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网络空间主权是推进建设全球网络空间治理新秩序的基础

作者:沈逸 来源:求是网
2016-10-18 11:38:53
分享

2016年10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第三十六次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主题聚焦网络强国战略。这一学习可以看做是总书记419讲话之后的推进落实举措,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加快推进网络信息技术自主创新,加快数字经济对经济发展的推动,加快提高网络管理水平,加快增强网络空间安全防御能力,加快用网络信息技术推进社会治理,加快提升我国对网络空间的国际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朝着建设网络强国目标不懈努力。在讲话中,习总书记特别强调,要理直气壮维护我国网络空间主权,明确宣示我们的主张。

维护网络空间主权,反对网络霸权,以尊重网络主权为基础推进全球网络空间治理新秩序建设,是中国网络强国战略的重要内容。而维护网络空间主权,是推进建设这种新秩序的基础与前提。

网络主权,即国家主权在网络空间的延生、投射、发展与实践,是信息时代国际体系面临的历史任务。自1648年以来,主权原则构成支撑、维护与保障国际体系正常运行的最重要的国际法基本原则;从1648年至今,人类社会经历的各种实践最终证明,必须建立以尊重主权为最大公约数的游戏规则,才能有效地保障国际体系的和平与安全。70年前的1945年,联合国成立之初,尊重主权即作为最重要的国际准则,被纳入其中,并由此支撑起运行至今的国际体系。作为负责任的新兴大国,中国强调网络主权,是在网络时代践行联合国宪章与国际法基本准则,维护国际体系安全与稳定的具体表现。

从国际实践来看,尽管以美国为代表的欧美发达国家在口头上拒绝使用网络主权的字样,强调互联网自由原则,推崇淡化、弱化、虚化主权存在的定制版多利益相关方模式来治理全球网络空间,但在实践领域,任何实质性触碰国家主权的举措都遭到了严厉的反制:

2016年10月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明确表示,美国认为俄罗斯政府支持黑客组织通过维基揭秘网站披露民主党内相关资料的做法,构成对美国国内政治过程的干涉,美国政府“正在考虑采取相称的反制措施”,在发言中明确指出,美国有权在本国境内网络空间采取防御性措施,在他国境内采取进攻性行动,来保障美国的安全。这里的“权”,就是美国的国家主权。

同样在2016年,预期在10月进入最后阶段的IANA监管权限转移进程,一度遭遇来自美国国会的阻拦,理由是移交违反美国宪法,损害美国国家利益;而后来通过的移交方案,规定移交后的ICANN是一家美国加州的非营利性组织,遵守美国加州的法律。换言之,这种移交是用美国政府的司法管辖,取代美国政府的行政管辖。在2014年3月14日美国商务部NTIA的声明中明确指出,美国不会将IANA监管权限移交给其他主权国家,或者主权国家构成的政府间国际组织。这里反应的,是美国政府坚持对具有象征意义的全球网络空间关键资源保持严格的主权管辖,移交对象不能处于美国主权管辖之外,当然,具体形式可以商榷。

此前,美国联邦调查局要求苹果公司提供解锁密码,美国司法部要求微软提供存储在爱尔兰的数据,美国政府向谷歌、推特等公司发出国家安全出传票,国家安全局要求美国公司配合全球网络监控,都是美国政府在网络空间行使主权的表现。

就此,可以得出的基本结论是,在全球网络空间占据压倒性优势的美国,形式上否认国家主权,实质上谋求的是将本国主权管辖范围扩展到全球的网络霸权;对其他国家来说,维护网络空间主权,在主权平等基础上推动建立网络空间治理新秩序,是面临网络霸权威胁所做出的正常反应。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从诞生之日起,主权就包含两个方面的含义:对内,主权意味着对领土内事务处理的至高权力。对外,主权意味着国家不分大小、强弱,在法理基础上一律平等。而在讨论主权原则的适用范围时,不能脱离具体时空环境下的生产方式,以及主权适用对象本身的内在特征。相比海洋、天空、外层空间、极地、电磁波谱等非领土和非领土资源,网络空间的特殊性在于,其价值与覆盖范围以及使用者多少密切相关;开放的网络空间,具有更广覆盖范围的网络空间,拥有更多用户的网络空间,其价值越大。而网络空间的开放程度,覆盖范围,用户多寡,有赖于网络空间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获得主权国家的信任。

这种信任的关键,就是尊重主权平等原则;尊重主权平等原则,本质上就是占据强势地位的国家要承诺自我克制,不对其他国家颠覆性的使用网络工具。如美国白宫发言所证实的,即使美国自身,也明确认为,对国内政治过程的干预,尤其是通过网络发送颠覆性信息的方式实施的干预,是一种对国家安全的威胁。因此,中国强调尊重网络主权,强调以尊重主权平等为基础建立网络空间治理新秩序,核心是反对将网络空间作为推行单一或者少数国家利益的工具。

尊重网络主权,从来都是为了制衡和反对网络霸权,而不是要阻断信息跨界自由流动。尊重网络主权,目的是确保网络空间能够真正的服务于全体国家的发展,而非成为少数国家垄断的游戏场。就此而言,真正的问题不是网络空间是否存在和适用主权原则,而是以何种具体方式践行主权原则,如何构建真正反映主权平等,同时符合信息技术发展内生需求的网络空间治理新秩序。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总书记要求“理直气壮的维护我国网络空间主权,明确宣誓我们的主张”,指出了中国在通向网络强国之路上要做出的国际贡献。秉持尊重网络主权平等原则,在世界范围持续推进如何构建网络空间新秩序的工作,这将是崛起中的中国对世界做出的最主要的贡献之一,也是全球网络空间治理秩序变革迈向深入的重大标志之一,值得人们为之努力和奋斗。

(作者: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