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中国改革开放的全球担当
以自身的改革开放促全球改革开放

作者:王义桅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9-06 14:12:09
分享

【专家谈】中国改革开放的全球担当<BR>以自身的改革开放促全球改革开放

习近平主席在2016年杭州G20工商峰会开幕式发表题为《中国发展新起点 全球增长新蓝图》的主旨演讲指出,中国改革开放38年的伟大进程,是探索前行的进程,是真抓实干的进程,是共同富裕的进程,是中国走向世界、世界走向中国的进程。今天的中国,已经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这个新起点,就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增加经济社会发展新动力的新起点,就是中国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新起点,就是中国同世界深度互动、向世界深度开放的新起点。在新的起点上,中国将坚定不移全面深化改革,开拓更好发展前景。坚定不移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释放更强增长动力。坚定不移推动绿色发展,谋求更佳质量效益。坚定不移推进公平共享,增进更多民众福祉。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实现更广互利共赢。中国有信心、有能力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继续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为世界带来更多发展机遇。

习主席的讲话表明,中国改革开放越来越具有全球担当。换言之,中国正以自身的改革开放促全球改革开放,尤其是推动全球化深入发展,推动世界经济的结构性改革。

一、改革开放引领世界

14年前,历史学家章百家在《中国社会科学》发表《改变自己,影响世界——20世纪中国外交基本线索刍议》一文,形象地概括出中国近代外交的逻辑。

如今,加入世界贸易组织15年过渡期即将结束,中国外交的逻辑不再在自己与世界的单向度关系徘徊,而是出现中国与世界高度相互依存的局面,没有离开中国的世界,更没有离开世界的中国。中国通过改革更好地开放,通过开放进一步促进改革,改革开放已相互交织在一起。“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更呈现出中国“通过塑造世界来塑造自己”、“通过塑造自己来塑造世界”的双向联动局面。G20杭州峰会将中国的结构性改革主张变成世界性做法,中国以全方位开放推动全球化继续向深度迈进,向包容性方向演变。

一句话,中国外交正从服务于中国自身的内政和经济发展,转向服务于全世界全人类。积极为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就是这种转变的鲜明标志。

党的十八大以来,奋发有为的中国外交越来越着眼于国际公共产品的提供,包括三大类:

器物层面:物质性公共产品。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平均三成的世界经济增长来自于中国经济的拉动,超过第二位美国贡献的一倍。为推动国际社会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成立60周年峰会上宣布:中国将设立“南南合作援助基金”,首期提供20亿美元,支持发展中国家落实2015年后发展议程。中国将继续增加对最不发达国家投资,力争2030年达到120亿美元。中国将免除对有关最不发达国家、内陆发展中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截至2015年底到期未还的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中国将设立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同各国一道研究和交流适合各自国情的发展理论和发展实践。中国倡议探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推动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全球电力需求……均体现中国“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胸怀与担当。

制度层面:制度性公共产品。亚投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一带一路”是“源于中国而属于世界”的制度设计贡献。亚投行不仅激励国际金融体系变革,也在开创21世纪全球治理新路径:Lean, Clean, Green(精益、清洁、绿色);“一带一路”聚焦构建互利合作网络、新型合作模式、多元合作平台。倡导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等五通,旨在构建互利合作网络、新型合作模式、多元合作平台,携手打造绿色丝绸之路、健康丝绸之路、智力丝绸之路、和平丝绸之路,为全球治理贡献中国方案。

精神层面:观念性公共产品。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尤其是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在引导美国对华关系。“一带一路”更是激活“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开创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探寻21世纪人类共同价值体系,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展示了全球治理的东方智慧。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确立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越来越多地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同。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也在不断产生示范、对比效应,助推亚洲乃至世界摈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思想。

积极为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贡献正能量,超越了和平崛起的层面,更超越了韬光养晦的外交战略,展示了中国外交的自信与自觉。

二、全球治理的中国担当

自从美国重返亚太、欧盟危机重重以来,整个世界对中国寄予很高的期望。通过这次G20峰会,中国发挥领导力,不仅仅是促进世界经济的增长,更要提供合理的经济方案,召集更多的国家,集思广益,共同参与全球经济治理。

在G20发展的关键节点上,中方主办杭州峰会,重要的目标是推动二十国集团实现从短期政策向中长期政策转型,从危机应对向长效治理机制转型,巩固其作为全球经济治理重要平台的地位。在G20历史上,杭州峰会将成为转折点。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在改革开放30余年后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成为全球经济治理主要机制G20的轮值主席国和以G20推动国际体系变革的关键力量,这是中国从“改变自己,影响世界”到“改变自己,改变世界”的转变,同样的转变还通过“一带一路”、亚投行等得到体现。

习近平主席指出:“如果将‘一带一路’比喻为亚洲腾飞的两只翅膀,那么互联互通就是两只翅膀的血脉经络。”那么,“一带一路”是正通过欧亚互联互通实现中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

