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习总访美:基辛格为何说这是“历史转折点”?

占豪 2015-09-25 08:44:42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习总访美:基辛格为何说这是“历史转折点”?

当地时间9月2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西雅图威斯汀酒店举行华盛顿州政府和美国友好团体联合举办的欢迎晚宴,期间与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握手。据人民日报报道,当地时间9月22日,华盛顿州当地政府和美国友好团体为到访西雅图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联合欢迎宴会,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会上致欢迎辞。习主席在发表演讲时说,基辛格博士“总能说出一些新颖的观点,他的介绍让我对自己也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角度”。基辛格表示,(美中两国建交)消除了两国之间的隔阂,并携手并进。同样重要的是,中国实行了大胆的改革开放政策,当时的目标充满远见。30多年过去了,中国几代领导人的努力和跨越太平洋的合作越发成为现实。基辛格还强调,习近平主席今天的到来,又是一个历史转折点。

我们都知道,基辛格是中国的老朋友了,这位在美国少有的政治家是新中国后第一个访华的美国高官,也是打破中美关系坚冰的美国第一人。在过去40多年中,基辛格访华一百多次,与中国政要关系密切,其中也包括习总。正是这些原因,基辛格不但在美国政坛具有很高的地位,在中美关系上也是不可替代的代表性人物。作为一个在中美关系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人物,作为美国政坛最了解中国的美国前政要,他特别强调习总访美又是一个历史转折点,这背后一定有很深的意义。

那么,习总访美到底为何被基辛格评价为“又是一个历史转折点”呢?占豪认为,其背后的逻辑有四:

一、这或是中美真正开始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历史转折点。

历史上,中美关系曾多次出现大转折。新中国成立后,由于意识形态、国家利益、地缘格局等因素的变化,中美关系出现大转折,由二战时期的盟友转成你死我活的敌人。1950年,中美在朝鲜战场兵戎相见,最终以中国抗美援朝胜利告终,自此中美进入战略对峙期。1960年代,中国又在越南战场抗击了美国,最终导致美国陷入战争泥潭而不可自拔。1970年代,中美才因苏联的霸权主义而有了共同利益,并在1972年尼克松访华打破外交坚冰,中美关系再次迎来一次大转折。1979年邓小平访美,使得中美确立了这一大转折,中美关系进入了10年蜜月期。1989年,东欧剧变后的一系列事件使得中美关系进入大转折后的新的发展阶段。

而习总这次访美,是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后,中美实力此消彼长的背景下发生的;而且,还是在美国重返亚太搞亚太再平衡战略遏制中国5年后,是在中国无论经济实力、军事实力都已和美国不再存在综合能力代差的情况下实现的。很显然,以中国现在的综合国力,再维系过去的中美关系显然已经不合适了。脚长了,自然就该换新鞋了。

习总在2012年2月访美时提出了“新型大国关系”倡议,2012年5月中美战略与经济对华中隆重推出这一倡议。2013年,中美第一次“习奥会”时双方元首确立了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框架。而这一次,习总正式访美,实际上就是要在“新型大国关系”框架的基础上,为“新型大国关系”注入新的内涵和实质内容。

虽然,无论学界、政界还是国际社会,对“新型大国关系”都还有怀疑,但对中美来说,“合则两利斗则两伤”却是现实逻辑。所以,站在两个大国战略利益的基础上,中美两国都会积极地发展“新型大国关系”。

中美都会积极发展“新型大国关系”背后的逻辑也很简单:发展,中美可以通吃世界;不发展,世界会通吃中美。虽然,两国分歧仍会不断,局部领域甚至会出现摩擦,但管控分歧的同时加强合作,深化“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也已是彼此共识。

这一次习总访美,双方首先将经济合作作为深化“新型大国关系”的基础和突破口,这是既明智又现实的选择,也是最容易取得突破的选择。经济开道的影响力有多大,看看习总这次访美的行程以及美国企业界的振奋程度可知,连美国国务卿克里都说“美方为迎接习近平访问感到振奋”,可见背后的确利益巨大。

