖雁宁、尹成昕。

她们需要在短短60天的时间内,无间歇地完成《怒海争锋》、《凤舞国粹》、《美丽的贝加尔湖》三套主题动作的学习。

她们誓要在一方泳池,激起千层浪,舞出“中国气质”。

中国花游队:痛哭痛苦痛快 怒海争锋“舞”中国气质

布达佩斯2017国际泳联游泳世锦赛集体自由组合决赛,中国花游姑娘的精彩演绎,突破历史,首次摘取世锦赛桂冠。中国花游队供图

“摩拳擦掌”的60天

这是一支“全新”的队伍。

“里约奥运会的阵容基本在两三年前就开始配合,世锦赛的阵容给我们只有60天的磨合期,而且我们这十个人之前完全没有整体搭过。”作为一名花游老将,中国花游队队员于乐乐经历过大大小小无数次比赛的历练与洗礼,也曾经觉得这是个“完不成的任务”。

除了激烈快速的节奏变化,和对速度力量的较高要求,最有难度和挑战的是三套动作中14个托举动作。其中,《怒海争锋》占了9个。

于乐乐介绍说,托举动作有很多形式,它没有固定模式,都是通过一点点演变和发展推陈出新,“每一天,大家都在学新东西。”

这次世锦赛阵容中集体的队员可以分为“三个批次”,有像于乐乐这样身经百战的老队员,也有呙俐、梁馨枰、汤梦妮、尹成昕这样从里约奥运会脱颖而出的中坚力量,更有常昊、冯雨、王柳懿、王芊懿、肖雁宁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的“95后”新生选手。

“三个批次”如同托举动作中“三个层次”,底托、中间、尖子。底托是整个托举动作的力量根基,它要保证整从上到下的稳定性;中间是关键,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整个动作完成的好坏需要通过它来调节;尖子就是团队的“面子”,每一次出水腾空的翻转与跳跃,都必须是最好的呈现,一个人的“昙花乍现”凝聚整个团队的心血付出。

中国花游队:痛哭痛苦痛快 怒海争锋“舞”中国气质

  中国花游队正在训练。中国花游队供图

这样的搭配中,于乐乐更多的是起到“传、帮、带”的作用,“我像她们这么大的时候,自己出错自己不知道怎么出错的,都要姐姐来说。”

“训练初期,乐乐姐经常会给我们看动作。”常昊说,“她经常会跟我说她在水下托着我的感觉,然后帮我调整跳跃的位置。”

直体两周翻,这对于“尖子”常昊来说是个挑战。“第一次跳很紧张,你不知道跳多远、多高,有一次还把乐乐姐砸到了。”常昊说,如果一个动作跳不好,那一个周期都会练这个动作。

在整个队伍中,每个人在每个位置都有自己的小目标。

于乐乐的目标是,做好“传帮带”,让小队员在有限的时间内提高得更快,成长得更快。

梁馨枰、汤梦妮的目标是:尽最大努力迎接挑战。

尹成昕、冯雨、王柳懿、王芊懿、肖雁宁的目标是:尽最大的力气,让上面的人跳得稳一点。

呙俐、常昊的目标是,不管下面托的怎么样,必须在出水的那一刻将“中国花游的美”最直观、最完美的展现给大家。

痛哭、痛苦、痛快

“每一刻都是艰难的时刻。”

当记者问起冯雨“你觉得那个训练最艰难?”于乐乐立刻笑着“补刀”。

每周七天,队员们几乎都是在训练中度过的。“做梦、睁眼,脑子里全是动作。”在采访中,于乐乐说虽然年龄比他们大,但是每天接受高压的训练,自己还是被练哭了好几次。

“即便这样,大家还是很享受这个过程,每个人难受的时候,队友鼓励、关心一下就立刻信心满满。”

中国花游队:痛哭痛苦痛快 怒海争锋“舞”中国气质

  中国花游队在比赛现场进行最后的训练。中国花游队供图

信任、信心、信念。花游姑娘一路走来始终是苦累相伴。

其实,许多队员都是学习艺术体操、体操、舞蹈出身,之后转到游泳专业。伴随她们记忆的不是有多喜欢“游泳”这个职业,而是跑步、压腿、训练的苦。

从不到十岁接触游泳,到现在快三十岁,为游泳事业奉献了近20年,于乐乐依然清楚的记得,上午因跑步不达标被罚操场跑三四十个400米,下午照旧下水训练的“悲催”经历。也不能忘记一直被腰病困扰,在比赛时打封闭,度过如此轻松的两小时,下场后腰疼成“虾米”的自己。

至今,于乐乐很感谢那段只有苦累,少有色彩的时光,“如果不是小时候打下的基础,我今天不能练到28岁。”

而对冯雨而言,最痛苦莫过于“控制体重”。

中国花样游泳队主教练汪洁教练有个“神技能”,“一打眼,就会看出你今天涨了几两。”

中国花游队:痛哭痛苦痛快 怒海争锋“舞”中国气质

  此次世锦赛阵容中集体项目的队员。中国花游队供图

因为体重,冯雨经常被汪洁教练点名。曾经,于乐乐也是。

“经常有偷嘴的时候,我都控制不了我自己。”冯雨笑着说。

“甜食、油炸的、脂肪类高的,我们都不能吃。”于乐乐说,花样游泳是一个美的项目,需要我们都要保持赏心悦目的体型。

严师出高徒,这是所有队员汪洁教练的评价。

“她对我们的要求很高,一个动作不达到水准就会让我们一直练。”

“她自带‘不怒自威’的气质,一看眼神要发火了,我们不敢做的不好。”

于乐乐说,作为中国花游的代表人物之一,汪洁教练在执教北京队期间带领北京队连续获得了七届全运会冠军,战绩辉煌。她的严苛与严厉,正是队员们最好的鼓励与激励。

“表现不错!”走下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的舞台,汪洁教练与队员们依次拥抱,给出这四个字的评价。队员们说,这个评价相当高了。

在汪洁教练心中,这是一个和谐、奋进的集体。不仅包括花游姑娘们,还包括国家体育总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领导和领队、科研人员,以及负责集体项目的王芳、金蝉、贺晓初教练。中国花游取得的好成绩与他们对此次备战给予的全力支持密不可分。

古老的沃伊达奇城堡见证了中国花游的里程碑时刻,中国花游队首次站在了世锦赛的最高领奖台上。

这是一个“痛快淋漓”的时刻,对于20世纪80年代初才起步的中国花游来说,是飞跃,是突破。

这又是一个“启航远行”的时刻,布达佩斯完美亮相,惊艳四方。下一个目标,2020年东京奥运会,中国花游队谁与争锋。(中国青年网记者刘尚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