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出发 一路向南·泰国篇③丨北飞5年学汉语,暹罗姑娘回巢

来源:封面新闻
2018-08-01 14:46:51
分享

封面新闻记者泰国曼谷报道

漂亮的双眼皮,浓密的黑色长发,泰国姑娘茉莉笑起来很甜。717日,封面新闻记者在曼谷对泰国前国防部长切塔进行采访时,她作为翻译参与对话,此时,距离她从中国回来只有17天。

这个泰国姑娘在中国留学5年,除了收获中央民族大学汉语言应用专业硕士文凭外,还收获了一名北京小伙当男友。在她的硕士求学生涯中,班上5个留学生名额,全都被自己的泰国同胞囊括。今年6月,随着毕业季的到来,这一批乘风而来的暹罗青年,开始带着在中国学到的知识,回到故乡,投身社会。

和他们回归的方向相反,一大批赴泰留学的中国学生,也在这个夏季,登上飞机回到祖国。一来一回,往返之间,是两国在“一带一路”背景下,人才交流和流动的缩影。此刻,天涯比邻。

四川出发 一路向南·泰国篇③丨北飞5年学汉语,暹罗姑娘回巢

泰国地图。(截取自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的世界地图)

【故事】

泰国姑娘赴中国留学

班上5名外国留学生都来自泰国

“当初选择去中国留学,是因为觉得,我学了汉语,就一定要到中国才能学得更好。”茉莉今年27岁,高中选择了汉语班,随后在泰国东方大学和中国联合大学联合培养毕业后,她选择了到中国中央民族大学继续深造,最终花了3年时间,获得汉语言应用专业硕士学位。

在她的“中国记忆”里,这个完全不同的国度,带给她的第一次感动是登上长城。“我从小就知道长城,我们的概念里,长城就是中国。”到了北京后,她去到八达岭,站在长城上和妈妈打电话,“这里的景色真的美,超感动。”

硕士毕业后,她选择了回到泰国,任泰国四川商会副秘书长与翻译。“现在两国贸易往来密切,前景广阔,回到泰国,我觉得会有更好的发展。”

在中央民族大学读研时,茉莉所在的班上50多个人里,一共有5个外国留学生名额,全都来自泰国。他们毕业的去向,基本都和茉莉一致——回国。“我的同学们,有当翻译的,有当老师的,这也是泰国留学生们主要的去向。”但对于茉莉来说,她的留学之路并没有就此完全结束,“有老师问我,要不要继续读博。我说,我先工作一年想一想吧。一年后,也许我还会再回到中国。”

四川出发 一路向南·泰国篇③丨北飞5年学汉语,暹罗姑娘回巢

中国到泰国留学的人数加速增长。

【数据】

中国成泰国留学生最大生源地

4万名留学生中国人占3/4

“这两年,明显看得到中国到泰国留学生人数的加速增长。”泰国商会大学中国国际学院学生管理办公室主任王毅说,以该学院的招生情况分析,从2016年开始,中国留学生的人数一直在高速增长,“2016年我们大约招收5060人,第二年达到了80人。根据今年的招生情况,保守估计,可以达到140150人,和2年前比,已经翻倍。”

“一带一路”让中国赴泰留学人数激增

泰国商会大学简称UTCC,在泰国的私立大学里名列前茅。作为泰国高等教育机构里最早成立的非营利私立大学,前身是泰国商会于1940年创办的商业学院,目前国际学生超过700名。

四川出发 一路向南·泰国篇③丨北飞5年学汉语,暹罗姑娘回巢

泰国商会大学在泰国私立大学里名列前茅。

而中国国际学院(简称CIC)是泰国商会大学于2014年专门成立的中英泰文国际项目。“从宏观来看,我们建立的背景就是顺应中国-东盟加强交流的趋势,专门为中泰人才交流打造的学院。”王毅13年前来到泰国,一直从事教育行业,他认为,这两年赴泰中国留学生迅猛增长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影响,“国内有很多大专院校有‘走出来’的需求,而我们是得到中国政府认可的学校,所以两年来,我们和国内各高校的合作范围越来越广,也越来越深入。”

中泰双语人才供不应求

“一带一路”对人才市场展现出强而有力的影响。“从中方到泰方大量需要这种小语系商科的人才,泰国的中资企业,泰资企业都需要这种人才。”王毅说,泰国商会大学中国国际学院的毕业生去向:一半回家,一半留在泰国创业,做旅游和房地产,或者进入中资企业做到至少中层,“四川是我们这几年来最大的生源地,原来能占70%。今年由于人数激增,这一批来自全国各地,对这个比例有所稀释。”