事实上,美国政治是企业财团政治,玩政治竞选花钱越来越多,没有财团支持玩不转竞选。2012年美国的总统选举总花费就达到60亿美元,其中奥巴马和罗姆尼两人的竞选就花费20亿美元,可见企业的献金对美国竞选有多重要。如此一来,奥巴马政府在此时若能在中美经济合作上取得突破,对民主党2016年的选情会有利。而且,进一步管控中美分歧,避免形成中美直接对抗的系统性风险也符合美国工商界的利益;对中国来说,与美国为敌绝非上策,因此在经济上与美国加深合作不仅对美国有利,对中国也一样有利,特别对中国经济的确定性预期有帮助。所以,双方由经济深化合作出发,然后向更广泛的领域延伸,既现实又符合双方现阶段的利益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未来中美由于深化合作而不会爆发战争,最终共同构建出一个新的国际秩序,那这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访问自然就是一个转折点。当然,如果最终多年后中美没能达成更高级别的妥协,形成了新的对峙甚至对抗,这次访问自然也是转折的开始。所以,基辛格对此的定义是准确的。

二、这是中美彼此给对方重新定位的转折。

中美自新中国以来,彼此对对方的定位是随着两国关系的转折而变化的。从1949年新中国开始到1972年中美关系破冰,美国在中国眼里都是美帝国主义,是百分百的敌人,而中国在美国人眼里也是“独裁”国家;1979年后,中美关系迎来蜜月期,那时候中美关系是亲密的,中美那时候对对方的定位都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中美因为有了苏联这个共同的“敌人”而成了“密友”。2008年后,中美实力已此消彼长,到现在综合国力已相差不大,在这种情况下,现阶段无论中国还是美国都应到了给对方重新定位节骨眼上。自2008年至今历经7年,自2010年美国重返亚太搞亚太再平衡也已五年有余,这么长时间中美彼此该摸的底基本应该也摸得差不多了,是该到了给对方重新定位的时候了。

中美彼此进行重新定位,这自然也是一个历史转折点。

三、这是世界到底是走向和平还是走向战争的转折,是世界走向合作还是对抗的转折,是构建怎样的国际秩序的转折。

历史上,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多是兵戎相见分出上下的,这被称作“修昔底德陷阱”。中国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构建,就是要打破这一陷阱,避免世界陷入新一轮生灵涂炭。习总这次访美是要为“新型大国关系”注入实际内容和新内涵的“和平、合作、友谊”之旅,若最终中美在博弈中合作、在合作中博弈的格局长期持续,并避免掉一场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的战争或激烈对抗,那必然是人类世界历史的转折点,将会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四、这是世界大国角力进入新阶段的转折。

虽然中美博弈的激烈程度并不会因为习总这次访美而减弱,但中美进一步夯实“新型大国关系”,在其中注入实质性的内容,就已说明世界博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一方面,中美之间因习总访美使得双方形成对立的可能性被大大降低了,中美不但都给彼此留了回旋空间,也加强了实质性的合作;另一方面,鉴于中美这两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大国没有走向直接对立和对抗,那么对世界其它区域、领域的争夺必然会更加激烈,这也就意味着世界博弈进入了新阶段。

新的博弈阶段的特点是:中美一边角力一边合作,双方不会进入全面合作或全面对抗。合作体现在经济领域和新的国际秩序构建上;角力则主要体现在对区域的争夺和对相关国家外交的竞争。这种双重性,必然会引发局部更加激烈的冲突,也会在局部逐渐呈现站队的情况。当然,在一些区域和领域,又会体现出很强的合作性。这种局面,是一种国际秩序重组和构建的体现。

这种状态,客观上说也是一种历史转折。因为,经过一定时间的博弈和角力,到底是中国最终完成伟大复兴,还是美国继续维系其全球霸主,在经过这一阶段持续二三十年的博弈后,将会有一个令世界满意的结果。

所以,本质上说,“新型大国关系”既可以被认为是彼此对对方的战略忽悠,也可以被认为是双方为世界和平而做出的努力,到底最终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取决于彼此的智慧。譬如,若结果是中美一方最终没有达到战略目标,那么没有达到战略目标的一方就会认为自己是被战略忽悠;相反,对全世界来说,只要是中美没有爆发直接对抗或战争,那么就是为世界作出了和平努力。而站在中国视角和立场,保持清醒头脑,理性作出最符合国家战略利益的选择,最终时间就一定属于中国。

分享到6.79K

相关报道

众怒 入侵
中美企业圆桌会:商界大佬“表情集” 中美企业圆桌会:15位参会中国大佬都是谁?
谢耳朵将在莱纳德婚礼上搅局 盘点美剧婚礼上的麻烦事 美剧偏爱中国元素 中国人形象这些年变化几何?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

    “鲁冰花”关爱留守儿童公益计划在京正式启动

    详细>>

    圆梦北京之《90后的青春》

    详细>>

    圆梦北京之《梦想成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