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共产主义理想不动摇,开创社会历史发展新篇章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4-05 13:13:44
分享

1835年秋天,当时年仅17岁的马克思撰写了一篇名为《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的中学毕业论文,里面有如下一段文字:“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守的主要指针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不应认为,这两种利益会彼此敌对、互相冲突,一种利益必定消灭另一种利益;相反,人的本性是这样的:人只有为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自己才能达到完美。”首次表达了为全人类服务的崇高理想与远大抱负。

在批判继承、吸收和改造人类历史上优秀文明成果,特别是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与英国法国空想社会主义科学成分的基础上,在深刻分析资本主义社会未来发展趋势和科学总结工人阶级斗争实践的前提下,马克思主义最终得以创立和发展起来。19世纪40-6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发现了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实现了人类思想史上的伟大革命:马克思主义哲学为认识历史和时代问题提供了一种崭新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原则;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通过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运行机制和发展规律的深刻分析,揭示了资本主义剥削的秘密和它被社会主义必然代替的历史命运;科学社会主义在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论两大发现的基础上,阐明了由资本主义社会转变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的客观规律,阐明了无产阶级获得彻底解放的历史条件和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使社会主义由空想成为了科学。

自从资本主义产生的那天开始,周期性的经济金融危机便如影随形,难以根治,一切的问题都导源于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同社会化大生产之间的固有矛盾。随着生产社会化程度的不断加深,这种固有矛盾只能愈发严重和尖锐,只有以更为先进的,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取代资本主义,并进而前进到共产主义社会才能彻底解决此矛盾。正因为如此,当代法国哲学家,存在主义著名代表人物萨特在其《辩证理性批判》一书开头的“方法问题”一章中才会说道:“马克思主义非但没有衰竭,而且还十分年轻,几乎是处于童年时代:它才刚刚开始发展。因此,它仍然是我们时代的哲学:它是不可超越的,因为产生它的情势还没有被超越。我们的思想不管怎样,都只能在这种土壤上形成;它们必然处于这种土壤为它们提供的范围之内,……”2007-08年世界金融危机过后,《资本论》再次成为西方白领手中的热门读物,德国书店甚至在马克思画像下直接打出了广告标语:“这个人说的是对的!”以上一切无不证明了马克思主义颠扑不灭的科学性和真理性。

诚然,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更不可能一蹴而就,期间难免存在若干波折和反复,但就像俄共总书记久加诺夫指出的那样:“苏联的解体不是社会主义的崩溃,而是社会主义的一种具体历史形式的瓦解;新的、更加有效的社会主义形式正在酝酿之中,终究会取代当前的资本主义化和殖民化,不转向社会主义,世界就不能摆脱危机”。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共产党宣言》引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曾把共产主义比喻为在欧洲大陆徘徊的幽灵。在《宣言》问世之前,共产主义便是资产阶级统治者极力想扑灭的星星之火,而放眼当今世界,2007-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冲击余波犹存,欧债危机也开始逐渐显露,很多西方发达国家经济依然步履维艰。作为马克思主义者,作为共产党人,我们既“脚踏实地”,又“仰望星空”,在坚持走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前提下不断完善自身,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不断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推向前进,恰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王瑛 新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哲学博士,理论经济学博士后)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