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失散25年终团聚抱头痛哭 丈夫因寻子抑郁自杀

来源:前街一号
2016-03-05 13:05:19
分享

张雪霞51岁了,贵州都匀市人。

今年1月23日凌晨,她坐了30个小时火车到了福州,又去了安溪县、泉州、莆田、长乐等地,寻找她的儿子。

她给自己家附近拍了很多照片,放在她写的寻子文章中,通过各种网络平台转发,“想让孩子看到能想起小时候的事儿”。

张雪霞走在街上会在胸前挂一个绿色的牌子,上面有“寻找儿子宋彦智”几个大字,和一个男孩的照片,这是宋彦智3岁的照片。上面还有她的微信二维码,“敬请爱心随手拍照并转发朋友圈,为被拐卖的孩子点一盏心灯,照亮他们回家的路!感恩!”

她走过火车站、汽车站、红绿灯路口,和人流涌动的大街,将写有寻子信息的卡片递给路人,请他们帮忙传递信息。卡片上写着宋彦智的特征:左手背外侧接近手腕骨1厘米处有颗小黑痣,右屁股上有一条飞燕状的浅咖色胎记,左前胸有一颗浅咖色胎记……

此次来福建,截至2月20日,她已发了近万张寻子卡片。她想让宋彦智或他身边的朋友知道,宋彦智的妈妈在找他。

这是她根据线索第二次来福建,此前她丈夫也已来过三次,都没找到儿子。

她说,根据当年在都匀被抓的一名人贩子提供的线索,她的儿子可能被卖到安溪县龙门镇后坂村附近。今年大年初二中午,她和其他寻子父母又到后坂村发放卡片,遇到一对祭祖村民,举着写有“廖”字的灯笼。她拍了照片,回到泉州后仔细观察照片中的人,其中一名男青年与她儿子长得很像。

2月20日,她来到后坂村村主任家。村主任称旁边的善益村都是廖姓。她又到善益村询问,村支书证实照片中的祭祖物品是他们村的,可那人或许是新厅村的。张雪霞又来到新厅村,却被告知照片中的人是上苑村的。最终,上苑村村主任找来了村文书,认出那人叫廖某良。但他们断定这不是张雪霞的儿子,因为廖某良已38岁了。

她还是不放心,直到廖某良进门,她尴尬地和众人一起笑了,确实不像。她查看了廖某良的左手背,没发现黑痣或疤痕,“不好意思,真的找错了”,张雪霞抱歉地笑了。

这不是张雪霞第一次认错人。

2014年年底的一天,张雪霞在都匀市一辆公交车上看见一个男子和她儿子长得很像,还没来得及说话,男子就下车了。

她让警方帮忙,联系到该男子。得知张雪霞在找儿子后,这名男子说,自己不是抱养的,还给她看了自己小时候的照片,“我看了,确实不是”。

该男子说,“阿姨,以后需要我帮忙,你尽管说,我一定会尽力帮你。”

每次希望落空,她总是说,“证实了就放心了”。她怕错过每条线索,她愿用所有来换回儿子。

一别25年未能再见

虽已时隔25年,张雪霞对儿子丢失前的印象仍记忆犹新。

1991年12月28日,周六,都匀市五交化五金公司宿舍。

一早,张雪霞打开窗户,见外面下雪了,扭过头对还在被窝里的儿子说,“智智,快看,下雪了!”

他们是三口之家,住的是爸爸宋怀南单位分的平房。“进了一个红色木门,左手先是一间厨房,穿过奶油色木门是客厅,再往里是卧室”。宋怀南在五金公司做司机,常出差送货。她在工业品贸易综合大楼做售货员,每天接送儿子到幼儿园,“他总说,‘妈妈,你要第一个来接我’”。

这天因为下雪,张雪霞很早下班。她将智智接回家,想去大姐家取订的牛奶,“智智吵着一起,我没同意,他流了些清鼻涕,我怕冻着他”。回来后,张雪霞拧开锁眼,发现门被顶住了。她以为智智生气了,智智却笑着挪开顶住门的茶几,让她进来了,“他总是这么调皮”。

饭后,张雪霞抱着智智看电视。14吋的彩色电视机靠墙放在玻璃柜上,电视机旁还站着个洋娃娃,玻璃柜右边是一台落地式电风扇,“智智常骑着小三轮车绕着电风扇转圈,轮子把底座都剐花了”……这些场景因与儿子有关,至今历历在目。

当天看的节目,张雪霞倒是忘了,她只记得智智问过她《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部电影,“他在幼儿园看过”。

张雪霞说,智智很懂事。她有次发高烧,躺在沙发上头昏脑涨,“智智,妈妈生病了,爸爸不在家,怎么办呢?”智智说,“妈妈,我在这里,我不走,你不要害怕”。智智也很有礼貌,逢人都叫“叔叔阿姨好”,同事们都喜欢这个浓眉大眼、有些招风耳、爱笑的男孩。“不知道儿子是否还记得这些事。”

当天晚上9点多,外公和杨婆婆来了。

和张雪霞的妈妈分居多年后,外公一直和杨婆婆生活。

得知宋怀南不在家,次日张雪霞要上班,没人照顾智智。外公提议带走智智,和自己住一晚,智智点头答应。

儿子走后没多久,张雪霞回房休息,床边写字台的玻璃下,有张智智在小汽车上的照片,“智智最喜欢这张”。张雪霞说,当晚智智刚走,她还追出去过,把牛奶交给外公,准备第二天给智智喝。可她没想到,那一别,竟25年未能再见。

分享
标签: