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来源:央视网
2018-03-01 15:06:46
分享

动批,全称是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形成于上世纪80年代,先后聚集了12家大型服装批发市场,一度成为中国北方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最多每天迎来10万人的客流。

随着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不断推进,20151月开始,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开始全面疏解,腾笼换鸟,准备建成一个新兴的金融、科技、文化、民生示范区。到去年年底,动批宣告闭市,13000多家商户、40000多名服装经营者就此离开动批

虽然眼下动批疏解已经结束,但是政府的工作还在继续。而那些商户们,又搬去了哪里呢?一起来看他们的故事。

201711月,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中的东鼎市场宣告闭市。这也意味着北京动批就此成为了历史。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随着12家市场的陆续关闭,在动批打拼了30年的韩涛、朱莲春夫妇也开始准备寻找新的落脚点。但是,最终要去哪儿,两口子心里也没想清楚,而像这样的商户还有很多。

年前,韩涛、朱莲春夫妇联合几十名商户代表,一起找到了北京市西城区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这个指挥部,专门负责动批的疏解工作。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动批商户代表朱莲春:今天我带这个商户来,也没有档口的,疏解完了没地去的,现在我们去哪个市场也有受骗的。

2017年,韩涛、朱莲春夫妇急于寻找落脚点,自己在距离北京最近的河北燕郊找到了一个新市场。租金能减免两年,他们就交了20万押金。可没过仨月,新市场知名度打开了,租金减免的承诺不兑现了,20万的押金差点打了水漂。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眼看着开春后的销售旺季就要来临,大家也越来越着急。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副处长刘林:有这么一个名单之后,大家自己再跟这里面再去选择一下,这个是没有问题。

这个名单,是北京和河北、天津签订的疏解承接名单,而为了这个名单,北京市在背后做了大量的外围市场对接工作,通过实地考察筛选以及当地政府推荐,最终才得以形成。可商户们的心里,还是有些顾虑。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动批商户代表韩涛:大家也是疏解疏解怕了,是不是这个市场适合我们经营,能让我们经营多久,我们是希望政府来出面给我们找这个市场。我们年前就想把这个事落实了。

像韩涛一样,很多商户觉得,只有政府带着他们去,大家才能吃下定心丸。为此,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决定,专门派出工作组,带商户实地考察。

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副处长刘林:这一拨人不光是为了咱们一拨人,为了所有北京商户。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刘林带着20多人的商户代表考察团,先后去了河北沧州、白沟和天津的三个市场,行程1000多公里。可没想到,考察马上要结束了,商户代表们却抱怨起来。

动批商户代表:要是南宫那边不去我们怎么办啊?回去我们怎么跟人家讲啊,人家说你走得跟我们走得是一样的,就是我们代表来有不同的东西带回去。一问我们都是,一问谁都是,我们这次活动没有意义了。问谁都能问出来我们还搞这个活动干吗呢?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原来,这些商户代表们自己心里也在打着一个如意算盘。考察团这次去的几个市场,商户代表们都很熟悉了,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是想去以前从未看过的河北南宫市场。这个市场,正在开发建设中,不在北京和河北签订的协议名单里。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李云伟:还是有一些顾虑。因为前期的一些,和我们没有对接的一些市场,有些出现了一些问题,尤其是对商户承诺的事没落实,商户也受到了一些伤害。

去,这也不符合疏解工作程序。可不去,商户代表又觉得政府只会做做样子。两难之际,北展指挥部决定,考察继续进行,与此同时,抓紧与南宫方面展开对接。

其实,商户们的各种诉求,从20159动批启动疏解开始后,就一直没有停过。在这次的考察团中,王凤惠就是当年动批维权的名人,因在家排行老八,商户们都喊他八姐。两年前,动批疏解公告刚一贴出,王凤惠就带着商户们,找到了北展指挥部。而当时接待他们的,正是这次考察团带队的刘林。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动批商户代表王凤惠:都懵了当时,我们一起商量约定就是说得去问问,我记得当时我们几个带了四百多个人去的指挥部。

原来,2011年,王凤惠在天和白马市场租了商铺,合同一签就是十年,没想到刚经营了不到三年就赶上了疏解,剩下的七年怎么办呢?

动批商户代表王凤惠:我们就问他你肯定得有赔偿,国家要疏解肯定得有赔偿。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动批12个市场,产权方都是附近的央企、国企、高校等单位,最初的规划用途大多是教育、科研、办公等。后来,产权方把大楼出租给市场方,市场方经过改造再把摊位租给商户,商户又层层转租,最多时可倒六七手,产权关系相当复杂。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按照动批疏解方案,疏解不是拆迁,只涉及提前解约适度补偿。也就是说,产权方先对市场方进行适度补偿,再由市场方对商户进行适度补偿。但商户们理不清楚,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找政府。

动批商户代表王凤惠:刘林出来接见我们,完了产权方负主责,我们不信,蒙人。我认为他们政府方,刘林和他们领导推卸责任。

两年多的疏解工作中,北展指挥部一边督促产权方和市场尽快拿出各自解约的补偿方案,一边做东,居间协调,搭建起包括产权方、市场方、商户以及政府在内的四方会谈机制,每周二,四方坐在一起,通报疏解进展、协商补偿事宜等。但是,这场拉锯战,远比想象中要难得多。