“一带一路”,全称叫“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其名与实均体现了“源于中国而属于世界”的特性。说文解字看“一带一路”有三个关键词,第一个是“21世纪”。“一带一路”首先是由铁路、公路、航空、航海、油气管道、输电线路、通信网络组成的综合性立体互联互通的交通网络,其核心词是互联互通——万物互联、人机交互、天地一体,鲜明体现21世纪特色。第二个讲“带”,是经济走廊与经济发展带,是中国改革开放模式经验的体现。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问哈萨克斯坦,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题为《弘扬人民友谊 共创美好未来》的重要演讲。在演讲中,习近平指出:“为了使欧亚各国经济联系更加紧密、相互合作更加深入、发展空间更加广阔,我们可以用创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以点带面,从线到片,逐步形成区域大合作。”由此,中国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构想首次被提出。第三个讲“路”。中国人有句话:要致富先修路,要快速修高速。在中国,“路”还不是一般的路,是道路,“路”只是实现“道”的一种方式。“道”怎么说的呢?《道德经》第42章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今天的道就是命运共同体。因此,“一带一路”不是一条,而是很多很多条,大家都有份,因为它是开放的、包容的。

三、中国反哺全球化

越来越多的事例表明,中国外交正为世界提供巨大正能量。中国一直遵循“把国内治理好再把世界治理好的原则”,如今要内外统筹、系统解决了。现在很多国家习惯于将国内问题往外延,怪罪于外面的世界,甚至搞以邻为壑的货币政策、贸易保护等,包括在安全问题上制造麻烦,这是非常不可取的。进入21世纪以后,国际外交不该再像传统的那样相互博弈、拉帮结派,而是要加强合作、实现共赢。这次G20峰会,正体现了中国外交上对整个世界的担当、对人类历史负责任的态度。

在当今世界上,发达国家出现广泛的反全球化现象,将自身困难如失业、治安和经济低迷归咎于全球化,认为全球化得不偿失,让中国做大等;发展中国家也出现被全球化的挫折感。因此,国际社会是继续推进全球化还是各干各的,任凭保护主义、孤立主义、民粹主义盛行,很大程度上是寄希望于中国的。G20杭州峰会就承担了推动有效治理的全球化深入发展、协调发展、包容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重任。一些发达国家过河拆桥,希望回到G7或G7+1时代,开历史倒车,全球规则谈判碎片化、日益分裂,需要创新合作模式,如亚投行、“一带一路”,同时坐实G20。G20、亚投行、“一带一路”……这些概念因为中国而联系在一起。世界各国的改革开放和全球化,因为中国的改革开放而联系在一起。这是习近平主席在G20峰会及工商峰会主旨演讲中所释放的信息。

中国通过国内的五大发展理念,推动世界转变发展模式,通过改革促开放的逻辑升级到改革开放促全球化的逻辑。可以说,全球化成就了中国崛起,中国崛起又在反哺全球化,成就全球化

中国的所作所为也是对这种错误认识的有力驳斥,即所谓中国奋发有为的外交是在所谓的“另起炉灶”,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其实,美国是世界所有国家的邻国。无论是亚投行还是“一带一路”建设均绕不开美国,也不应绕开美国,而是应积极争取并获得美国政府、美国企业、美国人和美元的支持。汲取反对亚投行无效而自取其辱的教训,美国政府总体上对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意图、潜在效应、可行性等还在观察,所以迄今未表态。一些美国精英担心中国通过亚投行、“一带一路”建设另起炉灶,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或认为“一带一路”若成功将导致中国发展模式挑战西方发展模式及其价值观;但也有人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并不必然是与美国竞争的,也能给美国带来机遇,比如中国在欧亚大市场建设中会抵消俄罗斯影响力,这是美方所乐见的。还有人建议美国应加入亚投行,应寻求将“新丝绸之路计划”与“一带一路”对接,稳定阿富汗局势,加强与中国在地区安全治理上的合作。不管怎么样,中国的智慧是借力、借势,应该对美方阐明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世界经济增长和地区稳定,争取美方支持。中美应该讨论如何合作建设亚投行和“一带一路”,比如美国在软基础设施的规则、标准上的优势与中国在硬基础设施上的优势结合;美国在安全体系上的优势与中国在经济上的优势结合,开发第三方市场等,推动各自经济发展模式转型、全球化转型并在这一过程中实现中美关系转型,这也为各方所期待。杭州习奥会所达成的一些列成果,对推动世界和平与发展做出了贡献,就是最新的例证。

总之,世界日益增长的国际公共产品的需求与落后的供给能力之间的矛盾,就是建设“一带一路”的动力。亚洲基础设施有8万亿美元的巨大缺口,所以中国倡导成立的亚投行才会取得如此成功。“一带一路”需要中国和美国等国家一起合作提供公共产品,这是中国“一带一路”受欢迎的重要原因。“一带一路”与亚投行是包容、共享的区域合作架构,相关国家不应抵制。中国外交的逻辑正从“改变自己,影响世界”到“改变世界,影响自己”趋势转变,并结合这方面为国际社会提供越来越多的公共产品和正能量,相信会不断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和鼓励。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王义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