四川出发 一路向南·泰国篇③丨北飞5年学汉语,暹罗姑娘回巢

泰国商会大学中国国际学院的毕业生去向,一半回中国,一半留在泰国创业。

如果说泰国商会大学中国国际学院的第一生源地是四川,那么对于泰国来说,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地,非中国莫属。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在泰国留学的外国学生共约4万人,其中中国留学生占到了四分之三。在泰国留学的中国学生比2001年增长了近10倍。中国已经成为泰国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

“我们今年(2018)年的毕业生,目前已经全都找到工作,还供不应求。”716日,王毅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泰国市场对于既懂中文又懂英语的人才需求很大,“一方面,泰国本土企业希望招收既懂得中国文化又能包容西方文化的复合型人才;另一方面,由于中泰经贸关系较好,中国企业向东南亚发展一般首选泰国,这也扩大了对中国赴泰留学人才的需求。”

【变化】

从物流到通讯

泰国大学专业出现“新面孔”

泰国商会大学获得中国政府认可,要追溯到2007年中泰双方北京签订的《关于相互承认高等教育学历和学位的协定》。

2007528日,这一协定在北京签订后,促进了中泰两国高等教育学历学位互认,推动两国高等学校的学分互认。两国在学术交流层面的高频合作,推动两国学生在彼此国家进一步学习深造。包括泰国商会大学和孔子学院在内的一批院校,开始成为这股浪潮里的中坚力量。在今年7月普吉岛沉船事故发生后,第一批到达现场,承担翻译、陪护和各项事务协调的民间力量里,孔子学院展示了极强的能力。

四川出发 一路向南·泰国篇③丨北飞5年学汉语,暹罗姑娘回巢

中泰两国在学术交流层面的高频合作,推动两国学生在彼此国家进一步学习深造。

发展带来改变。随着两地交流的推进,留学生市场也开始发生转变。一个侧影是,在中国内地商人对泰国通讯行业以及光缆市场的带动下,泰国近几年来的通讯行业发展也日益精进。“由此,通讯专业最近也成为一个新面孔,出现在许多大学的专业设置里。这个专业,5年前在泰国是没有的。”王毅说。

“在我们学院,老牌专业集中在酒店管理和工商管理方面,但是这两年来,物流专业越来越引起重视。”王毅说,分析泰国大学的专业设置,也可以看到中国力量的影响及推动,“两地越来越频繁的交往,对于就业市场的影响是非常直接可观的。另外,从中国掀起的创业浪潮,也影响着我们的学生。毕业生选择创业的越来越多。”

【对话】

泰国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乐山大佛和九寨沟

采访中,作为中-泰和泰-中留学市场的观察者和亲历者,王毅和茉莉对于中泰双方人才交流的未来,都抱持极乐观的态度。

记者:在泰国民众心中,中国具象化后,是怎样呢?

王毅:这几年泰国人也越来越了解中国,首当其冲肯定是从标志性事物开始的。比如长城、兵马俑都很出名,城市的话,广州、深圳、北京,还有成都,都是知名城市。另外,泰国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乐山大佛和九寨沟。

记者:从大部分人的印象来说,旅游、购买服务方面,现在感觉中国更多是输出方,不是输入方,是这样的么?

王毅:这个是双向的,还是需要时间。其实,双方都有大量需求,只是泰国这边人才还在逐渐培养,还没有跟上。翻译人才是各个专业中发展得最好的,其他专业仍在奋起直追。以物流行业为例,现在在东盟、亚洲,甚至全世界,物流都是一个很火的行业了,大量需要这方面的人才。

记者:那么茉莉,作为泰国留学生,你在北京求学的这几年,有什么样的困难或者感触么?

茉莉: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在我的求学生涯里遇见了很好的中国老师,中国朋友。他们都很无私热心地帮助我,中国政府也以一种开放无私的态度来接受我们外国留学生。可以说,我的今天离不开中国政府也离不开中国人民,所以我决定回到泰国将我认识的美好的中国让更多泰国人知道,也为我们中泰两国作出更大的贡献,希望通过四川商会这个链接中泰交流的平台,能为两国的友谊和了解出一份微薄之力。

(来源:封面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