动批商户代表王凤惠:我说搭四方会谈我说矿院怎么不来人?刘林和他们领导说指派不了,我说不对,你命令他来,他不来你命令他来,你不是政府吗?他(刘林)说他们是央企归中央国资委管,我们归市政府管,我说你们命令不了它只能协调。

但是,协调这两个字,在北展指挥部的刘林看来,并没有王凤惠说的那么简单。疏解就意味着各方利益的失衡,因此无论是产权方还是市场方,只要一说到赔偿,谁都不跟你谈。可你不谈,商户就要上访维权。

在四方会谈的关键时期,刘林因胆囊结石上了手术台。手术后刚能下床,他便插着管子又出现在了四方会谈的现场。

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副处长刘林:这个也是(四方会谈)刚刚开始,如果这个时候不去可能让商户觉得政府说话不算数,而且商户对换人很介意说你每回换不同的人跟我们说不同的话,我们到底听谁信谁的?有人替换,但是大家对于这种换人,他们其实特别敏感。

最终,通过各方努力,四方会谈的机制慢慢起到了作用,补偿方案逐步浮出水面。再加上其余几个市场顺利疏解,这让王凤惠和其他商户开始逐步转变了对政府的态度。

动批商户代表王凤惠:我一看是产权方给市场方的钱,市场方再拿回购的那笔钱给商户赔偿,也没让政府给钱,我一听靠谱,指挥部刘林和他们领导说的挺靠谱,没蒙我们,所以在这上面对他们改变比较大,一开始真的不相信他们。

最终,王凤惠跟市场方签订了疏解协议。而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在北展指挥部的合理引导和促成下,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疏解的13000多家商户,已经有12000多家签订了疏解协议,剩余的1000多家,也正在与市场方协商当中。

动批商户代表王凤惠:也就是这两年多跟他从一开始对他们就是说,党员和他们政府工作人员反感,经过了两年多,接触他,说白了从敌对关系,慢慢变成就是协调,协调我们这事怎么解决,完了到最后,成为就是说,是为我们想的,政府工作人员不是说都不管老百姓死活。所以现在我就觉得政府部门,所有的党员还靠谱,一下把我的观念一下转变。

商户们签约了,北展指挥部还要扶上马送一程。这次带着20多名商户代表去河北、天津考察市场,也是疏解工作的进一步延伸。

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副处长刘林:我今天既然带着大家来了,是来相亲来了,我是代表政府,就是小舅子。如果说娘家这嫁这老公对她不好,婆家对她不好,我们这小舅子也不干。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而在考察的最后一天,刘林接到通知,北展指挥部和河北南宫的新市场完成了对接。

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副处长刘林:跟大家说一个好消息,大家要求要去的南宫,领导同意要去考察。

从北京向南,驱车4个小时,考察团来到了位于河北南部的南宫市。不过,看着一座硬件设施并不出众的小城,新市场四周的配套设施也还只是停留在沙盘阶段,原本还充满期待的大家,此时心已经凉了一大截。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动批商户代表朱莲春:因为我们做这个平台,做这个服装行业,一定要做时尚的。但是我刚才看到的就是,周边没有那个特别像城里的那种感觉,有一点退后了。

不过,当地政府的支持力度,让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南宫市常务副市长于京礼:我们一定要在很多地方给予保障,尤其是在诚信方面,政府要做出保障。如果需要先交钱的话,不管是定金还是什么,政府要设立监管账户,

为了承接北京商户,南宫市专门出台了红头文件,商户享受什么优惠政策,有什么权益,都做了明确保障。

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副处长刘林:咱们谈这个政策,我得给您谈条件了。我要代表是一万三千动批商户,这个可能那个大家不一定能签,但是我必须得谈,咱们从第一条说,我要求最好是今天拍板定下来,肯定是今儿就改。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金南宫商贸广场负责人高学军:行,我代表公司的股东,唠定了,咱们就可以定下来。

动批商户代表王凤惠:别的市场,你们河北周边,沧州、白沟都5毛。

金南宫商贸广场负责人高学军:5毛钱,物业费。

动批商户代表王凤惠:5毛钱,包括水,不包括电。

动批商户代表:我们实际50平米,该交多少钱?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商户们提出的要求,企业几乎是照单全收。

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副处长刘林:收获很大,从政府的态度到企业的态度可能是我们走的这几家里最好的一个了。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动批商户代表韩涛:老总说有的问题解决不了的,他回去商量,明天会给答复。但是,我会考虑这儿的,感觉这边还不错。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当晚,企业连夜修改了原有的优惠政策,对大家关心的公摊面积、物业费标准、周转房、保证金监管都进行了细化,加盖了企业公章。看到了诚意,同行的21名商户代表最终有12人签订了意向协议。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动批商户代表成福企:这个地方政策好,看着有发展前途,所以我第一个就签了,回家放鞭炮。

动批的疏解工作结束了,商户们也陆续找到了落脚点,但是政府承诺的保障工作仍在继续。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北京市西城区常务副区长孙硕:动批商户到了河北和天津以后,我们不能简单地疏解一疏了之,我们还得扶上马送一程。疏解只是我们工作的一个圆的一半,我们还希望通过我们政府之间的协作,搭平台,给他们创造更好的条件,让动批的商户在河北在天津能够去得了、住得下、活得好,能够让他们的事业在河北和天津广袤的大地上有更蓬勃的发展。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