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右翼政客缺乏历史责任感

作者:王 屏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12-11 11:06:49
分享

在日本的政治家群体中,至少有八分之一的人属于右翼政客。他们既缺乏历史责任感,亦无长远的国际战略眼光,中日关系每每遭遇挫折都与他们愚蠢的言行密切相关。近些年来,中日两国之间的关系持续紧张。最近,两国刚刚有了关系改善的一线生机,我们却看到60余名日本国会议员成群结队地去参拜靖国神社,给本就艰难前行的中日关系又增添变数。

后人无法选择历史,但必须正视历史。尤其是政治家与官僚,作为决策者,他们必须对历史负责。这样,他们才有资格带领他们的人民走出历史阴影,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未来。今年是“南京大屠杀”80 周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公祭日”,在这个敏感时刻,我们尤其希望日本的右翼政客能谨言慎行,吸取历史教训,增强历史责任感。

观察日本的政治与外交,让人看到两个怪现象:一个是右翼政客的历史观总是扭曲的;另一个是日本政府的外交技巧总是低质的。

关于右翼政客的历史观问题,其症结不在是否应该去靖国神社悼念亡灵,而在于右翼政客们根本就否定日本曾经侵略过亚洲的历史事实。日本作家保阪正康在《昭和史的教训》一书中写道:看上去我们是在与中美苏进行战斗,“但实际上,我们是在与自己的传统与文化进行战斗”,“与这个国家传统的优质伦理观和道德观进行战斗”,“因为在日本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当中,没有可以去他国杀人、自以为是、为达肆意战争目的而不择手段的内容”。

目前在日本,提及近代日本侵略亚洲的战争时,多用“那场战争”来指代,而论及战争爆发的原因时多用决策者“无谋”来定义。但是,仅用一句“那场战争的爆发是政府与军部上层毫无谋略的结果”来定性这场给中韩等亚洲国家带来空前巨大灾难的殖民主义侵略战争,似乎缺少诚意和悔过之心,在价值观上也缺少现代文明的视野。这既不利于日本青年人树立正确的国家观和人生观,更不利于日本走出历史阴影,实现其“正常国家”的战略目标。

我们不否认,在“靖国问题”当中,有文化、宗教以及感情层面的问题,但在日本政界也确实存在着故意模糊“历史认识”、“战争责任”以及“政教分离”的原则问题。1953 年日本国会通过了《关于赦免因战犯罪而受刑者的决议》,1956和 1958 年分别为 A 级和 B、C 级战犯恢复名誉,认定他们是“为公而死”,并发放抚恤金,甚至连羁押期间都按“在职”计算军龄。

安倍就曾说过,“因为是A级战犯就不能合祀、国家就判定他们是混账,这很荒唐”。日本首相的历史认识尚且如此,那些右翼政客的出格言行就可想而知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两次执政,其最关注的两个领域就是教育和安保。安倍要建设能自主制定宪法和有民族自豪感的“美丽国家”,但他用毁掉“和平宪法”和抹煞侵略历史的方式来实现“日本梦”显得很牵强。

修宪带来的日本社会龟裂如何缝合,似乎那些右翼政客还没有想好应对措施,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愿意想。另外,“历史认识”不端正,日本就无法跨越邻国这道“坎”,日本的周边外交搞不好,其“自豪感”也就无从谈起。

关于日本外交的特征,有近代日本学者评价说:“日本外交无哲学”,也有现代日本学者评价说:“日本外交无思想”。那么,作为一个大国,其外交既无哲学亦无思想,该是一件多么令人不可思议和恐惧的现象。日本学者的评价与认定虽然有些夸张的成分,但确实抓住了日本外交特征的实质。大和民族虽然善于模仿、做事精细,但确实不善于进行逻辑思维和战略选择。

回顾近20年来中日关系的发展历程,每当中国政府致力于关系改善之时,都是日本一些右翼政客和部分政府决策者误导中日关系之日。2004年下半年,中国政府和学界都在为中日关系走出僵局而顽强努力。但是,2005年年初,“日美2+2会谈”却把台湾定位成日美的“共同战略目标”,令人唏嘘!

民主党执政,鸠山政权为改善日本的亚洲外交做出巨大努力,中国政府也予以充分的肯定。然而,政权到了野田内阁时期却出现了“购岛”闹剧和将我钓鱼群岛“国有化”的荒唐之举。此后,中日关系改善遥遥无期。问题的关键还不单单是“历史认识”和“领土领海纠纷”问题,问题在于:日本始终将中国作为“假想敌”,中国的崛起以及“中国的块头太大”都成为日本配合美国“遏制”中国的理由。日本如继续采取错误的对华战略,中日关系改善就是一句空话。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